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轩走到窗前,活动四肢,试图俯视着找寻跑开的小身影,却无功而返,索性穿着病服,下楼去医院的花园中走走。找寻一块无人的僻静之所,拨出刘宇喆的号码。

  “喂?”低沉严肃的男声响起。

  刘宇轩靠在树下,沐浴着透过枝叶倾泻而下的阳光,享受地开口:“大哥,你觉得和宇这堆烂摊子有谁愿意接手?”

  刘宇喆停下手中的工作,顿了一会后道:“怎么说。”

  “我既然接下这个任务,就一定会做到底,”刘宇轩伸手摘下低枝上的一片叶子把玩,“那么累人的活,我要求加筹码。”

  刘宇喆听闻,更感兴趣地放下笔,整个人靠到椅背上:“你说。”

  “我要和宇绝对的控制权,”刘宇轩不客气地提出自己的要求,“换言之,我要做和宇最大的股东,是我个人,而非刘家,也非天宇。”

  刘宇喆难得露出兴味的笑容:“之前硬塞给你都不要,现在怎么想着要了?”

  “人都是会变的嘛!”刘宇轩不以为意地道,“你也知道我这人朝三暮四的,前一刻不感兴趣,说不定下一刻就喜欢的紧了。”

  刘宇喆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肯定地回应一个字:“好。”

  “多谢大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弹指丢开手中的绿叶,微笑着收回手机继续逛游……

  苏笑笑溜出病房后,出了医院找到个小卖部给自己手机充电,而后用那的座机拨出一个号码,待对方接通后,听着背景音疑惑地问:“咦?舒霖你这是在哪?”怎么好像在机场啊?

  看D¤正s版K章!I节o《上酷:匠wE网(

  “笑笑,终于联系上你了,”身在机场的舒霖担忧地问,“你没事吧?”昨晚被华辰莫名其妙地拉出医院,各种拖着他不让他走,终于摆脱华辰纠缠的时候早已过了探视的点,被拦在门外。再给笑笑打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状态。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生病的是妖男又不是我。”苏笑笑嫌弃对方问话的没水平。

  “你们昨晚一直在一起?”这才是他所担心的。

  “对啊,”苏笑笑理所当然地回答,“他被我害成这幅样子,我当然得照顾他了。”

  舒霖问:“他没占你便宜吧?”最懂男人的终究还是男人。

  苏笑笑一噎,心虚地摸摸鼻子:“就他那病猫样儿,我不占他便宜就阿弥陀佛了,还占我便宜呢!”事实上,已经被对方占尽了便宜,自欺欺人地把他当作儿子,以免自己膈应。

  苏笑笑转移话题道:“舒霖,你去机场干嘛啊?出差啊?”

  这次轮到舒霖心虚:“不,这不是中秋了么,我回家和父母一起过,昨天没联系上你,所以……”

  “这么突然?”苏笑笑念叨一句,随即想到什么,抓到对方小辫子般,“奥,舒霖,你不学好,也翘班啊!”

  舒霖尴尬地摸摸鼻子,望着拿着登机牌向这方走来的人,快速结束了对话:“我快登机了,等下飞机再聊啊!”

  今天早上起来,本想去医院寻找苏笑笑,结果一出门就看到蹲在门口,蜷缩着身子的人,舒霖盯着那可怜兮兮的身影,疑惑地唤了一声:“陆灵珊?”

  听到呼唤的陆灵珊,将脑袋从膝盖中抬起,红着眼仰视着出来的人,带着哭腔地开口:“舒霖……”

  为人仗义的舒霖当即俯身拉起她,上上下下扫视了她几眼:“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

  陆灵珊摇摇头,带着乞求地开口:“舒霖,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你说,我能帮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陆灵珊抽噎地道:“我父母她们叫我回去,说已经给我安排好一门亲事,但是根本就没有问过我意见,我不想随便嫁给不喜欢的人。”

  “他们就是把我当作一件物品,可以取得利益的物品,有人能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益,就可以随时把我出售。”

  陆灵珊拉着他的衣角,不禁泪流满面:“拜托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和我演一场戏就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也是我拜托你的原因,演完了我们一拍两散,不会纠缠不清。”

  看着对方开始思考,陆灵珊发誓道:“我保证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舒家在首都也说的上话,有你在我可以暂时避开陆家的胁迫,我知道这个有点强人所难,但以后你有需要的地方我也一定全力帮你,好不好?”

  舒霖低头俯视着哽咽的人,似乎已经走投无路才找上的自己,当初不明所以随意地拒绝陆家的联姻,没有和当事人好好协商一番,是他考虑不周,让眼前的人在陆家陷入更艰难的处境,他也一直对她存着愧疚。

  此番面对声泪俱下的她,怎么忍拒绝,只是开口提了个很现实的问题:“这次我帮你躲过去,那下次呢?躲得过一时终究躲不过一世啊!”

  躲不过那就一直拉着你演戏咯!陆美眉心底已经得意的笑开,面上依旧楚楚可怜地道:“能躲一时就一时吧!说不定期间可以遇上我的真爱,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嗯,这期间的主要任务就是拿下你啊!

  陆灵珊今天前来是受刘宇轩之托,他们之间反正都是双赢的局面,以刘宇轩男人的角度给自己提的建议就是:像舒霖这样的习武之人,一般都是侠义心肠见义勇为的典范,只要你装装可怜、装作走投无路的样子拜托他帮忙,想让他视而不见都难。借机给自己创造与对方在一起的机会,陆灵珊爽快地应邀,实践证明,刘宇轩看人的确挺准。

  一待舒霖点头答应,陆灵珊就立马拉着他去机场,营造出刻不容缓的氛围,不过就是为了防止他前去打搅刘宇轩与苏笑笑的二人世界而已。

  “诶,等等……”听着话筒里传来的挂断音,苏笑笑吐出一口浊气,其实她想问问舒霖,是不是男人都喜欢清纯可人又温婉的类型?为何她看着刘宇轩和丁慧雨眉来眼去的模样就不爽?她该不是……

  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瞬间让苏笑笑花容失色:该不是自己已经被妖男虐惯了吧?一旦他的目光转移到别人身上自己就不舒服?天啦噜!这是什么变态的想法啊!她不要做M啊!

  想找人好好聊聊小心思,在脑海里将现有的人名过了一遍:舒霖,木有空。大学寝室那几只?算了,说了不知道要被坑成什么样。老妈?更别了,看着就不靠谱。陆美眉?还是不要去自找毒舌的好……

  寻了一圈,竟没有个可以袒露心声的人,而那个从中学时期就开始和自己无话不谈的人,已经失联了快4年,几番找寻都无果,现下愈发地想念她。梓莹,你到底在哪里?

  回头刚好看到丁慧雨离开的身影,苏笑笑望着她款款前去的身影,心下不禁暗自和她做起了对比。

  脸蛋长得是比自己好一丁点,但素颜可就不一定咯!对方那看着像是素颜的面庞,无非是画了裸妆而已,大学四年受寝室里那几只熏陶,也基本分得清何为真正的纯天然,就是自己这个样子的。

  再看看身材,对方那一袭修身长裙,踩着坡跟凉鞋,修长的身形让她艳羡不已,好像胸前也比自己有点料……但是!身材好有毛用啊!她力气肯定没自己大!拿回家当当花瓶是可以,能够扛水桶扛煤气扛大米么?论实用这一点上,苏笑笑绝对的完胜。她可是上能安灯泡,下能修马桶的居家旅行必备啊!

  不过,她貌似没有弄清楚一点,男人缺的不是水电工和苦力啊!

  苏笑笑付了钱,拿上充了些许电的手机,哼着歌优越感满满地一蹦一跳往医院里行去,该看看大儿子乖乖吃药了没有。

  与大哥结束通话的刘宇轩,沿着医院后方的花园慢慢踱步到前门,恰恰看到蹦跳着进来的苏笑笑,挑挑眉,貌似对方心情挺不错的样子。

  刘宇轩不禁眯了眯眼,他可是一清二楚地记得对方开溜前说的话语:儿子?怪不得早上会用那哄小孩似得语气与自己说话,感情把他当儿子养啊!还有什么花柳病艾滋病的……哼哼,看来他得让她知道知道口不择言的后果很严重啊!

  一个慢慢从后院向前走,一个欢脱地从外走向里,显然,苏笑笑也注意到了前方的刘宇轩,没有想起自己之前为了发泄一通胡乱说一气后对方冒火的表现,只是快速地上前问:“你病好了?”

  她的话音刚落,刘宇轩一矮身趴到娇小的苏笑笑身上,状似无力痛苦地道:“之前没问题,现在又开始犯了,你扶我回去吧。”

  哪还顾得着其他,苏笑笑赶紧扶住刘宇轩,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用力支起沉重的他就往电梯走去,不禁想:多亏自己在,否则那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可以拄地动这个大块头么?

  刘宇轩报复性地搭着她的肩,将自己一半的重量压到她身上,跟随着她的步伐缓慢前进。可是,当看到她咬牙支撑着自己毫无怨言地行走时,心下一软,卸下些许压在她身上的力道。

  瞅着她因为施力而红扑扑的小脸蛋,心底不由叹息一声:这么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丫头哦,要他如何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