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笑笑走到病床前,瞅着刘宇轩那痛苦的模样,紧张地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最终伸手轻轻推了推他,小心翼翼地问:“妖男,你还活着吗?”

  “噗,咳咳咳……”一阵不和谐的憋笑声响起。

  刘宇轩努力抑制着额头欲突突起跳的青筋,依旧默不作声作痛苦状。

  而他此番表现,在苏笑笑眼中更显得煎熬无助,侧头问一旁无所事事地华辰,心焦地道:“他怎么了,医生呢?他这个样子你就一直呆站着么?你不是也会医的?”

  “没事,胃炎而已,老毛病。”华辰摊摊手,回答的云淡风轻。

  “g看Q0正D版O章√/节X上.T酷s匠4网b

  这话霎时惹得苏笑笑直皱眉:“我去叫医生。”焦灼转身的瞬间,手腕被一只大手拽住,止住了她离去的身形。

  华辰见此,立马自觉地接话:“大嫂子,您帮着照看下刘少,我去找医生。”出病房的时候不由分说地把刚进门的舒霖拉上,“这位兄台,帮个忙。”顺手关上房门,把空间留给屋内的两人。

  根本没心思注意其它,苏笑笑俯身关切地问询病床上孱弱的人:“妖男,你还有什么话要和我交代的么?”此刻在她眼里没有什么上下级,只有病人和害他生病的自己,所以脱口而出的都是下意识的称呼,而不是疏离又虚假的“刘总”。

  刘宇轩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待对方照做后,深吸口气咬牙切齿地道:“我还好好地活着,没有遗言要交代!”

  苏笑笑一囧,看向床上那个艰难说话话后开始沉重喘息的人,呆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在她印象里,妖男向来是把他人坑到无语的强大存在,那个他人中自然也包括自己,一朝病倒,完全没了以前的强势与运筹帷幄的清淡模样,这虚弱无助的模样竟让她无所适从。转头环顾,四下却已无人,试探地问:“我该怎么帮你?”

  刘宇轩拉着她坐到床沿,抓过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胃部,苍白地一笑:“帮我揉揉说不定就不痛了。”

  对方如此一副病弱娇的形象,让苏笑笑怎么忍心拒绝。听话地顺着他的力道捂上他的胃部,一边轻揉一边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想以此判断是否有舒缓他的病痛。

  “有好点吗?”望着他渐渐舒展的俊美,苏笑笑头一次那么温声细语地和他对话。

  刘宇轩点点头,对他羸弱一笑:“好多了,谢谢。”嘴上客气,心下却是享受地紧。

  失了血色的薄唇硬是在病痛中扯出微笑,愈加让苏笑笑愧疚难当,垂头尽心替他按揉,主动开口:“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都听你的。”

  刘宇轩窃喜,等的就是你这话。大掌覆上她的小手,瞄了瞄身侧空出的位置,带着一丝央求地开口:“陪我躺一躺吧,一个人在这也没人来探望。”早已自动忽略了之前一直在此的某只娃娃脸。

  刚要委婉拒绝的苏笑笑在听到后半句那可怜兮兮地话语时,顿时说不出一个“不”字,果真人在生病的时候是很脆弱无助的,急需有人陪伴以获得安全感。即便在梁宇或者在和宇顶层的他,也逃不开病魔这一关。

  苏笑笑看了眼快见底的吊瓶,柔声安抚:“你先睡,等挂完了我叫护士来拔针。”

  “你确定不会偷偷溜走?”剔亮的桃花眼紧紧盯眼前的人,服帖温柔地完全不同于之前那个只会与自己拔刀相向之人。

  而苏笑笑又何尝不是第一次见到刘宇轩这幅模样,生病的他丝毫不见平日的恶劣,好像重伤的狐狸敛起他的利爪,独自舔舐伤口,看到同伴,不禁带着一丝依赖向她撒娇……

  撒娇?苏笑笑想象着多次把自己呛地哑口无言的人柔弱地贴着自己撒娇的模样,顿时虎躯一震,艾玛,这画面太美,还是表继续想了……

  低头望进他期盼的眼中,苏笑笑保证道:“放心,我怎么可能丢下你溜走呢?”

  刘宇轩闻言欣慰一笑:“会一直陪我?”似乎还一语双关地带着点别的味道。

  看着隐隐透露着孩子气的他,苏笑笑不疑有他,立马点头应答:“会,这下可以安心睡了吧?”明显是强打着精神与她聊天,晚餐时分就已见到了他的疲惫。

  听到了保证的话语,刘宇轩这才拉着她的手,安心睡去。

  偌大的房间里,没有话语声,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响起,伴随着吊瓶内滴答的液体,单调寂冷的白色病房中,也流淌着无言的温情。

  时刻关注着吊瓶里液体的余量,苏笑笑想抽出手换个坐姿,病床上的人明显有所觉,不满地动了动身子皱起眉,手下更用力地握紧她的手腕。

  望着床上不安的姿态,苏笑笑立马停止动作,鬼使神差地伸出另一只手替他抚平皱起的眉头。恐怕连她自己都没察觉这一刻,她是有多么的怜爱,多么的有母性光辉……

  发现自己这无意识的举止后,苏笑笑滞了一滞,看着床上的人又继续带着满足微笑地睡去,收回手自我安慰:他这副样子不都是你害的?关心他照顾他难道不是你的本分?别扭什么劲儿啊?权当养了个大儿子呗!

  如此一想,苏笑笑整个人豁然开朗了,对,就当照顾自己的儿子不就好了嘛!于是对他的看护也更加上心。

  而还在为对方的体贴沾沾自喜的刘少,根本不知晓自己已经在她心目中莫名低了一个辈分……

  眼看吊瓶中的药液即将见底,苏笑笑按响呼叫铃声,待护士拔针收了吊瓶后,将配好的药给苏笑笑,告知她要何时服用一天几次等细节,苏笑笑一一仔细听着记下。等护士离开后,轻轻推醒睡着的人,柔声道:“妖男,起来,先把药吃了再继续睡。”

  朦朦胧胧间,听到轻柔呼唤的刘宇轩从睡梦中醒来,还不甚清明地接过递到跟前的药丸与水杯,直接按着她的吩咐吞下。

  苏笑笑接过杯子放在一旁的桌上,扶着他躺下,不想床上的人猛地一伸手将她拽进怀中,带着丝孩子气地开口:“你陪我睡。”下巴摩挲着她的发顶,满鼻子都是她的气息,这一周都没见到她,早已经想得慌了……

  “不还病着呢?咋还这么大力气,”苏笑笑忍不住吐槽,却不敢太用力挣扎,“诶,你先松松。”

  对方依旧不肯撒手,撒泼地道:“你陪我!”

  贴着他炽热胸膛的苏笑笑,不断自我宽慰:照顾儿子应该的应该的,没什么不好意思没什么……

  随即,也不矫情,爽声应答:“好,我陪你,但你得先松手让我脱鞋啊。”

  刘宇轩不放心地没有完全放开对她的桎梏,只是收了些力道让她可以自由动作。待身边人守信地上床后,立马又抱紧她,满足地搂着那柔软的身躯,连日劳碌的身心,彻底放松……

  这一晚,刘宇轩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而被当作人肉抱枕的苏笑笑却难得的失了眠,因为一整晚她都在不断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和自己儿子抱着睡一觉没事没事真没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明天开始,也就是7月份啦,也就是第62章开始,每章字数会增加到3000+奥,是不是物超所值啊!嘿嘿嘿嘿……如果有例外偶会提前通知哒(加班啥的毕竟不可预见哈)。所以解封打赏啥的灰过来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