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伴随着粗暴的砸门声,传来一不耐的狂吼:“舒霖开门!开门!”

  屋子主人一打开门就见到一个小身影“嗖”地闯入他屋内,熟练地直奔餐桌上铺呈地满满的外卖,拿起咸滋滋的猪蹄就啃,直到两只量足足的猪蹄通通下肚后,苏笑笑才扔下骨头缓口气:“呼,终于活过来了。”

  舒霖淡定地回座位继续扒着吃了一半的米饭:“没吃饭?”一般晚餐他都去笑笑家蹭饭,如果对方过了六点半还不到家,多半加班或者干别的事去了,他就自个儿点外卖在家解决。

  和自个家一样,苏笑笑接了杯开水一边喝一边摇头:“相反,是吃多了。”

  “那还这么一副饿虎扑食的模样?”

  “说多了都是泪啊!”苏笑笑摇头感慨,那一餐丰盛的醋食大餐,硬是被她和妖男瓜分干净了,这酸爽,啧啧……害人害己啊!

  当苏笑笑准备伸手拿第三只猪蹄时,一双筷子伸出“啪”地一下毫不留情打在她手背上,苏笑笑抽口凉气收回爪子怒瞪着罪魁祸首。

  “这是我的晚餐。”舒霖刚悠悠夹起对方肖想的目标,一只油油的爪子倏地抢过已到他嘴边的美味。

  “少吃一点你又不会饿死!”苏笑笑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再说,你都蹭了我多少顿饭了,连个猪蹄都舍不得给我,小气鬼。”一边嫌弃着对方的小气,一边不客气地继续占有他的晚餐。

  舒霖看着她享受地吃相,只是淡笑着没有说话,一个人的晚餐远没有两个人的晚餐来的舒心。况且,每次外卖里的猪蹄本就是为她而点,这个吃货即便在外饱餐一顿,只要瞅着他这有好吃的依旧照吃不误。

  正吃得尽兴间,一阵热情洋溢的手机铃声响起,苏笑笑瞄了眼自己的兜兜,又瞅了瞅自己油腻腻的双手,起身走到舒霖身边,侧拱着胯部,将裤兜对着他:“帮我接帮我接。”

  舒霖没有一点尴尬地掏出她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后放到她耳边。

  “喂?找谁?”苏笑笑坐在位置上依旧不间断地啃着猪蹄。

  “大嫂子,我是华辰,”对方带着担忧的嗓音传来,“你晚上给刘少吃了什么东西?”

  华辰?奥,就是自己胳膊受伤时帮她换药那个娃娃脸,她有印象,随即大大咧咧地问道:“咋啦?我给他烧的菜有问题吗?”

  “你先告诉我他有没有吃什么刺激性的东西?他正上吐下泻地,把他送到医院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苏笑笑一惊,立马丢下猪蹄用手背按着电话,急切地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你先回答我问题。”

  苏笑笑一一作答:“我晚上给他烧了糖醋排骨、酸辣土豆丝、家常豆腐和番茄蛋汤。”

  “咦?都是很正常的菜啊?”华辰奇怪的嘀咕。

  “那个……”苏笑笑弱弱地补充,“就是佐料添地有点多。”

  “什么佐料?”

  “醋。”

  “这也正常啊,添了多少呢?”

  “一、一瓶……”

  :@看K,正版L章节0p上√酷匠^网x

  “一瓶!”不可置信地惊呼,“我现下算是知道刘少的病因了。”

  “诶,等等,他现在怎么样?”苏笑笑愧疚地问。

  华辰看了眼病床上闭目正打着点滴的人,无良地道:“祸害遗千年,放心,他还坚强地苟延残喘着!我先去给他配药。”

  “诶……”苏笑笑正想问住院地址,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挂断声,回头望向帮她收回手机的人,求助,“舒霖,咋办?我好像闯祸了。”

  和她挨得那么近,电话那头华辰所说也听了些许,舒霖放下碗筷,抽出湿巾拉过她的手,一边替她清理着手上的油渍一边说:“你闯的还祸算少吗?按理来说,平常人吃了那么多醋一般问题也不大,况且还是有汤水稀释了的,你又分担了一部分。”清理完毕后,起身拉起身旁的人,“除非他本来肠胃就有问题。”

  “去哪里?”

  “去看看被你祸害的人啊!”舒霖拿上车钥匙就牵着她往外走。

  被舒霖一路拉着坐上副驾上,苏笑笑问身旁淡定地启动车子的人:“你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这里离第一医院最近,那也是A市最好的医院,没有理由不去那儿。”

  苏笑笑听了点点头,安静地注视着前方的路况,皱眉担忧那个在医院里的人的病情,懊恼自己为逞一时之快的无脑行为。

  二十分钟后……

  “喂,华辰,我正在第一医院,你们在哪个病房?”一到医院,苏笑笑就立马回拨了刚刚那个电话。

  “你怎么知道是在这?刘少在住院部的903房,你……”还没回答完,对方已经急不可耐地挂断电话奔向目的地,华辰收回手机,望向病床上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

  刘宇轩躺着缓缓地对他道:“应该不是她一个人来的,相隔那么点时间,不可能是步行或者公交,而且,以她那智商,猜不到就是这家医院。”

  华辰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马上探视时间就要过了,到时候你把多余的人给带到外面就好。”

  华辰默默地给还挂着点滴的人竖起一个大拇指:“刘少,你都已经这幅德行了,还能有着如此的敏锐直觉,把妹技能已爆表,小弟佩服佩服。”

  唇色略苍白的刘宇轩没有多言,只是回望给他一个淡淡的眼神,却成功让对方闭上嘴。

  华辰讪讪地笑笑,就算病了对方本质依旧是个记仇的腹黑狐狸啊,还是少招惹下好了,省的事后不知道要被怎么报复。

  走廊里焦灼的跑步声由远及近,刘宇轩与华辰对视一眼:人来了。

  在来者奔入病房前,刘宇轩立马紧闭双眸,另一只没有戳着针的大手紧紧捂着胃部,一副痛苦难耐的模样。

  华辰在他病床边,皱眉担忧地望着他,不时嘘寒问暖:“刘少,还是很不舒服吗?我再叫医生过来下。”

  刘宇轩没有回应,只是虚弱地摇摇头。

  苏笑笑一闯进病房,一眼就看到几小时前还和自己互相喂食、生龙活虎轻薄自己的人,正无力的躺在病床上,紧蹙的双眉,捂着胃部显现青筋的手背,无一不昭示着他此时的煎熬。

  苏笑笑见状,立马愧疚地上前:“妖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