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帮凶,”苏笑笑气冲冲地申讨着华辰,“助纣为虐帮他一起骗我是吧?”真没想到这么萌萌哒的小帅哥内里也是如此恶劣的,再次印证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的真理。

  华辰无辜地耸耸肩,表示他也是被人所迫,纯属无奈。

  余光瞥见身侧的人又开始伸手捂住上腹,苏笑笑不买账地道:“怎么?还想用同一招?不管用了!”

  听闻此话,刘宇轩讪讪地放下手,戏谑道:“好吧,看来你在吃了这么多堑后终于成功长了一智了。”

  浓浓的嘲笑扑面而来,苏笑笑恼怒地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再耍我,信不信让你成功练上葵花宝典!”语毕,推开华辰离开这温度异常高的屋内。

  “嘶……”刘宇轩跳着脚看着愤愤离去的苏笑笑,在她身影完全消失后,精神气十足的人忽然跌坐回床上,弯腰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胃,额上豆大的汗珠滑落,薄薄的病服瞬间被汗水沾湿。

  华辰见状反应迅速地拿过床头的药,递到他跟前让他服下,按下呼叫铃,对又胃痛的人说:“逞什么能,都疼成这样还要装什么风轻云淡。”

  赶来的小护士,赫然是之前撞见病房里激情一幕的人,再次拿着药水瓶和针头进来,怯生生地看了好几眼床上的男主角,似乎在思考对方会不会把自己灭口。

  “动作快点呀!”华辰瞅着她慢悠悠的步伐忍不住催促。

  小护士赶紧加快速度,挂瓶、戳针一步到位,闪离的速度是进来的N倍。

  正当华辰好奇那护士为何如此落荒而逃的时候,舒缓了些许的刘宇轩靠着床开口:“我要是再不好,她不知道还要愧疚多久。”虽然很享受那丫头周到的贴身照顾,自个儿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紧张地不行,可想而知她心里的负罪感有多重。享受享受这难得的VIP待遇就够了,还是舍不得让她一直这么愧疚下去啊……

  “哟哟哟,刘少这是化身千年大情种了?”华辰看着嘴角含笑、眼底满盈着温柔的人,调侃,“漂泊的小船终于找到停泊的港湾了?”

  /更新nN最快#u上酷匠网《

  刘宇轩瞟他一眼:“那也得看这港湾让不让我这只船靠岸啊!”

  “稀罕,头一次见到如此妄自菲薄的刘少,我是该替你宣传下呢还是宣传下呢?”华辰状似苦恼地思考。

  丝毫不在意他的话语,刘宇轩只是淡淡地开口:“好久没和华叔叔聊天了。”

  听闻这状似无心的话语,华辰当即一个激灵:“刘少,我保证守口如瓶!”随即讨好地道,“你看,没我在这几天谁来照顾你……”

  “有很多人自动请缨的。”无情地诉说一个事实。

  “别,就算有,她们有我专业么?”华辰开始卖力地自我推销,“自动请缨的也都是女的吧?你可得为大嫂子守身如玉啊!我在你边上不是方便多了,还能帮你抵挡不必要的骚扰……”

  刘宇轩微笑着听着他滔滔不绝地诉说,待对方口干舌燥终于停嘴后,开恩地道:“好像你说的还挺有道理。”

  “什么好像,就是这个理儿!”华辰肯定地道,继而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不要告诉我老爸我溜出来了……”

  刘宇轩思考了一会儿,在对方期盼的目光中点点头:“答应你。”看着欢呼的人,指了指吊瓶问,“要挂几天?”

  “明天再挂一次。”华辰回答。

  “不能少?”

  “不能!”一涉及医学相关,华辰瞬间化身严肃的医者。

  刘宇轩挑挑眉瞅着眼前一本正经的人,退步道:“好吧,那帮我办出院手续吧!明天我会过来挂针的。”看对方那明显不信任的样子,补充一句,“大不了你就住我那,盯着我按时吃药吃饭,督促我来挂针可好?”

  华辰想了想,点点头,出门帮他办理手续。

  终于挂好针的刘宇轩,脱下病服换上西装,对仔细收拾着药品的华辰说:“我去下和宇,一会回……”

  “不行!”华辰立马转身拦住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尹少都是一样的货色么?不工作则以,一工作起来都是废寝忘食的拼命架势,你不想上手术台,就好好在我的监管下调理一番。”

  刘宇轩望着眼前脸上写满不赞同的人,打商量道:“我就去……”

  “一会会也不行!”显然已经将对方了解地透彻,堵断他的后路。

  “家里办公,你监督,OK?”刘宇轩对不容商量的人道。

  华辰这才收回手,拿上药品紧跟在他身侧出院。

  从路上开始就被监管着的刘宇轩,非但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扬起感激的笑,有这样的兄弟真的很窝心啊……

  而刘宇轩不知道的是,在他打点滴的期间,华辰收到了一条短信:小帅哥,帮忙看着点妖男,记得让他按时吃饭,千万不要让他去和宇,否则他的胃病保准再犯!PS,不要让他知道这条短信,谢谢。落款人:苏笑笑。

  没错,苏笑笑愤然离开病房的时候,依旧不忘在护士台仔细问询了刘宇轩的病因,知晓了他有胃病的老毛病,而这次的犯病就是因为饮食不规律、长期精神紧张、劳累过度导致。

  在梁宇时,她是见过对方为了赶工或者加班加点,时常不吃午餐的习惯,梁宇一个小公司尚如此费人精神,更别说和宇这么一个大集团了。所以特地发了短信拜托华辰,对方也恰恰懂医,相信可以比自己更好地照顾他。

  啥?你问她既然这么关心妖男为何不亲自监督他?拜托,就他现在还病猫的模样,自己都差点失身了,谁知道万一他兽性大发,自己贞操不保咋整啊!真动手把他打得断子绝孙的话,自己也要坐牢的吧?打不打得过还是一个问题……

  还有,她这不是关心好吧!是因为她那食醋大餐引发他的入院,自己不过是在将功补过,OK?

  死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关心刘宇轩而做出的一系列举止,苏笑笑看看时间也快到中午时分,索性将翘班进行到底,给小杨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和明远说一声自己今天请事假,而后回家吃了顿简餐,背上包包乘坐大巴回老家,和老妈一起团圆过中秋咯!

  D市古朴的弄堂里,苏笑笑打开老家的大门,欢快地呼道:“老妈!我回来了!”

  四下寂静一片,无人回应。

  奥,苏笑笑一拍脑袋,这次回来的太早了,估计老妈还在小店里坐着。苏笑笑索性丢下背包,在屋里楼上楼下仔细转悠一圈,按例找寻着有没有需要修修补补的地方。

  临近晚饭时分,岑淑芬早早关了小店的门往家赶,她知道每逢节假日自己女儿都会回来,特意早点关门回去和她一起多待待。一进屋的岑淑芬,看着明显打扫了一番的客厅,疑惑间一爽朗轻快的身音传来:“妈?你回来啦!”

  岑淑芬仰头望着下楼的人,开心地道:“闺女,今天咋这么早回来了?”

  “我特地早退回来看你啊!”苏笑笑也高兴地回应,不忘向她炫耀,“老妈,二楼马桶有点漏水我已经修好了;我看家里大米快没了,顺便去买了一袋,放在老地方;还有煤气我也换好了……”一一列举着自己不斐的战绩,充分论证她的实用性。

  岑淑芬看着浑身上下充满着汉子气息的女儿,嘴角抽搐道:“这就是你这么多年嫁不出去的原因!”

  苏笑笑豪迈地道:“嫁不出去我就一辈子陪着你呗!”

  “还有,老妈,你以前说这话我没法反驳,但是这一次,我要说‘你错了’。”

  岑淑芬一愣,表示洗耳恭听。

  苏笑笑拉着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得意地道:“你不知道,你女儿我最近可有狂热粉了,天天堵在我公司门口跟我求婚呢!搞得我真是烦恼哦……”

  “哎呀,原来这年头还真有眼瞎的呀!”岑淑芬卖力地损着自家女儿,“那你还不赶紧答应的!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店儿了。”

  “我是亲生的啵?”苏笑笑当即不乐意了,“好歹我当年也是弄堂里的一枝花,爱慕暗恋的不计其数……”

  “对,你就静静地坐着不说话不动作,绝对是很有吸引力的,”岑淑芬一语道出天机,“既然这个眼瞎的你看不上,以后相亲的时候记得换上裙子,最好是窄裙,这样就不会行如风;别动不动就秀你那半吊子的跆拳道,好歹把人骗进门,他再了解到你真相也就晚了。”

  不知道话题为何会拐到如此诡异的方向,在对方准备展示冰山一角之下的部分时,苏笑笑率先起身,主动要求掌厨:“妈,晚上想吃什么?我来烧。”

  “随意啦!你看厨房里有什么菜备着拿着烧就好,”依旧不死心地跟着她到厨房,继续在她身后苦口婆心,“我说闺女,女人最好的年华也就这几年,可以把这事提上日程了啊!你要是再不主动,我就亲自出马了啊!”

  在苏笑笑一阵无奈的翻白眼中,岑淑芬难得没有继续长篇大论,只是凑上前好奇地向她打听:“诶,闺女,快和你妈说说那个眼瞎的人是咋回事。”

  苏笑笑刚庆幸自己逃脱一轮洗脑攻击,正要开口解释那个眼瞎之人情况的时候,一声熟悉的“老婆”呐喊,成功让苏笑笑手中的土豆掉落:不是吧?说曹操曹操就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谢谢上一章婷婷的解封,么么哒~~咳咳,女主妈妈叫岑淑芬好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