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男走的第一天,开心;妖男走的第二天,开心开心;妖男走的第三天,开心开心开心……

  相隔两个月,重新回到综合办,真是满满的怀念啊!那个空降军离开,于庆也重新入主梁宇总经理办公室,一切又恢复如初。过了最初被集体炮轰的日子,苏笑笑听着综合办里的娇娇女们又在聊八卦聊帅哥,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妖男走的第七天……

  午休的间隙,苏笑笑从食堂回来,步伐还是不自觉地迈向办公楼三层,当惊觉办公室里的人是那憨态可掬的于总时,她才又一次恍然:奥,妖男已经去和宇总部了啊!

  有时候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习惯了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临窗而坐的颀长身姿,而后下意识地抬眼,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搬回了综合办;习惯了早晚和他一起上下班的日子,晨起或下班后都会静坐等待一个人,突然忆起他已经不在梁宇,然后拿上包独自去等班车;习惯了有人斗嘴压迫,现在没人管束没人剥削的安稳时刻,却空落落地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苏笑笑重新回到综合办自己的老位置,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午睡,却没有一点睡意,脑子里思绪纷杂。

  她感觉自己病了,病的很严重,彻底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这不就整一找虐倾向嘛!被妖男压榨剥削的时候分分钟钟发誓要灭了他,灭不了就远离他;现在实现了,兴奋了没两天,却彻底进入另一种极端的状态。这种感觉让她不安,因为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暂时把这个归结为兴奋过度后的空虚吧!

  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清闲日子,上班和综合办的娇娇女们侃侃大山,午饭和陆美眉拌拌嘴,下班继续躲避尤熙的求婚。对了,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那个突然冒出来阴魂不散的尤煕。

  自从上周一被他突然求婚后,苏笑笑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在梁宇门口见到他那叼着玫瑰的耍帅身影,第一句话无一例外是“老婆我接你下班”,紧接着第二句便是“老婆嫁给我吧”,从最初的惊愕无措到如今的宠辱不惊,原来被求婚也是一件可以被习惯的事情。

  这一幕一直被梁宇传为佳话,如今同事们再见到同样的情景,都可以异口同声地附和出他万年不变的两句话求婚词,同样苏笑笑也万年不变地忽视那递到眼前的艳丽玫瑰,完全把尤煕当作空气一般,大步踏向班车离去。

  周遭的人见到尤熙第十次求婚失败后,不约而同地上前拍拍他的肩安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尤熙望着一颠一颠远去的班车,也紧握双拳给自己打气:“嗯,我会继续努力的!”

  苏笑笑本以为会在梁宇日复一日过着自己清净的小日子,但第二天,这份平静便被打破……

  清晨,还算和煦的阳光下,员工们已经陆陆续续地踏入梁宇的大门,行走间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收敛了平日里随意的笑颜,行色匆匆地只顾往自己办公室走去,让这个早晨多了一丝凝重与不寻常。

  “嗨,你们听说了吗?今早好多领导都没来上班,听说都是昨天突然被炒鱿鱼的。”员工甲说。

  办公室里最不缺的就是八卦,特别还是如此重大的消息。

  但见三五成群的员工们聚集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诉说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这大家估计都知道了,可你们知道吗?陈副总昨晚突然被辞后,不久就直接被带入警局啦!”同事乙爆料着自己带来的消息。

  “啊!”“什么?”“真的假的。”一堆吃惊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

  “嘘,你们小声点儿的。”同事乙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往窗户外瞄了眼,看没有人走过又回头,用手掩着嘴继续小声地说:“这可是局子内部消息透露的,你们可别随便乱说啊!”

  “放心放心,快说快说!”周遭的同事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个“密事”。

  R◇更Pw新}、最Oy快e上4!酷2Y匠9网

  又故弄玄虚了一番之后,同事乙才松口说道:“我一个在局子里的外戚说啊,我们公司那元老级别的陈副总受贿有这个数。”说着把手摊平正正反反翻了5下才停歇,在一阵抽气声后继续道,“听说他故意泄露公司机密,得了不少好处!而且他力荐合作的那些公司,工程好多都出问题了,还有很多都是有隐患的,这期间赚的回扣,啧啧,说出来吓死你们。”

  “诶诶,有多少有多少?”

  当依旧悠哉吃好早饭回到综合办的苏笑笑,一进门就见到围成一圈窃窃私语的人,忍不住调侃:“领导来啦!”

  瞅见瞬间回归位置进入认真工作状态的她们,恶作剧得逞地一笑:“瞧你们这紧张劲儿,是不是又在说领导坏话了?我骗你们的!”

  话音一落,伴随着虚惊一场的呼气声,苏笑笑不名所以地成了被群殴的对象。

  “诶诶诶,怎么就上手了呢!把我打坏了谁给你们换水谁给你们搬东西啊!”苏笑笑蹲地捂脑夸张地大呼小叫着。

  众人好好发泄了一番惊吓之气,这才收回手拉着明显什么都不知晓的苏笑笑,正要告诉她梁宇这大变天的事实,门口忽而响起一熟悉的语调:“公司花钱雇你们来就是让你们在这说废话的?”一慵懒的声音传来,如是平平淡淡的语调,却让在场的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苏笑笑惊喜地一转头,只是看清斜靠在门口的那个陌生身影时,笑容瞬间凝固:“你是谁?”和妖男类似的语气、类似的气场,却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他是谁?怎么出现在梁宇?不过单从对方那不怒而威的姿态,足以见得他非池中物。

  明远视线移到问话者身上时,双目一亮:“苏笑笑?”见到对方点头后,掩住窃喜的心态,尽量平稳地开口,“来我办公室一趟。”

  相似的情景再现,苏笑笑瞪大眼指了指自己:“又是我?”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疑惑地跟在他身后,“你是?”

  “我是明远,梁宇的新一任总经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书恒走的第一天,想他;书恒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书恒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这个梗大家都知道的哈~~这一章是不是突然有那么丁点文艺了?哈哈哈~~偶就是百变的阎罗~~放心,宠文妥妥的。最后出场的那个明远,放心,绝对不是什么狗血的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刘宇轩的哥哥弟弟啥的~~大纲尼玛就是个摆设,越拐越偏了,哈哈哈~~~偶会继续逗比下去的么么扎~~~~打赏挖掘机签到留言尽情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