我和邱狼一起来到小区门口。现在的小区已经被拆的不像样子,除了一些建筑工人住的简易工房和围了一半的隔离墙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用隔离带简单的绕了一下就算是隔离了。我和邱狼钻过隔离带,沿着被建筑垃圾堆了一半的一条小路进入了小区。一路上我们还是比较小心,毕竟被发现了拆迁的地方有灯光被当成偷建筑材料的小偷就不好了,关键是比较麻烦,所以我们的都还是比较注意观察四周的。很多楼都被拆的面目全非,这对于我们来说也加大了搜索的难度,找了半天还是地上的一个小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在黑夜里看到月光照在一个东西上反射了亮光,我走过去用手电照着捡了起来,是一个损坏的诺基亚手机屏幕,这个屏幕?!我认识。

  看着频幕塑料玻璃上的一个损坏的小点,那是过去老张用的时候故意弄的,我曾经从他手上接过手机的时候也观察了一下也有这个小点,也就是说这台手机确实是当时我准备带走的那台。后来由于被抓和孤身逃亡等种种原因最终是没带走。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旁边的破楼就是我原来的房子,但是当我转头一眼望去,这楼已经被拆的惨不忍睹,不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我很沮丧,回头对在旁边抽烟的邱狼说:“走吧,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邱狼叼着烟,却不理睬我的话,继续翻找着什么,我见他好像很专注,就凑过去看了看。在一大块翘起的地板砖被他翻开后,出现一扇朝天开的大铁门。我过去住的楼有地下室吗?没听说过啊。我好奇的凑过去,我和邱狼一人一边拉住把手,用力往上拉,明显是锁住了,完全拉不开,奇特的是这门根本没有钥匙孔,而且明显之前是被覆盖了地板砖的,锈迹斑斑的铁门上还有水泥的痕迹,明显之前是被水泥封住的,所以一楼住的人应该也不知道有这样一扇门的存在。

  “老大,说不定,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神秘组织的密室。你不是说他们有个什么能让人做出任何动作的控制装置吗?以你说的控制范围来看,能做到安装时不引人注意的话,说不定他们在这楼造的时候就偷偷放在这里面了,放在这种地方用水泥一封谁能想到。”

  “嗯,对哦,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了。你说的有道理。”说到这时我突然想到过去看到整栋楼的人都看着天花板的诡异一幕,原来如此,算上有效控制范围的话把控制装置放在这里是距离正好,毕竟我的印象中脑波控制器是以它为中心呈全方位半圆形放射状对外辐射的,很有可能是这样。我若有所思了一会,对邱狼说:“你让开,我试试看用能力吧,不然弄不开。”

  邱狼两眼放光的退到一边,我已经习惯他灼热的目光了,从之前显形光刀之后我就没再用过能力,他在那次之后睡觉前一直吵着让我表演,我又不是猴,没事表演什么,所以一直无视他。一看我要用能力了自然两眼放光。但这次我不想使用光刀,主要不想破坏们里面的东西,万一有价值的线索被破坏了,那就悲剧了。我手心对着铁门,开始在脑中使用转换的能力,门慢慢的变成虚影,并不像我使用光刀那么华丽,门终于消失了,而旁边的地上多了一堆铁疙瘩,因为在我对自己能力不同的测试中发现在同属性物体之间转换消耗的能量比转换成本质完全不同的其他物体小得多。

  酷匠Z网v唯一“R正d¤版GA,其他w都5是vs盗版

  黑暗中,一条向下延伸的楼梯出现在我们面前。邱狼说尿急,跑去旁边方便一下,我心想这家伙之前把自己吹的像什么一样,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还真是吓尿啦。不过回头一想毕竟他已经知道我的每一次行动都有可能送命,他现在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

  方便完,我和他一前一后打着手电沿着楼梯往下走去,楼梯很陡很窄,只能容一个人走的样子。更没有什么扶手一类的,而且刚进去的时候里面一股刺激性极强的味道夹杂着一些灰向外翻滚涌出,弄的走在前面的灰头土脸还有点想吐,实在太难闻了,这味道酸爽的让人扛不住啊。

  随着我们慢慢的深入,手电光圈最先照到的倒不是什么机器,而是我和邱狼之前都做过心理准备但依然无法接受的东西---骨头和干尸。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但除了之前在老家楼下的血战外,还真没见过什么死人,而且当时杀的那些家伙在我愤怒失控的情绪下一点也没有恐惧而只有报复后的快感,现在不一样了,这些灰尘覆盖着的骨骸和干尸虽然是组织的人,但他们与我本是没有交集的,无缘无故看到这种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还是没忍住,直接扶着墙吐在楼梯上了,毕竟我现在不需要吃什么所以只吐出酸水。而邱狼就不行了,稀里哗啦的吐了一大滩,呕吐物的味道混合本身地下室的刺激性气味简直是剧毒气体。稍微在楼梯上站了一会等我和邱狼都觉得人好些了,才继续往下走。

  越来越多穿着白色实验服工作人员的尸骨呈现在我和邱狼眼前,我和邱狼已经开始惊讶于尸体的数量了,竟然那么多!最后一格楼梯终于走完,我们下到底了,用手电全方位的照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地下室空间大的惊人,还有各种奇怪的仪器,墙上有几个因为时间太久而变成暗红的大字:安全第一,实事求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严谨务实,认真完成各项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有几台甚至还有信号灯在微微闪烁,之前毕竟在下楼的时候视线被遮挡了,而且这些灯光也很微弱,完全没看到。从这些尸体各种各样的死状来看,我大胆猜测有可能是最后窒息而死,已经只剩骨头的尸体我是看不出什么端疑,但是干尸几乎都是一手按住胸口,一手呈现出要抓住什么一样,扭曲的不成样子。终于走到了这四方地下室的顶头,粗略估计了一下,大概少说也有九十个平方的样子。光柱掠过的一瞬我看到了一个像电闸一样的开关,我马上把手电找回来,这个开光装置只有两个字:开-关。而邱狼则是在旁边看着另一边墙头上很多奇特的标语,他突然随口读了一条:“西方研究脑力,我们也不能落后,争取早日让东风压倒西风!老大,这好像是文革之前的实验室啊,东风西风都出来了。”

  我听到他读出来的标语却是浑身一激灵,这条标语不就是老张过去回忆中和我谈到过的?果然是乙组的秘密实验室,胆子也忒大了,竟然在居民区楼下建实验室,不对,那时这实验室上面应该不是居民区吧,我们小区没那么早建设啊,还是先不管这些了,至少我知道这是深核组织的实验室就够了。

  “如果是那个组织的实验室,完全有可能。”我说道。我听到他读出来的标语却是浑身一激灵,这条标语不就是老张过去回忆中和我谈到过的?难道这就是他们初次实验成功的地方?在这里诞生了Hx--01号,即我见到的自称是我生父的陈仙志?!我心中只是感觉荒唐,我住了三年的地方,地下竟然就是很早以前组织的秘密实验室,而可能是我生父的男人就是在这里接受了各种严酷的实验最后觉醒,这种事真的能写一本小说了,不是一般的讽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魂波说:

  新人作者,望大家多多支持,因为作息时间与普通工作节假日无关和很多客观原因,一天保底一更,尽量两更。各位衣食父母,第一次创作,望大家多多支持,轻声鞭挞,谢谢大家支持。今天是多更一章,大家欢度劳动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