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车终于到站了,已经是晚上了。我们三人随便在车站外找了个小餐馆吃了点东西,就叫了出租车,来到我家楼下。

  最:新0章$节!◇上酷匠网

  “诶,这是谁啊?不是峰峰吗?都长这么大了,大学读的怎么样啊,听说SH这种大城市可不好混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住我们楼下的李叔,小时候一直去他们家玩的。是个奇怪的人,明明一个人住,但来我家吃饭的时候,总是说自己有老婆什么的,女儿也如何如何,我我爸妈只是笑着说是啊是啊,后来我问爸妈为什么,直到长大了,爸妈也总是说李叔不容易,就算是妄想症我们也应该顺着他说,是个好人啊,我到现在也一直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后来索性不问了。

  “是李叔啊,好多年不见了,嘿嘿。”我敷衍道。

  “是啊,多少年了,长大了好啊,长大了好,你爸妈也算熬出头了,你爸妈不容易,要好好对她们,你是回来看他们的吧,快上去吧,有钥匙吗,没有的话我给你开门。”李叔眼中闪烁着什么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身边有备用的,李叔你这么晚了干嘛去啊?”

  “啊,哈哈,我有点事,诶哟,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多住几天,有空我订桌菜,我们好好聊聊。”

  “哦……”我看着快步离开的李叔随意答到。

  “不是个普通人,你当心点。”直到李叔走远了,Amy靠近我说道。她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李叔,虽然太匆忙我没互相介绍,但李叔从看到我就瞟了瞟Amy和司徒。

  “怎么可能,你要知道,他是看着我从小长大的。喂,Amy(以下简称艾米),你让司徒跟着我们,我们说的话他又听不懂,多难受啊,要不你去和他谈点他能知道的关于我们的事,实在不行你就让他走吧。”我看着站在远处的司徒对艾米说道。

  “没事,我已经大概的说了一点,总之,他硬要跟来主要是保护你,我怕有我不能一个人应对的情况出现,你不要怕他听不懂,他当初就说了只要跟着就行,不会多打听我们的细节。”

  “哎,好吧。等会见我爸妈,我就说你是我女朋友吧,你也喊爸妈好了。”我边开一楼铁门边说道。

  “嗯。”艾米轻声回了句,脸又隐隐有些红晕,也许是我错觉吧。

  我家住在4楼,但又是老式小区,没有电梯,所以我们就走楼梯了,别说,平时不锻炼,才爬个四楼,人竟然也有点虚。反过来看艾米和司徒,一个比一个精神,就像走平地一样,我们家楼梯还是有点陡的好嘛,身体素质果然好,不愧是学过武的。我刚到门口就喊道:“爸妈,开门,我是凯峰啊。”毕竟带人回来,虽然是晚上,还是要只好让他们二老来开门,毕竟情况特殊。不过,我喊了很久,发现都没反应,搞什么,爸妈都退休了,两个老年人了,那么晚会去哪。算了,不等了,我知道我们家藏钥匙的地方,这把钥匙几乎从来没用过,是万分紧急才能用的,当时就我爸就说过,我在门上贴的财神捧着的聚宝盆的部位摸了下,找到一个小口,用手指把小口撕开一点,手指从里面的小空间里把透明胶撕下来,拽了出来,果然,透明胶带上粘着钥匙。艾米惊讶的看着我,说道:“你们一家都是做特工的吗?连藏个钥匙都那么有创意。这种地方真是难以想到。”我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全家都是特工。”

  “诶,你调查我?你怎么知道?”

  “我去,这也可以啊。”我无奈的看了司徒一眼,司徒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对我来说艾米姐即是正义,她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你少惹他。”

  “变态傀儡,哎。爱情真可怕。”我白了他一眼。

  进屋后,我把灯打开,司徒还站在门外,艾米和我进屋楞了一下,屋子里乱七八糟,这不是我爸妈的风格,我马上问艾米借手机,她问我要干嘛,我说要报警,艾米马上制止了我。

  “如果,警局有他们的人怎么办?”

  “可是,我爸妈有危险又怎么办。这次回来我本来主要就是想确认他们的安全。”

  “你别急,让我看看,你经历了那么多,现在你应该也要学会遇事分析了。你就站在原地,让我看看,相信我。”艾米盯着我说道。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我想既然她这么警觉,又自称做过特工,那一定也比警察差不到哪去,先让她看看,找找线索,从她让我在原地不要动就看得出,至少她知道要保持我们看到的现场原状,不要破坏。

  她竟然随身带着白手套,这也太专业了吧,她开始有条不紊的跨过地上的杂物,慢慢的,仔细的看地面,而后面的司徒见我尴尬的站在门口,他也什么都不说,只是站在楼梯口,好像他的警觉程度也不低,不比艾米差。当艾米走到爸妈房间的时候,对我说了句:“峰,进来吧,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一愣,还是第一次这样叫我,好吧,不管如何,我现在很确定她看上我了,虽然平时冰冷从不表露,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和她的默契在慢慢加深,远不像我脑中看到的那样,是监视,也许她的上司也知道,想来个一箭双雕,顺水推舟,不过她从现在来看,除了细微的照顾了我,保护我,并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我进了屋,她从房间里出来,手上拿着一封信,直接扔给我:“看看吧。”

  信上写着:凯峰亲启四个字。我打开了信,是老爸的字迹:峰,我的孩子。当你拿到这封信时证明已经发生了很多事,颠覆了你的人生观。虽然很残酷,但表示,你已经有权知道关于你身世的真相。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深核计划,也知道了很多内幕,不管你如何得知,我这封信要给你知道再的再补充一些关于你自己的身世方面的真相,我和你妈带着你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自责。一起生活的越久,就越是痛苦。在很早以前,我和你妈妈都是深核的成员之一,当时组织交给我们一个任务,就是好好抚养一个孩子,直到他健康安全的长大,再由组织来负责对他说明一切并带回组织,没想到已经执行到如此程度的深核计划到底是因为它的特殊研究方式所带来的不人道而被提前终止,所以已经没人能够把这个孩子带回组织也没人回详细的告诉他真相,这件事只好落在了我们的头上,而那个孩子就是你。至于我们为什么不继续与你保持父母关系我会做说明。我和你的妈妈在接收你之前都有个自己的家庭,但我们都是信奉工作高于一切的人,所以我们改名换姓与你开始一家人的生活,关于我们各自的家庭我不想说太多,但他们就是长久来我们心中的自责的原因之一,为什么深核不选择没有结婚的青年来执行这个龙孤计划是因为考虑到有过家庭的才能更熟练的照顾孩子,不会因为没有经验而发生不必要的事故和损失。基本的真相我们已经告知于你,一切都终于走到了尽头,我和你妈妈也为这个计划奉献出了一生,但命运并没有给我们好的结果,深核计划也已经终止,我们的付出唯一的回报就是还好好活着的你,我和你妈妈都很好,已经各自去安度晚年了,不想再与计划和与计划有关联的任何人和事物有联系,不要寻找我们,我们最后要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所有龙孤计划的孩子都是双胞胎活着多胞胎,你还有兄弟,甚至有姐妹,你可能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去寻找了,但是如果有危险哪怕是你任何一个感觉感觉到了危险请立即停止寻找,因为你是斗不过一个庞大到能够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成员的组织的,你妈妈和我虽然走了,但都希望你好好活下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计划虽然终结,组织却没有解散,这很危险,任何国家都有类似的计划,均以破产而告终,神终是我们这些人难以创造,据我所知,各国计划的执行者几乎都偏离了原来预定国家目标,不是产生不可收场的实验事故,就是产生了怪物,都没有好下场,愚蠢的我们从没想过,就算神真的被我们所创造,会甘心为我们服务吗。说多了,最后告诉你,我和你妈妈虽然已经接受计划终结并脱离组织,但其实只要这个巨大的非法组织没有完全解体,计划就任然在错误的轨道上进行着,你要时刻当心。同时,我们楼下的李叔叔就是我们的单线领导,他并没有脱离组织,一定要当心他,如果遇到过他,当你看到这封信后,什么都不要管,以最快速度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这张银行卡你可以放心使用,我们已经通过一些朋友把它变的安全了,里面有100万供你使用,这是我们唯一能留给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切记切记,那好卡快走!记得烧毁信件。

  我不知道此时心里什么感觉,百味杂成。我拿起信封抖了一下,一张银行卡掉在地上,我捡起来放入口袋。我问艾米,谁有烟,艾米去门口,找司徒拿了一根,我点燃了烟,深深吸了一口,泪流满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魂波 说:

  新人作者,望大家多多支持,因为作息时间与普通工作节假日无关和很多客观原因,一天保底一更,尽量两更。各位衣食父母,第一次创作,望大家多多支持,轻声鞭挞,谢谢大家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