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的今天……

  苏笑笑以为已经待在和宇总部的某人此时正在A市的顶级私人会所中。一密闭的豪华包间里,聚集着十来个与之气场相近的同道中人,或歪坐在沙发上拼酒,或在一旁打着桌球,或拿着话筒瞎吼,整个场面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群魔乱舞”。

  看人都聚集齐了,刘宇轩伸手掐断了音频系统,躁狂的屋内瞬间安静下来。

  站在屏幕前方唱的正尽兴的魔甲突然被扰了兴致,转头对上刘宇轩墨黑的双眸,也不介意他的行为,坐到他身边打趣道:“刘少,这大白天的就把我们约出来,是有多寂寞难耐啊!”

  *酷匠Q网v正g版E首发

  “我们就说刘少什么时候开始天天向上,这才两个月不到就撤退了吧!”魔乙打开一瓶啤酒递给沙发上不发一言的刘宇轩,被对方拒绝。

  “看吧,还是和我们一起醉生梦死的生活来的带劲吧!”魔丙一把揽着刘宇轩的肩笑道。

  你一言我一言,待在场的人该调侃的都调侃完毕,刘宇轩终于坐直了身子,发话:“大家都是熟人,我也就有话直说了。我今天把你们叫到这里,就是来清一清我们之间的债。”

  面对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刘宇轩妖娆一笑,将视线落在最先发话的魔甲身上:“我们赛车,你输我的时候我可都没提要求,现在我一起提了,去和宇在X省的分部任职一个月如何?”

  魔甲忍不住弹起身:“不是吧?刘少,一来就搞这么猛的?”谁不知道在场的各个都是豪门家族里最贪玩的那个,臭味相投,这些人才如此说得来,最不愿意的就是进入商场企业,拘束多多,又费脑费神,远不如在外逍遥的好。

  刘宇轩不顾对方的哀怨,继续扬唇慢悠悠地道:“我算算,从去年开始到现在,你一共也就输了我二十来次的样子吧!一次一个月。”

  “一次一个月!”魔甲坐不住了,开始惊呼,按这算法岂不是要入坑达两年之久!他现在算是知道了,刘少这根本就是找陪葬的嘛!独苦逼,不如众苦逼。

  而在场的其他人一听他们的对话,脸色不由一变,开始各自回忆自己欠了对方什么债务。

  “看在我们哥们一场的份上,少算你几个月,就一年半好了。”刘宇轩大方地道。

  “一年半!”魔甲再次提高音量不可思议地惊呼,这赛个车就要白白赔了自己一年半的自由?未免太不划算了!

  根本不用猜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刘宇轩挑眉缓缓地开口:“还记得我当初输给你,你提的要求吗?”淡淡的语气却透着无名的压迫。

  魔甲略一思考,随即便汗颜,他当时的要求,就是让刘宇轩向娱乐圈的当红小花旦表白。圈子里也有圈子的规矩,游戏规则制定了,只要不违法不违背道德,再难以启齿或奇葩的都要去做,这样才更有乐趣,也才能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

  “我可是完全做到了,那么多年这新闻可依旧在呢!不过让你去站个一年半的岗,小巫见大巫吧?”刘宇轩轻松地道。

  魔甲垂头丧气道:“好吧,我答应,这样我们两清了吧!”

  刘宇轩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张合同:“签了吧,到时候就两清。”

  魔甲看着递到眼前白纸黑字的履约合同,一惊:这货根本就是谋划已久啊!而后,才开始疑惑,既然对方一直连续赢自己那么多场,为何会输那唯一的一次?真是细思极恐啊……

  “然后是……”刘宇轩转头对上魔乙,“你……”

  “刘少,我知道我不小心打破了您珍藏的Dalmore64Trinitas,看在我坦白从宽的份上,让我少做几个月的苦力吧!”魔乙实相地率先认罪。

  刘宇轩一挑眉:“还有这事?我本来想说看在我帮你拿下今生挚爱的份上,去Y省分部顶个半年的呢!不想居然还打坏了我心爱的达尔摩……”

  魔乙一听到对方这无意识的喃喃,瞬间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叫你嘴贱!叫你多嘴!

  “那大家就一个样吧!也一年半好了。”刘宇轩笑着掏出另一份协议交给魔乙。

  灰暗中的魔乙哭着接过协议,随意地一扫,里面写的期限本来就是一年半嘛!这只老狐狸……

  而后,在场的众人在刘宇轩无懈可击的言论下,或因为拼酒输了,或因为欠他money,或因为对方帮自己顶替了“罪名”以免于家族的苛责等等各式各样的欠债缘由,都在各自对应的合同中签下自己的大名,那忍痛悲怆的表情仿佛在签卖身契般。

  在一片哭天抢地的哀痛中,刘宇轩好心情地收回这十多份协议,继续周扒皮地开口:“再给你们十分钟痛哭的时间,之后我把这些公司的情况一一告诉你们。”

  “不是吧!今天就开始压榨我们!”

  “对啊!有没有人性!”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刘少!”

  在一众申讨声中,刘宇轩嘴角的笑容愈加扩大,恶劣地应答:“难道你们第一天认识我?”

  预期中的,再次迎来一波深恶痛绝地抨击。

  十分钟,不多一分不少一秒,刘宇轩准时伸手打住了在场众人的抱怨,开始坐直身子,一对一地讲述。而这些人也瞬间敛去了身上放荡的痞气,恍若脱胎换骨般,聚精会神听着他的话语。

  整个亮堂的娱乐空间,成了一变相的会议场所……

  十来家公司对应在场的十来个人,等刘宇轩一一向他们说明情况后,已经进入下午时分。拨出内线,将早已预订好的大餐上桌,刘宇轩率先举起杯子,豪迈放言:“你们在位的这段时间,只要公司有盈利,直接抽三成归你们所有!”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

  其余人不买账地道:“就这一堆破烂货,不让我贴钱就阿弥陀佛了。”

  “就是就是。”一堆应和之声。

  刘宇轩笑容不变,带着一丝轻蔑道:“那看你们个人的能力咯!我可是已经在我大哥面前立下军令状,就和宇这副德行,我都要在一年内把它扭亏为盈,而你们,不过是其中一个分部罢了。”

  “当然了,我只是要你们帮我守着而已,不要再出现新的出血点就好。”刘宇轩状似体贴地补充。

  在场的都是年龄相仿的青年才俊,最受不得的就是被人看轻。被比自己高了几个档次的人看轻倒无妨,那是他们能力比不上;但被同一个阶层的人看轻,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刘少,看不起我们是吧?”

  “不上阵可不代表我们不行,今儿个我还真要好好练练手了!”

  “我们认真起来,那可是要吓死人的!”

  “对,就趁这个机会好好动动身骨,病猫还是猛虎一切实力说话!”

  听着众人一个接一个表态,这昂扬的斗志真是合他胃口啊!刘宇轩起身举杯:“神挡杀神……”

  “佛挡杀佛!”众人举杯接话。

  “为我们的一往无前,干杯!”

  “干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