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提溜着走路的间隙,苏笑笑终于开始好好思考那份签下她大名的偿债协议,按照他的说法,在找到他要找的人前,即便自己不眠不休加班到猝死也没有一毛钱的加班工资?也抵消不了一分钱的债务?就是与世长辞了,还得背负着对方那五十万的债务?

  当初想着只要找着人了,一切都搞定,但谁知道这么毫无头绪的找寻,一点希望都见不到啊!按照最初按揭的还债,顶多二十来年还完,要是三四十年的还找不着人,岂不是亏得底都没有!最关键的一点是……

  “万一你要找的人因为意外嗝屁了,那我不是得一辈子给你做免费劳力?”苏笑笑心直口快地问道。

  刘宇轩听闻身形一顿,随即恢复如常,侧头咧出一口森森白牙:“那就把他的坟给我刨了,总之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酷匠-网B|首f发。

  被他阴冷的语气骇地一个激灵,苏笑笑讪讪地赔笑,暂时保持沉默,心下不禁懊恼:废话,你诅咒他心心念念的初恋女友嗝屁,他不把你活埋了算运气!

  半晌,苏笑笑试探地开口:“我要申请更换赔偿方式。”

  “去和宇还是更换方式,你自己选一个吧。”刘宇轩稳当当地开口。

  “可以不去和宇?”苏笑笑瞬间眼睛放光地瞅着身侧的人。

  “看你怎么选择了。”

  “不去和宇!”根本不用一秒的思考时间,苏笑笑立刻作答。

  刘宇轩得逞地勾起性感的薄唇:“协议继续?”

  “继续继续。”苏笑笑赶忙点头。

  “成交。”

  “欧耶!”兀自开心中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其实和以前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啊……

  默默跟在两人身后的舒霖,看着他们一来一往地互动,却丝毫不知晓他们说的是什么,这种被隔离在外的感觉很不好。

  快速上前几步,故意挡开刘宇轩拉在苏笑笑后领上的手,再次哥俩好地揽着苏笑笑的肩,状似随意地问:“我刚刚好像听到‘赔偿’两个字?这次惹了什么祸,得牺牲那么大?”

  “你没回去啊?”苏笑笑看了眼左侧突然冒出来的人,依旧没有把自己欠债的事说出来,“没什么,我就是不小心弄坏了刘总的东西,然后帮他找人做弥补。”

  “找人?找人需要你成为他的私人助理?”舒霖明显不相信。

  “哎,因为那东西有一丁点的贵,所以……”

  “多少?我帮你赔,等你赚钱了再慢慢还我。”舒霖轻松地开口。

  “哟,舒总还真是怜香惜玉啊!”刘宇轩哼笑一声,同样伸出胳膊揽上苏笑笑另一边的肩膀,“可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儿,就不牢您费心了。”边说边暗暗施力将人往自己这方带。

  “只要弥补了刘总的损失,谁赔偿不都一样?”舒霖接话,同样默契地把苏笑笑揽向自己这方。

  这三人组,在旁人看来就一行走的“凹”字,两边高大的男子同时揽着中间娇小的女子,外侧的两个有礼有度谈笑风生,中间的一个呲牙咧嘴,似乎在承受着什么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不过真的好重啊……继被当拉绳之后,现在又被当扁担的苏笑笑终于受不住身旁两人的拉锯战,速度地原地一蹲,保持着此等姿势往前高难度地行走以脱离他们的桎梏,对同时回头看她的人摇手:“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语毕,一溜烟地跑向自己的屋。

  载体溜走,刘宇轩与舒霖的胳膊正亲密地搭在一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当即弹开保持距离,嫌弃地扫了扫各自的胳膊。

  “说实话,我挺好奇你的行为,”舒霖与刘宇轩面对面站着,看着他说,“如果只是对她感兴趣,还望刘总早点转移对象吧!她是个单纯的人,也不是你的菜。”

  “呵,你们还真是了解我啊!”刘宇轩讽刺地嗤笑一声,“一个两个的怎么就知道我好哪口呢?”前有尤熙,后有舒霖,纷纷提醒他远离她,他这是有多不招人待见?

  刘宇轩瞅着一脸不赞同他行为的舒霖,继续说:“你喜欢温水煮青蛙,默默当她的骑士你就继续默默守护,我对她是不是真心是不是诚意,亦或是怎么招惹她,也不干你们的事!”

  对于金旭阳,舒霖毫不在意,因为自己知道他和苏笑笑不是一类人;得知尤熙的求婚举止,他也不会把他当作威胁;只是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坏男人”的典范,女人如衣服,隔三差五换一换,本该是最不必担心的对手,却让他隐隐产生了不安。不安苏笑笑对他的态度,不安她对自己的态度……

  恐怕只有与之深刻相处三年多的自己,才知道她把自己包裹的有多牢,她不排斥亲情,不排斥友情,唯独对男女间的爱情打心底里排斥。曾经有那么一刻,他感觉到她的松动,感觉她似乎要从自己给自己带的枷锁中跨出,只是没有迎来那一步,对方又彻底回到她的安全屋,两人的关系依旧回归亲密的哥们状态。没关系,只要她觉着舒服,不要有负担,他乐意继续默默伴随她左右,继续是她最可信最可依赖的蓝颜与师父……

  但是,他发现,她在刘宇轩跟前,虽然看着是一副怕对方的样子,却在他跟前展示着最真实的状态,没有拘束没有不适,时不时地发懵,时不时地跳脚,而那个人是她上司,不是朋友更不是蓝颜!她对他那毫不设防的姿态,那种无由的信任,甚至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一丝撒娇,让自己的不安愈大……

  “总之,我不会允许你把她当作你那些玩玩的女人!”舒霖搁下这一句话,便转身走人,不再与对方对峙。

  刘宇轩看着他的身影,哼笑一声,这算什么?自己这一个两个地在斗小三斗小四啊?真是笑话!扒了扒自己有型的黑发返回别墅,急躁凌乱的步伐掩饰不住那微乱的心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有错别字也记得告诉偶,嗯,比较强迫症,不喜欢错字。这几天太忙一般写好偶就快速浏览一遍上传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