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坐在车内,一个只顾极速开车,一个也不知晓该说些啥,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终于,苏笑笑耐不住这诡异的安静,率先开口:“去哪里?”

  “他是谁?”刘宇轩同时发问。

  两人瞬间又沉默了几秒,苏笑笑回答:“我说了啊,他是我前任。”

  “前任……”伴随着咬牙而出的字眼,随之响起一阵突兀地刹车声。

  “额……”被突然的刹车搞地往前一扑,苏笑笑摸摸自己差点被磕到的脑袋,侧头怒目而向,“你神经病啊!会不会开……”车啊,在对方不怒而威的注视下,后面的话语渐渐消音。

  话说,她心虚个啥子劲儿啊?她为毛要这么怕他呀?他不就是自己上司吗?自己不就欠他债吗?欠他债……他债……债……好吧,这就是注定她要屈服于他淫威下的硬性条件了……

  所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舒坦的日子里,总忘记还债一事,以后得时刻提醒下自己,要找人找人找人!找到他的初恋,她的债就还清了!自己也就不用低他一等了!

  “他是谁?”刘宇轩盯着明显不服气却不得不收敛性子的人,又重复一遍。

  “我说了他是我前任前任啊!”这家伙是耳聋还是听不懂人话啊?她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喂!

  Sj最G=新X;章.u节上bn酷`_匠MZ网

  “他为什么叫你‘老婆’?”刘宇轩勾人的桃花眼中隐隐跳着火光,犀利地盯着对方,更可恶的是这女人居然还回应对方一句“老公”!忍了这么久,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再不问出口憋死的就是他了!

  “你们领证了?同居了?有名无实还是有实无名?”显然,醋上心头的人没有听进上车前苏笑笑澄清的话语。

  本欲张口的苏笑笑,听到对方带着嘲弄的语气,瞬间把解释的话语咽回去,昂头与之针锋相对:“这是我的私事,你管的着嘛!我只是你助理,又不是你奴隶!难道什么都要事无巨细地向你汇报不成?”她这倔脾气哦,对方要是好好说话,不要这么冷嘲热讽的,她也是会平心静气地开口的。现在这算什么,不知道原委胡乱讽刺一番,她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我也要关注员工私生活是否检点,特别是我私人助理,以免有损我声誉。”刘宇轩无波地开口。

  “呵呵,声誉?刘总,相信您的声誉也不差我这一黑点,”苏笑笑也不爽地回击,“而且真要追究私生活,您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这,上梁不正下梁歪,员工以您为榜样,想检点也检点不起来呐!”他在外的花名又不是什么秘密。

  “你!”刘宇轩指着梗着脖子毫不退让的人,脸色黑下来,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好样的,好样的,苏笑笑翅膀长硬了是吧?敢变相辱骂上司?”

  苏笑笑无辜地摇摇头:“我一句脏话都没有说。”

  刘宇轩眯眯眼,危险地道:“苏笑笑,看来你是不准备继续做我助理了啊!那现在就把……”

  “不,”苏笑笑看到对方伸出的五指,立马清醒地反驳,举手作发誓状,表衷肠道,“要做的要做的,我可是您的得力助手,千万不能随便抛弃了我!”不做不就代表现在就要立马赔付他五十万毛爷爷?自己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助理的态度?”刘宇轩瞅着瞬间挂上讨好笑容的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狗腿的样子却让他的火气弥漫不起来,真是活该被气的料啊!

  苏笑笑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讨好道:“刘总说笑了,刚刚我们说什么来着!奥,您不是问我和尤煕的事情嘛!是这样的……”苏笑笑毫无保留地向对方解释两人之间的缘起,早已没了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要捍卫自己尊严的雄心壮志。

  她与尤熙本就算不得正儿八经男女友那种。尤熙,谐音游戏,而两人的交集也是在游戏中产生:一个稳站各大排行榜首位的霸主,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王,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不打不相识,竞技PK中两人的惺惺相惜,一直到结为夫妻。双剑合璧,独霸武林……

  游戏里都老公老婆地互喊,根本无可厚非。而一次规模颇大的帮战中,同时启用YY的两人,通过熟悉的声音,这才发现他们竟是同班同学。而后,就这样子,从线上发展到线下,从虚拟世界走向现实生活。

  高中的恋爱,都是躲着老师躲着家长游击战般的地下恋情,而两人更多的接触也是在聊天软件以及游戏中,甚少外出同行,这就是她那连小手都木有牵过的初恋,堪比网恋。好不容易挨过了高考,好吧,这家伙就玩起了失踪,游戏里QQ里现实里通通找不见人……

  而那时候,她也正需要有个可以倾诉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尤煕已不见,却在四年后的今天突然冒出;当初在那段最灰暗的时日里,一直陪着自己,安慰自己的人之后也莫名地没了踪影,她会不会也和尤煕一样,突然哪天冒出来站在自己跟前呢?她真的好想她……

  越听她的叙说,刘宇轩心情也愈加好转,性感的薄唇勾勒出更大的弧度,在明了她与那叫尤熙的根本没啥实质性进展后,继续启动车子往前行。

  瞅着周围越来越熟悉的景色,苏笑笑心里那不好的预兆开始放大,恭敬地问:“刘总,我们这是去哪?”

  “梁宇。”

  “啊?”

  “陪我加班。”明朗地回答。

  “啊!”不情愿的惊呼,“今天周末啊!”

  “谁叫你是我助理呢?”某男笑着道,“还是私人的。”

  “嗷呜……”副驾的苏笑笑一声哀鸣,无力地靠在背椅上,明了了一个公式:Boss的私人助理=随时随地陪加班的苦逼。

  接受下无力改变的悲催事实,苏笑笑偷瞄了眼身旁因为打击到她而一直挂着满意笑容的人,暗自想:不过,这才是他们之间相处的正确打开方式嘛!之前那隐隐带着暧昧的气流,权当是幻觉幻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小醋怡情,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