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地上杂乱的东西,手里的信纸滑落在地上,心里空落落的,艾米走上前来,拿起我的信,看了一会。她拍拍我的肩,说道:“这种事谁都很难接受,但是你要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不要让一切都前功尽弃,至少你父母都活着,这种巨大的变故并没有让你曾经的家人少掉任何一人,你应该庆幸,快走吧,别忘了你父母给你的忠告,一切都等先离开这再说吧。”

  我用手随便抹了一下,把眼泪擦干,说道:“恩。对了,你和司徒等一下,我去找找房产证,这房子至少明面上不应该是组织的,我看看是不是我父母的,他们信里没提,但不能便宜了组织,以后我没有依靠了,会很需要钱的,他们留给我的的确不少,但要买断我的人生,还远远不够。”

  “恩。”艾米看到我恢复了一些,才稍稍放心,又走到门口去找司徒,可能是让他注意一下楼下,毕竟刚刚遇见了李叔。

  而我开始翻箱倒柜,在衣橱下面有一个小的隔层,我终于找到了,权利人一栏写着的竟然是我?!应该是只有我。难道他们早就想好了一切后路,都为了我?不知何时,我的眼眶又湿润了,虽然不是父母,这份心却摆在那里。我把房产证装好,准备去门口,叫上艾米和司徒一起离开。

  突然,几乎是毫无征兆的,我面前的空气开始产生波动,是的,的确是波动!我看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情景,却只能如此苍白的形容,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以一个空气中虚无的小点为中心,出现了像水波一样的纹路,天哪,还有什么是不能在我生命中发生的,这太疯狂了,而门口的艾米和司徒已经进来了,也看到这一切,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两个人影慢慢出现在涟漪的中心,先是虚影,再慢慢变成了实体。艾米本能的从衣服内侧拔出枪,看来我对艾米还是了解太少,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枪。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无声无息的,并没有什么声响,整个房间很安静,在这种情况下,艾米举枪瞄准,我连忙阻止她,毕竟这是在居民区,开枪可就很麻烦了,但是目前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我也不知道阻止她射击是对是错,心中很纠结。被我阻止,可能艾米也想到了这一层,她迅速从另一边口袋拿出一个小小的黑色圆柱体,往枪上装,竟然是消音器!

  “啪!”门突然就这样自己关上了,我下了一跳,艾米也慌了神,也许她也没见过这种情形,手中消音器滑了一下掉在地上,她连忙低头去捡。

  一道光华闪过,我们所有人几乎都被闪瞎了,急忙用手本能遮住眼睛,等我眼睛睁开,两个人全部变成了实体。一个人是一张亚洲面孔,直觉告诉我可能是中国人,不对,好面熟,这,这不是我在那段无声影响里看过的01号吗?竟然是01!这下我看清楚了,简直是一副圣人模样,发型自然,面容和善,长脸但却不显得小气,落落大方,鼻梁微挺,双目有神,薄唇。他旁边是一个外国人,看着就像印象中模糊的希腊神话中天神那般,倒三角的身材如黄金比例,浑身虽有肌肉但很匀称,一头金黄的天生发色有些自然卷,蓬乱的发型却不难看,高额头没有刘海,高耸的鼻梁,亮白的肤色,微微有些厚的嘴唇旁有些稀稀拉拉的胡茬。等我看清楚了他们,举目四望才发现,在艾米和司徒身上有古怪,艾米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司徒也是一脸震惊,我惊讶的发现他们连呼吸的状态都被静止了。

  正在我观察艾米他们的时候,01开口了:“我的孩子,你不用担心,你的朋友们只是被冻结了而已,他们都好好的活着,只是以他们为中心的虚时间轴被我停住了,很小的范围内的时间静止而已,你不用担心他们。”

  “你是谁?”虽然只是这样问,但我心中的谜团简直爆炸,也许当谜团太多了我反而只能问出这种简单的问题,我一脸震惊的看着01号。

  “孩子,作为对你的尊重,你有权知道我的真名:陈仙志,而他我也应该介绍一下,你可以叫他Steven(以下简称史蒂文)。而你,陈凯峰,我的孩子,我是你的亲生父亲。”01号看着我,平静的说道。

  “这,这不可能!”我内心已经不能自己,命运真的太会开玩笑了,如果是真的,除非!难道那个组织的龙孤计划也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他把他的孩子们用我难以想象的方式塞进了计划中,天哪,这是什么情况!

  “不,这有可能,而且你觉得我需要骗你吗,我的孩子。你还有三个兄弟,他们也都被组织所利用,甚至你的一个哥哥已经被组织变成了废人,等同于傀儡。而你,我的孩子,你是你们兄弟中最优秀的自然觉醒者。”

  “我的哥哥?!”突然我脑中闪过一个画面,那是之前我开门看见的‘自己’,难道他!?

  “孩子,请不要想这些痛苦的过去,我们需要展望未来,我希望你和我走,虽然你和我还很陌生,但我会让你知道一些埋藏在过去的真相,之后你再自己决定去留。应该从哪说起呢?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因为我与你的心从未分开过。”

  突然,他看着我,不说话了,而我脑中想起一个声音:对吗?

  我吓了一跳,原本我以为是M国的技术在暗中帮助我,没想到竟然是他01号,不,应该叫他陈仙志!我刚想到这,脑中声音再度响起:M国?请不要开这种无谓的玩笑,现在世界各国有谁能与我和史蒂文比肩?神的领域不是他们这些国家靠资源能堆积出来的,而我的觉醒才是真正的天意,并非什么偶然巧合。

  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无声却胜有声,心中的想法在互相交流。最后我还是说道:“毕竟我还是个人,也不是你口中的什么神一类的,你还是开口说吧,我到现在还是不习惯这样的交流方式,感觉很乱。”

  最ud新章节Kh上$酷匠3:网C

  “好吧,孩子。那我就从我觉醒后说起吧。你已经知道我离开了基地,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不停的自我测试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做各种各样人类难以做到的事,最开始我是尝试分解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汽车,房子,岩石。后来我也开发出许多别的能力,对于人类而言与漫画中的超人无异,甚至更强。最终我才意识到,分解并不是最强的破坏,它只是在还原物体在基本粒子的原始形态,而创造才是神的工作,才是威力最大的破坏,它改变的基本粒子的排列而产生物。同时在我不停的极限测试下,我发现每当我接近极限时,身体就会自然进化到下一个阶段,而伴随的是一阵剧痛,之后就会美妙的难以言喻,犹如灵魂的升华。但越是如此简单的能够进化,我越是恐惧,不敢过度进化,因为我怕最终到头是一场空,我自身会变成基本粒子,达到古人所说的‘无’的状态,所以虽然我能够分散自身但我至今还能够重聚自己保持人形。目前我分解的最大的东西是我们星系的一颗与我们地球对称的围绕太阳旋转的行星,各国的秘密档案中也称为‘永不相见之星’。这些虚伪的人类为什么纷纷停止实验,我来告诉你真相,因为我在各国现身并告诉他们的少数高层同样的话:如果你们人类继续妄图打开大脑中的神之封印,那行星X就是你们的下场,我也会站到历史的舞台上发挥我应有的作用---统治地球,而你们人类终将回到古时代的拜神时代。他们怕了,这次是真的怕了。强大的军事又如何,在我看来,以目前人类的技术与当年神国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即使个别国家从银河联邦在地球的坠毁飞船得到比较先进的技术,但任然是难以仿制的,代差太大,而银河联邦也只不过是神国的低等子民而已,所以在神国面前,现有技术由量变引发质变的事是不可能的。事实就是这么简单。而史蒂文就是M国当时实验的唯一接近成功的人类,我虽然破坏了实验,但却救了他,如果按照M国预定的方式继续下去,他的精神将会失常,并不会成功,所以我现身并带走了他,经过我的调理,他现在已经接近与我,同时也效力与我。”

  这时,史蒂文开口道:“少主人,是的,我已经不是M国的一员,我效忠于主人,而我目前是处在近神状态,主人则已经是神了。”

  我看着这荒唐的一切,听着前所未见的荒谬事实,心里哭笑不得,如果这是笑话,可能是目前我听到过的最一本正经却最好笑的笑话了。

  “孩子,如果你还不习惯,也可以叫我深核。顾名思义,目前来看,他们那些组织的小把戏都是失败的,而我才是真正意义上深核计划最终应有的结果,所以我即是深核。说了这么多,也许你很难接受吧,那我就先给你一份见面礼好了,毕竟你是我最优秀的孩子啊。”陈仙志说道。

  一阵剧痛瞬时传遍全身,我还没有痛苦的叫出声,突然剧痛转瞬即逝,我心中一份喜悦和宁静诞生,这种感觉美妙却妙不可言,的确是只有灵魂上的升华才能够形容。很快一切就结束了,我并没有长出四只手,也没有身体变钢铁这种变化,但我知道,我已经脱胎换骨,不是以前的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魂波说:

  新人作者,望大家多多支持,因为作息时间与普通工作节假日无关和很多客观原因,一天保底一更,尽量两更。各位衣食父母,第一次创作,望大家多多支持,轻声鞭挞,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