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人搬到病床上,苏笑笑也受不住地瘫坐在床上,不断用手给自己扇风,嫌弃地道:“你怎么那么重?”累死她了。

  而后望向床上笑靥盈盈、一点痛苦表情都没有的人,顿了顿问:“你这是又好了?”这时好时坏地耍她玩是不是啊?

  刘宇轩带笑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看着终于觉察出些许不对劲的人,扬唇道:“嗯,一回来就好了。”

  “你到底有没有病啊?”苏笑笑忍不住吼道。

  刘宇轩笑地更欢:“有病没病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长臂一伸在对方的惊呼中一把将人拉到床上,一翻身便牢牢把人压制在身下,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玩味道:“照顾儿子就这点耐心?”

  |r最_¤新p…章节2C上酷√匠FR网8

  一阵天旋地转后,苏笑笑被压在床上,双手被对方的双掌扣住,刚消耗了大量体力的她根本挣不开他的束缚,侧头避开他灼热的呼吸,皱眉道:“你已经没事了?那我要走了。”丫的,自己被耍了多久啊这是?亏她还一直傻傻地为自己行为愧疚。

  “我现在是没事了,不再追究你故意伤害的罪名……”

  苏笑笑刷地转头:“我哪里故意伤害你……”在他上方的人和自己挨得很近,猛地一回头,鼻尖便擦着他的鼻尖而过,让她不由再次侧头回去,拒绝与他对视。

  刘宇轩看着她青涩的表现,脑袋降地更低,唇畔若有若无地贴着她的耳廓道:“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也照顾我一晚,算是抵消了。”

  痒痒的触觉、痒痒的呵气让苏笑笑不适地动动脑袋,对方偏和她对上似得,更加贴近她的耳朵说话:“我现在就想追究下你之前的话语。”不时轻咬下眼前粉粉的小耳垂,感觉她的紧张颤栗不禁开心地轻笑。

  苏笑笑想伸手推开他,可身上的人将自己手腕压的紧紧的,几乎整个身子都被他笼罩着,明显不是两个重量级别的人,想翻身也难啊!只能如此被他压着别扭地开口:“什么话?”

  刘宇轩低低地笑着,与之亲密相贴的人都可以清晰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脸上的温度好像也不自觉地开始上升……

  “不过个把小时前的事就忘了?”刘宇轩势必不会轻易放过她,好心提醒道,“比如……儿子?御女无数?花柳病?嗯?”

  最后那个危险上挑的语调成功让苏笑笑打了个寒颤,苦笑辩解道:“这样我才能更尽心地照顾刘总您啊,把您当作我……嗯咳,拉屎撒尿地我都可以伺候。”

  拉屎撒尿?刘宇轩嘴角上扬,自己倒是这么伺候过她,丫头有这心回报自己,嗯,勉强可取吧!但是无辜把自己矮了一个辈分,这个就说不过去了……

  刘宇轩继续下一项找茬:“你怎么就知道我御女无数呢?”

  艾玛,这种还需要想吗?被压在他身下的苏笑笑毫无施展之处,忍受着从耳朵不断传来的刺激,欲哭无泪,就他这调戏人的手法,已经可窥见一斑了,非要她挑明?

  心率上升中的苏笑笑,婉转地开口:“看刘总长得那么一副天妒人怨的容颜,根本不需要您出手,美女们就会主动扑倒您身上了……”男人也会忍不住扑到他身上吧?

  “你这是拐弯抹角说我长得风流?”刘宇轩缓声道,慢慢从她的耳垂下移转战到她白嫩的脖颈,挑逗般地碰触让苏笑笑紧张地呼出声,“刘总,您在干什么!”伴随着乱扑腾的心跳,胸脯起伏地更剧烈。

  “不知道?”刘宇轩喑哑着嗓子反问,独添一抹诱惑暧昧,“看来我表现地还不够明显啊!”说罢,在她修长的脖颈上或轻或重地吮吸,留下浅浅的红痕……

  感觉到危险趋势的苏笑笑,开始用尽全力挣扎:“妖男,你再不起来我就喊人了!这里是医院医院!你要上头条别拉着我一起!”

  被她猛烈地举动搞得不得不收口,刘宇轩身子更加压低以制住她的挣扎,瞅着眼下慌乱的人,得逞一笑,恶劣地开口:“我不介意在医院来一场‘乱伦’的御女表演。”

  “轰隆”一声,苏笑笑只感觉脑子里被雷炸了,隆隆作响,不断回荡着“乱伦”二字……

  刘宇轩笑看被雷地不轻的人,继续“好心”开口:“虽然我没有带安全雨衣,但你放心,我没有你所说的艾滋病花柳病……”末了还加一句,“我干净的很。”

  再度被雷劈中的苏笑笑,转头望进他那晶亮的桃花眼中,抽搐着嘴角道:“你该吃药了。”

  刘宇轩挑挑眉:“你不信?那我们继续……”说罢重新埋首她颈间,继续之前的举动。

  “哐啷”一声脆响,将床上两人的视线都吸引到门口,只见一个目瞪口呆的小护士,看着床上那对纠缠的身影,赶紧惊慌失措地蹲下收拾失手摔下的托盘,不忘解释:“手软手软,我什么都没看到。”而后,撞破奸情怕被殃及到般,光速飞奔逃走……

  丫的,又被误会了……苏笑笑联想起在梁宇总经理办公室中,半裸的他将自己压在墙角被于庆撞见的情景,和如今的状况如出一辙。恼怒地瞪向身上的人,刚好对方也无辜地看着自己。

  苏笑笑闭闭眼,开始酝酿着什么,正当刘宇轩奇怪的时候,身下的人刷地睁眼,伴随着一声气势汹汹的“我要和你同归于尽”,猛地一抬头,“砰”一声巨响,和身上人的脑袋撞得严严实实。

  “奥!”俩异口同声的痛呼,刘宇轩终于放开了对她的钳制,捂着磕痛的脑门,怒吼,“苏笑笑!”

  同样被撞地眼冒金星的铁头功使出者,靠在枕头上从眩晕状态恢复清明后,一把将身上的人用力踹到床下。

  “靠!”刘宇轩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刚被撞的头昏脑涨紧接着又被踹到床下,这待遇,真是绝了。当即顺手拉住那罪魁祸脚的脚腕,把床上的人一并拽到床下。

  “奥!”苏笑笑从床上砸到刘宇轩身上,两人的位次瞬间转了向,变成了女上男下,捂着磕到他胸前的大牙痛呼,“丫的,我咬不死你这个精虫上脑的大种马我就不姓苏!”

  话音一落,刘宇轩只感觉胸前一痛,低头就见到恶狠狠咬着自己的人,好巧不巧地还咬在那个三点之一的那个点上!倒抽一口凉气,刘宇轩推着她的脑袋怒斥:“苏笑笑!你属狗的吗!还不给我松口!”

  “唔才不!”苏笑笑含糊不清地拒绝,嘴下却是更加用力。

  “嘶……”刘宇轩深呼吸后,施力抱着身上的人一翻腾,两个人再次恢复了男上女下的位置,而因为旋转,苏笑笑也松了口。

  没有停歇,刘宇轩俯身撅住她的红唇:“要咬,就咬这里。”率先含住她的红唇,技巧又挑逗地轻咬吻吮,不时用舌尖划过她的唇畔,激起身下人一片颤栗。

  感受着唇上酥酥刺刺的感觉,苏笑笑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却是:丫的,是自己咬他,怎么轮到他咬自己了?

  当即伸手勾上他的脖子,反守为攻地继续张口咬着他凑过来的薄唇,这才是真的咬,用尽全力地似乎要把对方性感的薄唇咬下。

  虽然嘴上痛感清晰的传来,刘宇轩却是眼角带笑,伸手回抱住她,配合地与她你来我往地互咬……

  两人相拥地更加紧密,唇齿间的交战也愈加激烈,刘宇轩喉结滚动,不禁发出一声享受地低吟,呼吸愈发灼热地喷在只知道一心咬自己的人的小脸上……

  华辰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战况激烈的画面:一男一女滚做一团,亲密相贴互相紧抱,热烈火辣的激吻啧啧有声,看得让人不禁面红耳赤……

  华辰不由瞄了眼凌乱的大床,抽了抽眼角:这两个人要不要这么饥渴?青天白日地在医院就……这是已经从床上转战到床下了?火热的场景让他都不禁吞咽了口,在考虑要不要出声打断忘我境界中的两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笑笑感觉再不松口,她的肺就要炸了,伸手推开与之交锋的人,喘息着看到他性感的薄唇被自己咬的红肿不堪,还有深深浅浅的牙印昭示着她的战果,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战绩,挑衅地道:“再敢惹我咬死你!”殊不知自己的红唇与他相比也是半斤八两的状况。

  丝毫没有受害者之态,刘宇轩盯着她绯红的脸颊与充血的红唇,微笑着示弱:“不敢了。”主动起身将其拉起。

  顺着他的力道起立,苏笑笑甩甩自己还有些晕乎的大脑,不期然地又见到了一脸惊愕盯着他们的华辰,当即脑子又一阵晕,梗着脖子向他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咬人啊!”

  华辰老实地回答:“狗咬狗是看过,真人版又如此激烈的人咬人,还真第一次见识。”

  瞥了眼一旁抚着唇畔,一脸餍足表情的人,看来刘少这十几个小时里过的真是欲仙欲死了;再看了看雄赳赳气昂昂,丝毫没有意识到被占便宜的苏笑笑,默默为她未来祈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咬啊咬,咬到外婆桥~外婆说我乖宝宝,偶是乖宝宝~捂脸~谢谢婷婷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