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更新最:p快|!上酷G匠0网…

  是夜,苏笑笑在大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她现在真是好想揍自己一顿啊啊啊!好奇心害死喵那个害死喵,现在自找苦吃了吧?又帮不了别人还在这折磨自己。从床头翻滚到床尾,再从床尾翻滚到床头,一点睡意都没有,已经可以预见第二天又得以珍惜动物形象出门了……

  早上,坐在车内等人的刘宇轩,就见到又带着一副黑墨镜向这方走来的苏笑笑,待其上车后,忍不住调侃:“哟,今儿有什么盛会,又打扮地如此fashion出门。”边说边伸手猝不及防地摘下了那夸张的大墨镜。

  “喂,你手空是不是啊!”用来遮瑕的墨镜落入对方手中,加之缺眠的起床气,苏笑笑一阵不满。

  清晰地见到她眼下的青黑,刘宇轩戏谑道:“夜生活挺丰富啊?奋战到几点?”说着还猥琐地朝她挤眉弄眼。

  她可以揍人吗?她真的真的好想揍人啊啊!为嘛就有那么嘴欠的人呢!还奋战,奋战你妹啊奋战!连个男票都没的人,让她自交去吗!苏笑笑不想大早上的破坏自己的心情,索性不理他靠着座椅闭目补眠去了。

  瞅着她如此哈欠连天的模样,刘宇轩也不再闹她。他自然知道她失眠的原因,昨晚走出她家门,他可是没品地蹲了半天墙角,虽然没有听全,但从她与舒霖断断续续的对话中也能基本猜个八九不离十。呵呵,金旭阳,真是一如既往地不让他失望啊……嘴边挂着讽刺的笑,踩下油门稳稳地往梁宇开去。

  这一天,破天荒地对那叠厚厚资向来料避之不及的苏笑笑,居然主动扒拉出它们,一份份筛选过目,认真研读。兀自忙碌的刘宇轩对此也只是讶异地挑挑眉,没有多说什么继续专注手头的事情。

  两人一直各自忙碌到晌午,没有交流没有互相掐架没有找茬。最终,还是苏笑笑忍不住起身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开口:“刘总,那些资料我都看完了。”

  “哦?是么?”刘宇轩抬头挑眉道,“我这资料要多少有多少,随便拿。”

  苏笑笑顺着他的视线看着他桌上的资料,一本正经的开口:“刘总,我觉得您应该让我多了解梁宇的现状才对,都看以往的资料我无法对当下企业情况做正确评估,这样我也无法更好地协助您。”

  听闻这话,刘宇轩放下笔,认真地与她对视,扬起唇角问:“哦?比如呢?”

  “比如……比如梁宇最近承接的项目啊,或者关注跟进中的,或者正在竞标的啊之类的,”苏笑笑略心虚的说,“还有近期人员变动、财务报表什么的都是素材。”多说几样以掩盖自己最真实的目的。

  刘宇轩唇角的弧度愈大:“那么多你看的完么?”

  不等对方回答,刘宇轩继续说:“难得员工那么上进,我也没有不支持的道理。这样吧,刚好梁宇最近都花心思在地铁九号线的项目上,你也顺便了解了解。”

  噶?这么顺利?苏笑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看着利落起身拿钥匙开身后柜子的人,立马磕巴地道:“刘、刘总,你要给我看什么?”

  “标书啊!”刘宇轩理所当然地道,已经取出了厚厚的标书递给对方,“多学学,到时候去了和宇都用的到。”

  根本听不进对方说了些什么,苏笑笑看着眼前的烫手山芋,没有及时接过:“不是,刘总,你、你就这么把标书给我看了啊?”

  “不是你要看的吗?”刘宇轩挑眉反问。

  “可、可这不是公司秘密资料吗?”苏笑笑还是缓不过劲儿。

  刘宇轩一笑,把标书放到桌上:“你是我助理,也算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了,有权知道这些。”

  苏笑笑为难地道:“可……”

  刘宇轩越过桌面凑近她,开玩笑地道:“看个标书那么墨迹干什么?难道你准备泄密啊?”

  “不是!”苏笑笑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应答,望进对方似乎洞悉一切的双眸中,竟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因为、因为……”

  刘宇轩瞅着额头冒汗的人,收回目光坐回位置,拍拍桌上的标书:“拿去好好看,到时候我要抽查。”

  “好……”苏笑笑纠结地拿上标书回到自己位置,心下已是宽面条泪,呜呜呜,又自己挖坑自己跳……

  她本来想着那么重要的资料妖男是不会给她看的,这样面对学长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拿不到他打听的讯息,她也尽力了,没什么好遗憾……

  但是,但是……苏笑笑瞅着手里的标书,好想抱着它痛哭一番,你特喵的在我手上,我到底要不要看你啊!要不要和学长说啊!刚刚的一切可以时光倒流重来一遍多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之后再有把舒霖和金旭阳名字弄混的话乃们记得提醒偶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