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要去赶场吗?”苏笑笑欲闪身撤离他搭在肩上的胳膊,对方却先她一步将人揽得更紧,悠悠开口,“你一直在偷听?”

  “谁偷听啊!你们聊的那么尽兴,聊天内容硬要进到我耳朵里好不好!”

  刘宇轩挑挑眉:“那你躲在树后面干什么?”

  “我在树下乘凉碍着你们了?”

  如此冲的话语却没有惹恼刘宇轩,相反享受地一笑:“你在不爽什么?”

  “不爽?谁不爽了?”苏笑笑侧头望进对方带笑的眼中,愣了一愣后话锋一转,“是啊!任谁下班后还要额外加班都会不爽吧!”

  “你份内。”刘宇轩好心情地道,连日的疲惫似乎都一扫而光。

  “份内!”该死的份内,苏笑笑被对方半胁迫地带往别墅,烦躁地问,“我找不到你的初恋怎么办!”岂不是得一直“份内”下去。

  前些日子空暇,最终苏笑笑将要找寻的目标锁定在剩余符合要求的上千人的名单中,但下一步行动被搁置了,因为没有更明晰的线索。而且,私心里隐隐的不想找到他所谓的初恋,当初他回忆初恋时那满是怀念的感慨语气,在她脑中久久不能忘怀,如果找到了,对方一定会对她很上心……

  “找不到那就只好把你赔给我咯!”刘宇轩调侃道。

  听着他这似真似假的暧昧话语,苏笑笑心里咯噔一下,随即脑海里涌上刚刚他与那个女神级的女子走在一起的养眼画面,粗鲁地一把甩开肩上的手,恶声恶气道:“别遇到个女的就散发你那满满的荷尔蒙,我只是你的助理,要泡妞找你那些爱慕者去!”

  }☆酷/D匠c网s正T…版(首发!,

  “我看刚刚那个美女挺不错的,瞧你们郎有情妾有意的,你……”

  “啧啧,是不是厨房的醋打翻了?”不待苏笑笑说完,刘宇轩插话道,“酸的牙疼。”心情更上一层楼。

  苏笑笑瞪他一眼,在对方轻笑声中跑去厨房,懊恼地反思自己这过激的反应。忽而瞥见琉璃台上的食用醋,伸手将其拿起:哼哼,既然不知道醋是什么滋味,那就让你好好尝尝咯!

  客厅里的刘宇轩注视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偌大冷清的别墅中也添了一丝烟火气,温馨之感油然而生,听着里面洗菜切菜的悦耳声音,闭目靠在沙发上养神。

  等苏笑笑第一道加了重料的糖醋排骨上桌时,转身就看到歪坐在沙发里双目紧阖的人,均匀起伏的胸脯显示着他已然入眠。

  苏笑笑滞了滞,远远地观察着他,见对方毫无反应后,走进他仔细审视他俊美的面容:闭上了那双摄魂夺魄的桃花眼,整个人魅惑的气质也便褪下一分,却多了份恬静的沉稳;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底淡淡的青紫,疲惫的姿态立显;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好像他清瘦了点……

  苏笑笑鬼使神差地伸手抚上他眼下的青紫,没有注意到眼前人嘴角缓缓勾勒的弧度。这几天他都在忙什么?那么累的样子……

  思考中的人,兀地对上一双清亮的双眸,苏笑笑一怔,做坏事被抓包一般,对他讪讪一笑。

  “你在干什么?”刚苏醒带着一丝喑哑的磁性嗓音响起,刘宇轩立马捉住她要收回的手。

  “我叫你醒来吃饭!”苏笑笑努力镇定地回答。

  “准备把我吻醒吗?”刘宇轩望着她躲闪的目光,调笑着开口。

  苏笑笑抽自己的手抽不回,斥道:“你的思想敢再龌龊一点吗?”

  刘宇轩闻言笑容愈大,胳膊环上她的腰肢紧紧往自己这方一扯,本就俯身的人立马倒在他怀中,凑近她耳边吐气如兰道:“是你的行为,让我产生了你欲对我行什么不轨之事的误会。”

  苏笑笑按着他想起身,可对方有力的胳膊紧紧箍着她,刚与他分离一点,他手上一施力,整个人又重新与之紧密相贴。

  刘宇轩心满意足地抱着柔软的身躯,戏谑道:“如果相吻也是一种龌龊的话,我们之间不已经龌龊很多次了?”

  “你!”

  “更龌龊的当然还有啊,比如……”刘宇轩语言间一个翻身,将苏笑笑压制在身下,俯视着她暧昧地问,“你想要试试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满是骄傲自得的语气。

  似乎已经被对方“轻薄”惯了,被压倒在沙发上的苏笑笑早已没了最初被他调戏时的无措,直接了当地一抬腿狠狠往他裤裆踢去,成功让刘宇轩起了身。

  “你还真是下的去手啊!”多亏自己反应快,要是被她这么一踹,下半辈子性福堪忧啊!

  苏笑笑无辜地眨眨眼:“我看刘总最近纵欲过度,干脆帮您解决了这罪恶的源泉。”

  “你这是公然袭击上司。”

  “你不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所以没有证据告她。

  苏笑笑说完继续走回厨房,近墨者黑,和腹黑待的久了,也会被感染那么一丢丢的。本来看他这么辛苦,剩下的菜肴准备好好烧的,现下看来,还是算了吧!

  三菜一汤的家常菜全部上桌完毕,苏笑笑周到的盛好饭亲自送到刘宇轩手中,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刘总您慢用,我先回去了。”

  刘宇轩把人拉着一起坐下:“你那么辛苦做出来,自己不吃点?”

  “我就做了您一人份的饭。”苏笑笑微笑着开口。

  “那就吃点菜吧!”刘宇轩好客地挽留。

  “不必……”

  “这是命令。”

  苏笑笑停下辩解,应得爽快:“好啊,既然刘总嫌一个人寂寞我就陪您一起。”说完又拿了一副碗筷坐到他身边,只是尽心地为他布菜,自己不沾分毫。

  吃了一块糖醋排骨的刘宇轩,面容僵了一僵,对身旁的人道:“没想到今天的菜肴如此别具风味啊!你也好好尝尝!”说罢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她嘴边,大有不吃就撬开你的嘴硬塞的冲动。

  就着对方的筷子,苏笑笑张嘴接过排骨,努力维持着平静:“呵呵呵,刘总您这么客气我都要不好意思,来试试我拿手的酸辣土豆丝……”难得的也亲自执筷喂他。

  “你这么辛苦也多吃点。”温柔的男声。

  “哦呵呵呵,刘总您更辛苦,”体贴的女声,“来喝点汤,别噎着了。”

  “张嘴,我喂你。”

  “不敢当不敢当,还是我喂您吧!”

  一顿晚餐在两人有爱的互相喂食中火热进行着,厨房垃圾桶里那空荡荡的醋瓶深刻昭示着这一顿饭额外添了多少的料,彻底让那“相敬如宾”中的两人体会了一把何为酸的牙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