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从刘宇轩拿着标书离开后,苏笑笑便一直处于焦灼状态。拦截了几番不让对方这么做,刘宇轩都四两拨千斤地把她打发走,说什么回来再和她细说,现在都快饭点了,也不见人影……

  “看什么呢?”刘宇轩一进门,就见到半个身子扒拉出窗外查看的人,不由得好笑的调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不开要跳楼了。”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苏笑笑立马收回身跑向他:“你真的把标书给他了?”

  “是,”刘宇轩理所当然地道,“我答应他的啊。”

  “你、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给梁宇带来多大损失啊!”苏笑笑跳脚道。

  “作为梁宇负责人的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刘宇轩低头看着她着急地想咬人的样子,笑容不由更大,没想到这丫头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逗弄心甚起,“反正工资又不会少发你,对你也没损失。”

  “你……”苏笑笑不禁斥责道,“这不是我个人利益的问题,你作为梁宇总经理,却做出如此事情,你对得住梁宇吗?对得住梁宇的员工吗?”

  刘宇轩望进她急切的黑眸,悠悠道:“难道你没起过把底价告诉他的念头?”

  “我……”苏笑笑不禁憋红了脸,她之前的确有起过这念头,但只限于起,不马上就被推翻了嘛!“可我没有说!”

  “什么都没透露?”刘宇轩挑眉追问。

  苏笑笑低下头,心虚地不敢直视对方,绞着手指弱弱地道:“我只告诉他一个范围……”继而猛地抬头申讨,“哪像你!直接把标书丢给别人!有你这么当总经理的吗?”

  听着“别人”二字,刘宇轩莫名觉得身心舒畅,觉着差不多了,也不再逗弄她,亲昵地拍拍对方的脑袋安抚:“好了好了,别上火了,这个标还会是梁宇的。”

  “啊?”苏笑笑一愣怔,刹那安静下来,疑惑道,“为什么?”

  刘宇轩越过她坐到桌后转椅上,向紧跟过来的人解释:“我们梁宇给出的价格已经接近于成本价,他要是再低,根本就是无利润做工,亦或者亏本,如此以夺得这个标,得不偿失。”

  “那他真这么做了呢?”苏笑笑发问,毕竟这关系到他个人未来,而她对于他的自私已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这么大一单,他真这么做,足以把鑫鑫公司整年的利润蚕食殆尽,而这对梁宇是好事儿。”此消彼长嘛,对手弱了于自身自然有利。

  听到他的解释,苏笑笑平静许多,但依旧有点不甘愿地嘟囔:“那不还是丢了这个标。”

  瞅着她这模样,刘宇轩忍不住发笑,继续说:“最重要的一点,我已经和招标方打通关系了。”所以再多竞争者的投标,不过是梁宇的陪标罢了。

  “……”苏笑笑心底一阵无语,怪不得对方如此胸有成竹,原来已经拿下招标方了,一如既往的无品啊!

  “你这是违法。”苏笑笑义正言辞道。

  “那你去告我咯!”刘宇轩耸耸肩不以为意地说。

  瞅着如此有恃无恐的人,苏笑笑一时间也反驳不了。

  刘宇轩望向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人,想了一会,再次起身走近她,俯身按住她的肩柔声道:“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黑白两色,黑白之间还有一大片的灰色地带。”

  “这不是大同世界,有时候权力可以凌驾律法之上,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刘宇轩盯着苏笑笑澄澈的黑眸,一字一句清晰地道。

  r“酷8匠1网X永久B,免费i%看+小说

  “就比如……”刘宇轩妖孽一笑,“过段时间,跟我去和宇。”

  嗯?苏笑笑滞了滞,what!和宇?她在梁宇待的好好的为毛要去和宇啊!

  梁宇是一家很接地气的公司,没有闪瞎人眼的大理石装饰,也没有如同总统套房般的总裁办公室,有的只是三层楼高的办公楼和占地颇大的用以堆放产品的水泥场地。

  如此朴素的地方是她最喜欢的,不用像在高耸入云的办公大厦里穿着严谨的正装,一言一行都拘束着,也不必处处担心什么时候说错了话被炒鱿鱼,这里就是和谐自由的象征地啊!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险算计,同事和睦,上司友爱,咳咳,当然妖男除外,在这里实习的时候她便已将深深爱上这里的工作氛围……

  苏笑笑立马不乐意地反驳:“我不要去和宇!我就要待在这!”

  早已料到他的反应,刘宇轩笑着拍拍她的肩:“这就是我的权力,我的小助理。所以我只是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意见,OK?”

  “唔……”苏笑笑不甘愿地瘪着嘴,依旧不死心地喃喃,“我不要去和宇……不要去和宇……不要去和宇……”

  刘宇轩轻笑一声,不再理会一旁怨念满天飞的人,兀自办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