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苏笑笑大秀了一把厨艺后,半个月来,妖男也不要他加班了,找茬的也少了,只不过每天晚上都会和舒霖一样准时来蹲点,蹭饭……

  苏笑笑围着围裙站在灶台前熟练地炒着菜,无一例外又听到饭桌前两个男人不变的对话……

  “刘总还真是坚持不懈啊!您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非得到笑笑家蹭饭。”舒霖不满地道。

  “山珍海味吃多了,偶尔换换清粥小菜的也好,”刘宇轩不动如山地坐着,不以为意地道,“她本就是我私人助理,得管饭,你才是蹭饭的那个吧!”

  “私人助理也有自己的空间啊,您这一天除了睡觉的时间都把笑笑绑在身边,安得什么心思?”舒霖对这事看不惯很久了,但没办法,谁让笑笑与他签了那个协议,问她原因死活不肯说,只是叫他帮忙找了份A市女性的名单。

  一听这话,苏笑笑赞同地点点头:就是,根本就是变相的私人保姆嘛!害的她约会的时间都木有了……不过,话说学长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找他都是急急忙忙结束了对话,好像在闭关解决什么技术难题,她也不便太打扰对方。

  刘宇轩瞅着苏笑笑那不自觉点头的身影,妖孽一笑:“如果我愿意,睡觉的时间也能绑她在我身边。”这就是协议中最大的Bug,没有具体指明私人助理的具体职责,也没有补充协议规定不能做什么。

  “你这……”混蛋!舒霖生气地就要破口大骂。

  苏笑笑僵硬着转身,不自然地笑着:“刘总,这还是算了吧!我睡觉又磨牙又说梦话又打呼噜还会打人的,我怕吵着您。”

  “淡定,”刘宇轩随意地挥挥手安抚紧张的人,“我没有搞基的欲望。”

  “噗……”此乃舒霖的喷茶声。

  “当……”这是铲子掉到锅里的脆响声。

  苏笑笑擦擦汗,拿起铲子将最后一道菜装盘,一道悠扬的音乐随之响起。苏笑笑激动地手一抖,差点把锅摔掉,匆匆把菜上桌,而后去厕所反锁上门。这可是她为学长专门设定的手机铃声。

  “喂?”苏笑笑激动地接起电话。

  “笑笑,有空吗?上次临时加班真不好意思,这次补回来,请你吃晚饭。”和煦的嗓音传来。

  “有啊有啊有啊!”苏笑笑立马点头应下,“在哪见呢?”

  “老地方如何?”

  “好,马上到。”

  苏笑笑摘下围裙硬是忍着兴奋从厕所出来,面对餐桌前两人的视线,不等她开口,刘宇轩边优雅地吃饭边说:“便秘了?脸色这么难看?”

  “咳咳咳……”舒霖被米饭呛着,缓过劲儿看到对面的人依旧毫无心理障碍地进食,不由地默默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为了不破坏自己与学长的约会,苏笑笑忍着没有还嘴,直接走到门口说了声“我去打酱油”,便不见了身影。

  #酷+匠(网永|久/q免费看h小Y说

  “笑笑,不吃饭了?”回答舒霖的是一响亮的关门声。

  刘宇轩依旧该吃吃,没有为这小突发事件分神:“她有得吃,不必担心。”心下哼笑一声,如果没记错,今天就是他表妹回校的日子。

  和刘宇轩想的一样,金旭阳送伊兰兰上机后,便给苏笑笑打了电话,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他也不至于那么急。被伊兰兰缠了那么久,正事一拖再拖,再不速度点,他的机会便要没了。

  梅园餐馆的二人包间中,金旭阳体贴地给苏笑笑布着菜,一边道歉:“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公司里临时通知,都没来得及和你提前说一声。”

  “没事啊,学长,刘总和我说了。”

  金旭阳夹菜的手一顿,紧张地问:“刘总说了什么?”

  苏笑笑疑惑地问:“说你加班啊,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金旭阳松口气,微笑:“是的,我还以为他误会什么了。”

  “学长,这段时间你一定很累吧?看你脸色不太好。”苏笑笑关心地说。

  金旭阳扯扯嘴角:“是啊,心思有点大,遇到些难题。”

  苏笑笑放下筷子问:“学长,有没有我可以帮你的?”话一出,就觉得这是废话,学长什么人啊!自己又有几斤几两,他都解决不了的事儿自己能帮什么……

  金旭阳一听,眼睛一亮:“笑笑,说不准你还真能帮上我。”

  “什么什么!”一听可以帮到学长,笑笑瞬间来了精神。

  “不过,这种事情……”金旭阳皱着眉纠结,“不行,我自己的事不能把你拖下水。”

  看他吞吞吐吐的模样,苏笑笑忍不住着急:“学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倒是告诉我啊!这样话到一半可难受了。”

  金旭阳望着苏笑笑真挚的大眼,心理斗争许久,还是摇摇头:“我不能陷你于不义。”

  苏笑笑头大了:“学长,有事情你说,我能帮就帮,什么义不义的问题,我自己来判断,好吗?”

  “算了,先吃饭。”金旭阳继续给她夹菜,不再提这事儿。

  话到一半不说完,这真是要把人好奇心勾死的节奏,苏笑笑这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金旭阳也一直若有所思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