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总,恭候您多时了。”周一一早,坐在鑫鑫公司总经理室中的金旭阳,见到来人的身影,立马激动地起身相迎,就好似看到一行走的大单朝他而来,嘴边露出的贪婪笑容极力毁损着他那温润阳光的容颜。

  “金总不必客气。”刘宇轩反客为主地直接坐到沙发上首的位置,包一放腿一叠,这气场仿佛他才是鑫鑫公司的主人。

  对方也没有多言,只是配合地坐在他下方。

  悠哉地看向眉目间显露着急切的人,刘宇轩扬唇不慌不忙地开口:“答应金总的事情我当然会做到……”

  金旭阳忍不住探着身子,开心地道:“那底价是?”

  “不急,”刘宇轩伸手打住了他的话语,急死人不偿命地道,“诶,我口有点渴。”

  金旭阳听闻立马起立,亲自为他泡了杯茶,递到他跟前赔笑道:“对不住对不住,都忘记给您倒茶了。”完全顾不得自己也是总经理的身份,只是一味讨好对方。后日一早就开始投标,明天得封标,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对方的投标底价,这样他们才有时间修改标书,夺得此次的大单子。

  刘宇轩慢悠悠呷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看向一直迫切盯着自己的人,从容地道:“在告知底价前,我也有件事情想向金总求教。”

  “什么?”

  刘宇轩瞟了眼办公室大开的门,金旭阳立即会悟,将门反锁,而后重新坐回位置:“刘总,请讲。”

  刘宇轩环着双臂,笑望着对方,明明是带笑的面容,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金旭阳不由产生了如坐针毡之感。

  “金总不通过我,或者她,还能找到别的途径得到标价吧?”望着对方僵硬了一下的身躯,继续平缓无波地道,“我想知道,这些途径里涉及的人是谁。”

  金旭阳刚勉强扯出一丝别扭的笑容,刘宇轩又打住了他:“我既然会这么问,肯定已有知晓,金总不必推脱说些废话浪费大家的时间,我想您应该是越早知道标价越好吧?”

  瞅着对方沉默思考,刘宇轩哼笑道:“垫脚石一个是垫脚石,一堆也是垫脚石,还差这几个吗?”

  A看正M:版:k章B节%!上酷,匠X;网

  “只要我也得到我想知道的,金总需要的我一定双手奉上,”为了彰显自己的诚意,刘宇轩掏出公文包里的商务标放到案几上,对双眼瞬间放光的人道,“近在咫尺的标书,就看金总能不能把握机会了。”语毕,不再多言,只是静静等着对方的反应,已然是胸有成竹的姿态。

  金旭阳的目光黏在标书上移不开,这些年里,为了得到自己要的,走到如今的地位,他又有什么做不得?攀附权贵亦或是背后捅刀子的事,他做的少么?呵呵,是多的数不清才对。不过,他所做的可都有理有据,他人也找不出什么纰漏来指责自己……

  没错,出卖一次也是出卖,出卖多次也是出卖,有何区别?拿下这个标,在鑫鑫公司扎稳脚跟,借着兰兰再更往上一步攀爬,完全是小case,别人又干自己何事?

  金旭阳抬起头,望向刘宇轩了然的双目,微微一笑:“我怎知刘总的标书是不是糊弄我呢?”

  一听这话,刘宇轩便知道对方已经妥协,也好脾气地开口:“虽然我涉足商场事务不多,但只要你去打听,我刘宇轩的信誉从来只有一个‘好’字。”与在社会上不良的花名成鲜明对比,商务上的名声,他的确是可颂的。

  “或者金总再不放心,继续花些时间金钱走前人的老路不就行了?”刘宇轩说着就要作势收回案几上的标书起身,立马被金旭阳拦下,“刘总说笑了,我怎么会不放心您呢。”

  “我只是想知道,您这样算是出卖梁宇的作为,是为何?您不是在梁宇任职么?为什么要帮助对手公司呢?”

  刘宇轩风流一笑:“我说了我是讲信誉的人,得到我想要的自然得付出代价啊!天下可没有免费的馅饼不是?”

  “刘总果真是性情中人,愿为女子一掷千金,”金旭阳放下了警惕,阿谀道,“不爱江山爱美人啊!我倒挺羡慕刘总这肆意的人生,最近是换口味了?”苏笑笑的姿色与性格,与之前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子大相径庭,这是对方相中她的原因么?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换换清粥小菜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虽不屑对方的言论,面上依旧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各方滋味只有身在其中才体会地到美妙。”

  “对对对,刘总说的是,您在这方面可是最有话语权的。”

  刘宇轩忽而一敛笑语,公事公办道:“金总觉得没问题,把我想知道的都说了,这本标书就归您了。”

  金旭阳一愣,以为自己的话语得罪到了对方,立马小心谨慎地赔笑:“好,我一定知无不言。”

  也许刘宇轩在外的形象实在是不够好——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一枚,以至于金旭阳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是无所事事、不过是闷得慌来梁宇打发时间的闲人罢了,再加上对方刻意误导的一番话语,更是毫无警惕心地将自己了解的内幕通通坦白。

  不得不说第一印象真的很强大,只要刘宇轩稍微摆出些风流不羁的姿态,就可以让金旭阳忘了对方曾经与他谈判公务时那滴水不漏的缜密思维,还有那时不时外放的颇具压迫感的气场。同时也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既然对方是来打发时间,他为何要得知这些交易内幕呢?

  仔细听着金旭阳的爆料,刘宇轩满意地点点头,与自己调查料想的八九不离十,偌大一个有资历有后台的和宇,怎么可能接连失去盈利的大单,都让对手公司得了去,不过是有心人刻意为之,以此为自己牟利。而这种行为,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

  “多谢金总,标书留给您,我先告辞。”刘宇轩起身离开办公室。

  “刘总,您慢走。”不走心地匆匆送行,金旭阳立马回身拿起标书激动地翻找。不花一分钱,得到这么一个大项目,他赚了!

  回梁宇路上的刘宇轩,蹙起眉头,开始思量:在基层盘摸了近两个月,也该动身去和宇总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