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霖,我觉得我今年命泛烂桃花。”晚餐桌上,苏笑笑咬着筷子,对按时过来蹭饭的人认真总结。

  舒霖双眉一挑,显然很感兴趣:“哦?说说。”

  “你知道吗?今天有人向我求婚!”苏笑笑挡着嘴悄悄爆料,似乎在告知对方什么惊天大秘密,“求婚!”

  “噗!咳咳咳咳……”一阵喷饭声后响起剧烈的呛咳声。

  苏笑笑嫌弃地瞥了眼桌上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口水殃及到的菜,看着起身去找水喝,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的人:“很不可思议是不是?我当时也懵圈了。”

  *|更'-新%最快上q酷匠~0网"

  舒霖缓着气点点头走回餐桌:“我只能说那人真是勇气可嘉。”

  “可嘉个P啊,那整一抽风!”苏笑笑依旧不可思议地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要不是妖男及时出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此冲击性事件。

  “我是可嘉他为民除害的勇气。”舒霖补充解释,同时桌下的腿利落地抬起躲过对方的横扫。

  “损。”苏笑笑丢出一个字点评。

  “具体说说,”舒霖笑着怂恿,“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个狂热忠粉呢?”

  提到这苏笑笑也是一阵无语凝噎,将自己与尤熙的前尘往事一一告知,最后来个综上所述:“就是这样子,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初恋,消失4年后突然冒出来,一来就直接这么劲爆的,艾玛,我可是连被表白都没有过的,居然直接三级跳到求婚,吓死本宝宝了。”

  舒霖瞅着她拍胸脯安神的样子不免好笑:“说不定他在离开你后发现没有你的日子那是日思夜想,夜不能寐,所以特地找你破镜重圆呢?”

  “镜都没有圆个毛线啊!舒霖你能不能靠谱点,”苏笑笑翻一个大白眼给他,忽而又想到什么继续吐槽,“还有,我跟你说,昨天我就吃的饱了点,他那么紧紧地抱着我,我反胃啊!他居然就以为我有了?我呸,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连男人都没碰过,亏他想得出!更绝的是什么!他还扬言要养我和那莫须有的娃,这不整一个从精神病院逃离的患者嘛!”

  舒霖被她那绘声绘色地描写逗乐,挺好奇可以让她如此大力吐槽的人,嘴下依旧不忘调侃:“看来他对你是真爱啊!喜当爹可是男人最忌讳的,他居然如此坦然!”

  “真爱个……”

  “不准说脏话!”

  苏笑笑把即将出口的不雅字眼憋回去,艰难地开口:“我当时就该踹他一脚,把他给踹醒了,然后问一句‘咱们很熟吗’?”

  舒霖注意到一个苏笑笑忽视的问题:“如果昨天是碰巧,那今天呢?明显是有备而来吧?倘若真是你的狂热粉,已经知道了你工作地点,那你的现住址说不定也……”摊摊手没说完,但意思谁都了解。

  “我去!舒霖你别吓我!”苏笑笑碗一放,“那我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防着他了?我是不是该报警?或者……”活动活动手脚腕,眯了眯眼道,“直接把他揍得半身不遂?”

  而她口中要揍的人此时正在A市空旷的郊区大道上,继续与那红色的跑车演着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一黑一红两个极速的车影,谁也不让谁疾驰在车道上……

  黑色的玛莎拉蒂和红色的兰博基尼最终停在一处加油站中,刘宇轩开门下车,望向后来的车子,由衷赞赏:“不错。”小博就是纯粹的超跑者,而对方能用轿跑风格的车与他周旋那么久不掉队,有些实力。

  尤熙随之也从车上下来,在加油的间隙,两个男人再次对峙上。

  “你是他上司?”尤熙沉稳地问,丝毫没有在苏笑笑跟前的抽风。

  面对着前后气场截然不同的人,刘宇轩也不觉奇怪,坦然应答:“对。”

  “你们的关系似乎太近了点。”哪有上司和下属单独用餐,还为对方如此温柔尽心布菜的。昨日他在豪帝酒店外,透过落地窗,他们两人间的互动自己看的一清二楚,分明从对方的目光中捕捉到一分温柔与宠溺。

  “你又是什么立场来问这些呢?一个挂着虚名的前男友?”刘宇轩也环着双臂嘲弄地开口。

  尤熙攥紧了裤兜中备好的钻戒:“我这次回到她身边,就是要照顾她一辈子的。”

  “那也得看她乐不乐意。”刘宇轩不以为意地道。

  “刘总还缺女人吗?如果不是真心诚意,就不要招惹她,”尤熙琥珀色的眸中透着坚毅,“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

  “再?”听到这个字眼,刘宇轩终于开始正式对方,似乎他了解的也不比自己少,看来不能再把他当作毫不自知毫无威胁的怪咖屌丝了……

  “言尽于此,后会有期。”尤熙重新坐回加满油的黑色轿车中,绝尘而去。

  刘宇轩望着消失在远处的黑色圆点,也回到小博中,离去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帮我查两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