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9号线08标段投标的现场。

  与周遭那屏息凝神审慎气氛格格不入的是苏笑笑身边那翘着二郎腿,一脸不耐坐在位置上的人,无趣的表情充分显示着主人此刻不过是走走过场的状态,巴望着早结束早散会。

  就算打好关系好歹装装样子啊!要不要这么有恃无恐!苏笑笑不满地瞟了眼身旁歪坐着没个正形的人,真是有损梁宇形象。转回头,不期然又看到不远处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正紧盯台上的唱标记录,郑重又激动,似乎还傻傻以为那块肥肉会归他所有。

  再见这曾经梦魂萦绕的身影,苏笑笑心跳还是忍不住漏了一拍,感慨:TM自己以前眼睛是被猪油糊住了吗?怎么会让他当了自己心目中整整四年的男神呢?简直浪费青春浪费生命浪费荷尔蒙!果真暖男就是男人中的绿茶婊!还不如身边这个看不顺眼的妖男来的顺眼呢!额……这话咋这么别扭……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及时认清了那披着暖男外衣下的渣男,再遇到他,心底也不会再泛起任何涟漪……

  “手机拿来。”视线正对着前方那个白色身影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苏笑笑一边听话地掏出手机一边问:“干嘛?”

  刘宇轩接过对方的手机,面对“请输入密码”几个提示时,胸有成竹地直接按下四个零进入手机主界面。

  “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苏笑笑看着对方流利操作手机的手指,惊愕道。

  刘宇轩手下的动作不停,微笑着回答:“一般来说女生都会把自己或者男友生日作为密码设定,显然,你也算不得正常女生。”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苏笑笑翻个白眼轻声吐槽,继续问,“那你怎么就知道是……”

  “直觉。”不等她问完,刘宇轩率先回答,同时将捣腾好的手机丢还给她。

  苏笑笑打开手机,看了眼毫无变化的界面:“你搞了什么?”

  刘宇轩轻松地回答:“帮你删了某只所有的联系方式而已。”丝毫不为因为擅自删别人资料而愧疚。

  嗯?苏笑笑自上而下翻了翻自己的手机通讯录以及微信联络人,经他提醒,才发已经找不到那个人的所有讯息。

  “哦。”苏笑笑只是淡淡应了一句便将手机放回兜中。

  刘宇轩挑挑眉,诧异于她的平静,侧头细细审视了一番她的面庞,确定这真是发自她本心的反应时,绽放醉人的笑颜,真正放下了就好。

  那方紧张地等待竞标结果,这方却悠然自得地关注私事。

  临近正午,全场安静地等待中,当招标人宣布中标单位时,苏笑笑和金旭阳同时傻了眼。

  伴随着周围不时叹气离场的声音,苏笑笑转向依旧风轻云淡的人:“辉熠集团是什么鬼?”一直等着台上的人报出梁宇的名字,结果中途杀出个辉熠,看前方金旭阳那僵住的身形,显然这也在他预料外。

  “你不都已经和……打好关系了吗?”苏笑笑凑近身侧的人,捂嘴低声问。

  刘宇轩笑着起身,拉起身边的人一起退场:“是打好关系了啊!”只是打好关系,要求让辉熠集团中标而已。

  回梁宇的路上,苏笑笑脑海里的问号就没有消减过,可不管怎么问他,对方都只是回以倾城一笑,却不多做解释。

  “陪我去和宇我就告诉你。”刘宇轩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好奇宝宝抛出橄榄枝。

  苏笑笑立马闭嘴:“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好不容易争取来可以不去和宇的机会,她当然要好好珍惜了。

  “好吧,”刘宇轩状似可惜地道,“那一会回去收拾东西回综合办吧!”

  苏笑笑刷地转头望向他:“什么意思?”

  “我明天就去和宇,你既然继续留在这,我觉得于庆可看不上你这半吊子助理。”

  “你明天就走了?”苏笑笑不禁拔高音量再一次确认,怎么也无法憋住上扬的唇角。

  听到这异常轻快的语气,刘宇轩一脚踩下刹车,觉得有必要当场交代点什么。侧身捏住对方的下颚,逼她转头与自己对视,凑近她扬起一抹可怖的笑容:“身为我的私人助理,上司要和你分居两地,你表现得那么开心好吗?”一字一顿咬着后槽牙吐出。

  “额……”两人间过于近的距离,对方说话时喷出的温热气息,惹得苏笑笑不禁后仰脑袋躲避,可下颚被对方的大手牢牢桎梏,移动不了分毫,反思自己这“错误”的表现,赔笑道,“嘿嘿,刘总,我只是习惯笑面人生而已,我不过是以微笑掩饰我失落的内心。”继而表忠心道,“我其实很舍不得您的,但我知道凡事要以大局为重,您就好好地去吧!我会为您祈福的……”音量在对方越来越黑的脸色下减弱。

  “我又不是去找死,用不着祈福!”刘宇轩咬牙切齿地开口。

  “哦呵呵呵呵,比喻比喻……”苏笑笑摆手讪笑道。

  7酷z匠^{网/永久k免Q{费!d看小RI说H3

  刘宇轩闭了闭眼抑下额头暴跳的青筋,再次睁眼,又恢复了平日的淡然,勾起一抹风华绝代的妖孽笑容,愈加拉进两人间几乎为零的距离,抵着她的鼻头道:“记得要想我哦。”话音一落,直击对方饱满的红唇,尽情地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气息……

  “唔……”

  当被压在靠椅上的苏笑笑,终于从这夺人呼吸的吻中挣扎而出的时候,刘宇轩正皱眉摇下车窗。

  “先生,马路车多注意安全,车震请换个僻静的地方。”一年轻的交警敲开刘宇轩的车窗,忍不住瞟了眼副驾上脸色酡红、胸口不住起伏的人。

  车震?一听到这两个字,苏笑笑被猛地一击,大脑刹那清醒,立马向那带着暧昧目光的交警解释:“不是……”

  “好的,谢谢提醒,”刘宇轩好脾气地回答,重新启动车子,“我这就换个地方。”

  在小交警的一声“祝你们性福”中,苏笑笑已经被雷地外焦里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想歪的自己面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