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下)

  国道上一辆白色SUV向着SH极速行驶着,而这就是我,我要尽快赶到SH,我真的怕老张出事。电话里那个叫叶晨的态度已经摆在那里了,而且他极有可能是等着我自投罗网,虽然我对现在的自己很有信心,但依然有很多弱点,但是我决定相信自己,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我与老张的友情值得我如此付出,如果真的有陷阱,那,我认了。

  在这一路上其实我还一直在‘探索’着自己的新能力,既然我可以完全控制身体和细胞,那如果我要改头换面重塑形象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就是一个控制能细微到何种程度的问题了。为了试验自己的能力,我先尝试让自己的手指分解再生成各种模样,不过毕竟在开车,样子也不可能太夸张,即使这样还是让我自己都吓一跳,稀奇古怪的手不停变换着,而要不影响到开车,我只能尽量逼迫自己控制的精细再精细些,只能在小指有细小的变化而不波及手掌,所以这对我的小范围重塑是个不小的考验,我开始不停的尝试,有几次甚至车子都差点失控。还好最后都被我勉强控制了下来。不过,这样一来也是有收获的,我的细微操控神经和身体细胞的能力有了明显的提升。我已经可以把我身体的一部分任意重塑,甚至产生质变,比如变的坚硬,当然这只是相对的要维持机体的正常运作我是不可能把皮肤外包一层铁的,只是比普通人有了更强的防御能力。

  车子终于驶出了最后一个收费站,向市区驶去,我现在在SH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凤凰城小区,也就是我之前租住的小区,我相信即使有关于组织的蛛丝马迹也只可能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当车开到邻近小区的十字路口的时候,我靠边停下了,下车一看,眼前的景象让我瞬间有点发懵。凤凰城小区大门处一个保安都没有,墙头都写满了大大的拆字,而我住的那栋楼和邻近的两栋楼更是已经被拆的只剩残垣断瓦。

  “卧槽,什么情况,拆迁了?!什么鬼?”我自言自语道。

  “这么惊讶,你不是本地人吧,早拆啦。”一个染着黄发的瘦高年轻人随意说道。

  “很早?有多早??”我问道。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从逃出小区到回家,再到现在,即使经历了那么多,也不过几天时间,而在一切还没发生的时候但是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在陈仙志出现的时候他进行了所谓的局部的什么虚时间轴的时间冻结,以我的观点,那就是时间冻结。我彻底糊涂了。

  “大概一个月前吧。那时候还贴公告了。”年轻人说道。

  “哦,是这样啊,谢谢你啊。我不是本地的,不好意思。”这么说的时候表面很无所谓,但是心里其实震惊无比。

  “没事。”那个年轻人看看我,也没走,就在旁边蹲了下来抽起了烟。

  但我的心里已经炸锅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和记错了或者和现实有出入那么简单了。这种情况说明了一个被我想到过但又忽略的严重问题,我到底是不是被篡改过记忆。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个进屋抓捕我的刀疤脸,这家伙曾经说过,小区的居民都被以动迁的名义疏散了。我不停的回想,不停的回想,回想当时的细节,回想他脸上的表情,很自然,而且有可能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了。问题来了,那我为什么不知道!而我又联系到陈仙志他们出现时的小范围时间冻结,虚时间!?难道,卧槽,我浑身直冒冷汗,目前来说我推断出的答案非常的不合理,但福尔摩斯说过一句话,大概的意思就是把一切不可能的客观条件排除,而剩下的结果无论有多不可思议都是真相。我的答案就是,的确小区是很早就动迁了,而我的记忆被修改过,虽然不愿承认,但我在第一次昏迷的时候,是没有外在时间感觉的深度昏迷,所以无论脑中如何出现画面,那都只是一个片段而已,而我醒来时是出现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这样一来很多事就说得通了。而我的推论的另一条线就是陈仙志出现的时候的小范围时间冻结,我终于明白了这个名词的真正含义,也就是真正停止的时间范围只是当时我的房间内,所以他是先关闭了门窗,形成一个密室,在用能量吧整个内部包裹起来,这样内部和外面的世界就真正隔绝了,而他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停止时间,因为外部大的时间流动依然继续,这样已经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因为我的这些事件而引发世界历史的大混乱,而他应该也却是不想停滞全球时间和历史,而且以我对目前能掌握的能量的理解,使用那样程度的时间停滞也是他负担不起的,毕竟没有完全达到所谓神的境界。在我记忆被修改和个人时间被停滞的双重作用下,我完全不知道具体过了多少时间和有多少记忆上的时间混乱。而我一路过来,因为觉得没必要了,同时也是怕被组织所追踪。所以只看手表,就没带手机在身上。现在看来我他们已经掌握能够重塑记忆这种等级的武器了,简直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开颅安放仪器还好,如果真是开颅天知道他们还在我脑中放了什么。我大惊,马上开始内视,但可惜大脑对我依然是个黑箱模式,虽然我可以随时攫取它的巨大潜力和能量,但我依然不能内视自己的大脑,简单来说我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从它的盒子里源源不断流出能量让我产生巨大的变化,但当我向盒子里望去,里面只有一个黑暗的能量漩涡,而天知道那个漩涡的另一端连着什么,什么结构构造盒子底部全都看不见,难道是我们自己的内心世界的具象化?!想多了,不想了,头疼。

  酷匠网永Is久}免r费看0小◎说

  回过神来发现那个青年还在旁边蹲着。

  “哦,我想我刚才已经谢谢过你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我看着他的金黄色头发,皱眉问道。

  “嘿嘿,大哥,没别的意思,我碰到点困难,你能借我点钱吗,我留联系方式给你啊,肯定还,你放心。”他抬起了头,浓眉大眼,皮肤有些粗糙,但还是比较白的,鼻梁属于不高不低那种,第一眼看上去感觉比较像小混混,不过仔细观察会就发现是比较耐看的男孩子。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嘿,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不学点好的,我对你来说一个路人,你自己上来接话,我知道你是好意,那我已经谢谢你了,你还要借钱?”我烦躁的说道。

  “大哥,人家问问题都要咨询费的,我就是问你借点,真不过分啊,可能现在这样的人比较少,但我保证我会还啊。”

  “好了好了,给你。”我已经对他彻底失去兴趣,他就是个混子,可能没钱上网了,我也懒得去理会这种事情,随手掏出一百,递给他。

  “大哥,你真把我当要饭的了。”

  “诶,我和你不是亲戚吧,作为一个路人,我给你一百你还嫌少啊?”

  “大哥,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现在骗子多,我真不是缠着你啊,我被高利贷追债,真没活路了,我不多借,连本带利还掉就5万而已啊。我说给你号码,就一定给你。大哥你看这是我电话号码,等下拨给你看,我叫邱狼,你就帮我一次,让我有条活路吧。我今天已经对自己说了,只要出门碰到的第一个好心路人不借我钱,我就自杀。大哥,真没活路了啊,求求你。”

  “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能不能别这样。”说完我不再理会他,准备上车。

  邱狼一看我要上车走,马上躺在了我车前,一边还说道:“大哥,反正都是死,你压死我吧,我怕我自己下不了手。”

  我开始紧张了,我现在虽然有不少能力,但架不住他这样一闹很多周围路人都围了过来,我可不是人型脑波装置,不可能有组织的手段,一下控制那么多人,并大规模篡改记忆。既然围观的人太多,我又不能控制,为了不引起注意暴露自己所以更不敢使用能力了,这还真是应了句俗语‘大活人真要被尿憋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魂波 说:

  新人作者,望大家多多支持,因为作息时间与普通工作节假日无关和很多客观原因,一天保底一更,尽量两更。各位衣食父母,第一次创作,望大家多多支持,轻声鞭挞,谢谢大家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