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西餐厅中的侍者看不下去了,上前推了推维持此动作长达N分钟之久的人,“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憋说话,吻我。”苏笑笑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女侍者闻言脑门不禁挂下三条黑线,沉默。

  一听声音不对,苏笑笑刷地睁开眼,只见到面前站着的嘴角抽搐的侍者,左右四顾:“咦?学长呢?你有见到和我一起吃饭的那个帅哥吗?”

  女侍者回答:“那位先生在您闭眼之后就离开了。”

  “什么!离开了!”苏笑笑一听炸毛地跳起,亏她还傻傻等着白马王子的吻呢!她是被莫名放鸽子了?

  “咦?这是什么?”瞥见餐桌上的金色卡片,苏笑笑好奇地拿起。

  “这是那位先生留给您的。”

  “哇!”待看清了那张精致的卡片是什么,苏笑笑不可置信地捂嘴,大眼里满是狂喜与意外,房、房卡!这就是学长为她准备的大惊喜?

  “这真的是那个人留的?”苏笑笑再一次确定。

  “是的,那位先生还特意吩咐过我们,这是给您的。”

  :最新章节h上C酷匠网/!

  苏笑笑强装淡定,拿上房卡在侍者的引领下,同手同脚地往电梯间走去。挥手与侍者道谢并道别,走进帝阁酒店特设的VIP电梯,密闭的空间中只有她一人,再也抑制不住地手舞足蹈起来,就如触电般抽风的人。

  狂喜的情绪彻底爆发:啊啊啊啊啊!天呐天呐!学长居然真的主动了啊啊啊!她宵想了那么多年的终极不可能愿望居然实现了啊啊啊!此时的她有点方……就感觉天上掉下的馅饼太大太大,砸的她都要找不着北了。现在急需有个人揍她一顿,以证明这真的不是做梦!

  所以,苏笑笑面对着电梯壁,毫客不客气地用脑门砸向它,“咚”的一声巨响,摸了摸发红的额头,苏笑笑双手合着房卡不自觉地傻笑,好痛,这就叫痛并快乐着吧?

  直达二十层,迈步向房卡上的房号找寻而去,脑海里已经开始自动放映大量的少儿不宜画面,各色各样的姿势以及雅蠛蝶的喊声层出不穷……脸上的温度急骤上升,心跳也是不规则的提速……

  终于站到2222房门口,苏笑笑深呼吸几番平复下心绪,将房卡伸向刷卡器……

  早已等在二十楼角落的金旭阳,亲眼看着苏笑笑向指定的房间走去,又静待观察了半晌,没有她走出来的身影,这才微笑着安心离去。

  金旭阳不禁心情大好:这样子,最晚周一就可以获得梁宇投标的底价了,在封标前,他们还有时间改动标书。至于他那单纯到无边的小学妹发现真相后,会有什么反应什么感想,这就不在他考虑范围内了,他只关注自己想得到的。善后这种事情,他已然熟练的很,不差这一个……

  而怀揣着粉红少女心站在房前的苏笑笑突然止住了动作,犹豫地盯着大门,你以为她会考虑‘就这样子进去会不会显得不太矜持’这种很矜持的问题?错!大错特错!

  苏笑笑瞄了瞄自己胸口,开始思考:她是不是该去换件内内?身上穿的这套单色调的肉色内内会不会太老土?万一一脱没有美感扫了性致神马的那多煞风景……行动派的她当即缩回手,转身小跑着返回电梯间,准备去附近的内衣店重新购置一套让人眼前一亮性致大发的套装……

  什么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苏笑笑彻底体验到了。前一刻满是上了学长的蓬勃雄心壮志,随着时间的流逝,壮志开始随之消减……

  “这位女士?这位女士,您好!”

  “啊啊啊?”苏笑笑回过神。

  内衣店里的服务员看着她不断猥琐摩挲在内衣上的手,尴尬地提醒:“女士,那个尺码不适合您……”

  苏笑笑侧头看了眼手中36D的内内,又低头瞄了瞄自己近似于无的飞机场,喵了个咪,胸大了不起啊!胸大无脑懂不!她平胸她骄傲,她为国家省布料!硬是昂着头挺起胸,底气十足地道:“你们做生意的眼光能不能放长远点?谁说飞机场就不能变成大山邱了?谁说小笼包就不能变成大馒头了?”

  “你看看你们店铺在这么豪华的地段客流量却如此可怜,你们怎么不反思反思自己的营销方式是不是该改进了?没有不适合的罩罩!只有不会营销的人们!”

  “你们应该发掘每一个潜在客户,小胸的更该被列为你们的VIP客户,你们可以传授丰胸经验啊,可以让她们提前购置有备无患啊……”

  以下是苏笑笑为店员们的洗脑时间……

  聚集在她身边的店员一个接一个,莫名地也吸引了一个接一个好奇的逛街游客,这儿简直就成了她演讲之地:从卖内衣讲到丰胸之道,再从营销经验到人与人相处间信任的必要性,终于在一句“综上所述,做买卖不仅要有头脑与眼光,最主要的还是信誉”中结束了临时的演讲,随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哇靠,咋突然这么多人了,”从自己积极洋溢的讲话中出来的苏笑笑被聚集在周遭的人群吓了一跳,谦虚地回应,“嘿嘿嘿嘿,不客气不客气。”

  在店员感恩戴德的欢送下,在游客们敬服的眼神下,苏笑笑被簇拥着离开了这家业绩平平的内衣店。重新走回大街上,瞅着空落落的双手,话说她来这是干嘛来着?随后一拍脑袋,奥,她不是买内衣来的嘛!转头看了眼瞬间爆棚的店,算了,还是不进去了……

  那么段时间,也足以让脑热的苏笑笑回归冷静,不由得开始用那不多的神经线开始思考,她与学长这个进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对方也还没正式表明追她呢!两人从再遇到如今,不过一个月多的时间,真正正儿八经的相处不过这个星期罢了。如此火速地从线下到床上?又不是约炮……

  摸出兜里的金色VIP房卡,再看已然没有了初始的激狂。望着矗立在大楼间的帝阁酒店,苏笑笑犹豫了会,还是往自己公寓走去。还好,酒店就在她公寓附近,权当饭后散步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回想起昨晚与舒霖的交谈。

  那如果是他主动呢?

  果断上了他!

  呵呵,好像她果断不起来啊!拿着金色房卡躺在大床上思考,为何所求的摆在你眼前却犹豫了?难道人就是犯贱么?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夜生活刚开始的时点却开始打起了哈欠……

  越躺眼皮越沉,既然困了,那就睡吧!向来跟随心意的苏笑笑毫无心理障碍地眼一闭,会周公去也!独留掉落在一旁孤零零的房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标题党们失望了吧?哈哈哈,阎罗是很纯洁的!话说……辣么纯洁的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追更看嘞……表吝啬乃们的爪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