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初白,抵不住瞌睡的苏笑笑才沉沉睡去。

  当养精蓄锐了一整晚的刘宇轩醒来的时候,感受着怀里温软的身躯,一低头就见到熟睡中的人,内心霎时充盈着满满的幸福之感。怪不得说,世上最美好的事就是,早上起来,发现阳光和你都在。

  描绘着她那非倾城绝色的容颜,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暖心的笑。从来不知道这野蛮丫头也会有如此体贴的一面,曾经的记忆里可都是自己照顾着小小的她,忍受着她的撒泼折腾,而现今有机会被她如此贴心照顾,这感觉真是意外的好。倘若能让她继续如此,他不介意再多装柔弱几天……

  刘宇轩再次暗暗佩服了一把自己的英明举措,虽说昨晚自己的胃病的确是犯了,但哪到得了住院的地步,吃吃药挂个针足以解决。但是呢,有时候脑子用的多了,“阴谋”什么的不用刻意去想也会自个儿冒出来,所以干脆借此小题大做了一番,让刚知道“醋”为何物的人,顺便再对他多添一份感情——愧疚的感情。

  伸手抚上她那微张的红唇,似乎在唇角还闪着晶亮的不明液体,刘宇轩低笑一声,这么连她流口水的糗态都会觉得异常可爱呢?看来最近口味真是变重了。一边埋汰自己,一边不受控地低头向那诱人的小嘴凑去……

  嵌在刘宇轩怀中的人无意识地砸巴砸巴小嘴,想躲开那痒痒的触感,结果非但那扰人的虫子没有离开愈加变本加厉地叮咬在她唇上,当即恼怒地张嘴狠狠一咬,听到一声抽气声后,屋内又回归平静。

  似乎咬到了什么橡皮糖?又软又有弹性。混沌中,苏笑笑硬是艰难地撬开一丝眼缝,恰好看到正低头盯着自己的人:奥,原来是大儿子啊!

  一晚上的催眠也是挺有效的,加之严重的瞌睡状态,苏笑笑只是伸手哄小孩似得拍拍他的后背,含糊地嘟囔一句:“乖,再睡会。”不清的呢喃一落,自己又再次深度会着周公。

  酷5匠、网%Z正版●首(发:

  刘宇轩被她这哄小孩般的语气搞得一愣,他把自己当什么了?居然这么和他说话……看着又开始均匀地起伏着胸脯、进入绵长呼吸状态的人,即便自己的唇还火辣辣地痛着,却丝毫气不起来,微微一笑,再次抱紧她来个回笼觉……

  于是,和宇总裁上任的第二天,因为睡懒觉光荣翘班了。真真切切地印证了何为“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之景……

  当凌晨才入眠的苏笑笑终于睡舒服的时候,惬意地动了动身子,第一个反应是:啊!抱枕挺舒服的。第二个反应是:咦?为什么闹钟没有响?难道她起的那么早吗?

  睁眼,当看到自己八爪鱼般攀着的是何物时,吓!怎么是他?惊吓之后彻底清醒:奥,昨晚把妖男害的进医院,自己一直照顾他来着……

  见对方未醒,苏笑笑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四肢从对方身上撤离,仰头看向抱着自己依旧睡得毫无所觉的人,惴惴不安地伸出一根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有呼吸……

  松口气的人不知晓在她手指移开后,身边人刹那絮乱的呼吸,想暴跳硬是憋着的感觉真是不好啊!装睡中的刘宇轩如是感慨着:干嘛这么一副把他当作将死之人的模样,真是欠教训!

  苏笑笑盯着他安详的容颜,应该好多了吧?脸色也没有像昨晚看到那么苍白,性感的薄唇也恢复了血色,嗯……好像血色还挺充足的,简称充血。没有细究睡梦中那痒痒的触感来自何物,只是轻轻拨开他的手,起身下床。

  仔细看了眼墙壁上的电子时钟,啊?九点半?九点半!迟到整整一个小时了喂!她的闹钟怎么没响!掏出手机一看,才知晓,原来没电了……

  苏笑笑伸手推了推床上的人:“起床了。”

  刘宇轩一副刚苏醒的样子,迷蒙无害地望着她:“嗯?天亮了?”

  “起床吃早饭,吃好饭记得吃药,”苏笑笑急匆匆地说着,将昨晚护士的嘱咐一一重复给他,“这个是一天三次饭后吃的,这个是一天一次的,这是……”

  “记住了吗?我上班已经迟到了,我一会就……”先走了。

  “你不陪我了?”刘宇轩当即委屈地开口,大有你说个“不”字我就哭给你看的趋势。

  正在胡乱打理自己头发的苏笑笑一滞,望进他带着水汽的桃花眼中,瞬间心乱又心软:“我……”

  刘宇轩忽的一捂自己的胃:“唔,好像又胃疼了。”

  “啊!又疼了!”苏笑笑立刻松开自己的头发转身,“我去叫医生!”

  刘宇轩伸出另一胳膊手立马拉住她:“老毛病,医生来也没有用。”

  “那怎么办?”

  “你和昨天一样,帮我揉揉试试。”刘宇轩拉着她的手不慌不忙地开口。

  苏笑笑也不再惦记着迟到的事情,立即坐到床边替他轻柔腹部:“有好点吗?”

  刘宇轩点点头:“好像是好一点。”

  一听这话,苏笑笑更加用心地替他按摩。

  刘宇轩享受地躺着,只是时间一久,虽然很不合时宜,但大早上的,男人的欲望总是莫名地而起,自己的身子又一直被小手揉啊揉的撩拨,揉地他的心也跟着痒痒的。不禁滚动了下喉结,压制自己的晨火,以免吓跑了她。

  而一直关注对方病情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渐渐紧绷的身躯,最终刘宇轩喑哑着嗓子按住她的手:“可能是没吃早饭,胃空着,所以……”

  “我去给你买早饭。”苏笑笑立即接话。

  “你又要丢下我不管!”先发制人控诉。

  “我马上就回来!”苏笑笑大义凛然地放言,“我今天翘班了!”

  刘宇轩这才笑着放走了她,在对方的身影消失后,默默地比了个“耶”的手势:完美!

  掏出手机,回拨N多未接电话中的一个,不等那方人开口,刘宇轩率先说:“小张,我今天翘班了。”

  对方明显一滞,而后出声:“那找……”

  “找我有事的就如实相告,周一再约。”

  “周一是中秋,放假。”小张提醒道。

  “哦,那就周二再约。”刘宇轩说完便挂断电话,独留那头无语的小张,感慨着如此任性的总裁。

  刘宇轩刚收回手机,铃声随即又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喂?大哥,稀奇呀!居然还想到我?”

  对面的刘宇喆听着他慵懒的语气,不苟言笑的面庞一柔:“没办法,一大早就接到好几个投诉电话,让我不得不亲自调查下了。”和宇总裁上任的第二天,就不负责任地无故旷工,又可以给他那不甚光辉的事迹里添上微不足道的一笔了。

  刘宇轩听闻不屑地嗤笑一声:“他们是八婆么?这种事情居然还可以捅到你这里?”

  刘宇喆公事公办地道:“请被投诉者配合调查,阐述你旷工的原因。”

  刘宇轩对他这一本正经的语气翻个白眼:“病假!要不要叫人来拿医生开具的证明书啊?”

  那头沉默了良久,而后刘宇喆语重心长地道:“年轻人要记得节制,纵欲过度不好。”

  “咳咳咳……”大哥这算是在调侃他吗?“我……”

  “情况我会反馈的,你好好养病。”

  “等等!”那头人不给他解释的时间便结束了通话。

  这次轮到刘宇轩对着手机无语一阵,而后不在意地一把丢开,自己这一身黑的还差这一点?真是笑话……

  枕着双手,惬意地望着屋外的晨光,人生在世,活的那么累干什么?该享受享受,该放松放松,随心一点,这样才不枉来这走一遭啊!至于和宇那些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清的烂摊子,慢慢来呗!拉了那么多人一起入坑,路上也不寂寞……

  正在尽情享受着美好清晨的刘宇轩,看到推门而入的小身影时,心情指数飞流直上,不忘尽职扮演自己是一个虚弱病人的角色,抽回脑下的手,无力地对来人一笑:“买了什么?”

  苏笑笑赶紧小跑到他身边,将移动桌推到他面前,拿出打包好的早餐:“你胃炎,只能吃清淡的,先喝两天白粥吧。”

  “两天?”刘宇轩抽了抽嘴角,坐直身体嫌弃地盯着眼下清淡的没有一点动勺欲望的白粥,勾人的桃花眼一转,靠着床道,“没胃口。”

  “你都这样了再不吃饭更严重!”苏笑笑此刻化身大家长,严厉地教导。

  刘宇轩直勾勾地望着她,可怜巴巴地道:“没力气。”

  果不其然,苏笑笑主动开口:“我喂你,不管怎么样都得吃一些,养胃。”

  刘宇轩得逞地享受着饭来张口的少爷生活,看着面前认真给自己喂食的人,心下一笑,现在算是知道这丫头的软肋了,整一吃软不吃硬的主啊!

  但见满是弥漫着医院独有消毒水味的病房里,一女子舀起餐盒里的白粥,仔细地吹凉后,喂给床上眯着眼张嘴“嗷嗷待哺”的花美男,你喂一勺,他吃一勺的,好不温馨暖人。而专注喂食的女子,便也没发现一直盯着她的男子眼中,那掩不住的柔情与宠溺……

  当拎着保温盒的丁慧雨敲门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和谐唯美的画面,见到床边坐着的陌生女子,愣了一下后,移开视线关切地望着同样看向她的人:“宇轩,听说你胃病犯了?严不严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足足的一章奉上~还是忍不了错字,修改了~木有点击奖励就木有了,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