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轩得逞自己轻松戳中她的软肋,妖孽一笑:“反正你不饿,坐那看我吃就好了。”说罢,拿起她最中意的猪蹄,诱惑地在她鼻下缓慢溜达一圈,在对方的脑袋情不自禁随之转动的时候,一缩手,欠扁地将猪蹄放到自己嘴边津津有味地开吃……

  啃猪蹄,一项如此难以做到美观的举止,在刘宇轩做来都是如此优雅诱人。天生的妖孽,只要静静坐在那儿就自动积聚了一切的目光,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别样的风华绝代……

  但是苏笑笑才没有心思欣赏对方的绰约风姿,眼巴巴地盯着他尽情享受美味,然她只能在一旁干瞪眼。五脏庙唱地更欢,口中的唾液也积聚地更多,差点把持不住地狠狠吸溜一下口水。

  在色香味的持续诱惑下,苏笑笑瞬间觉得节操底线神马的都不是事儿,当即嘴巴一瘪,也不管越矩不越矩,双手一伸拉住刘宇轩往嘴边递食的手,硬是不让他再继续“侵犯”自己最爱的蹄蹄,可怜兮兮地诉苦道:“刘总,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赶合同,我加班加点,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滴水未进啊!咕嘟……”不和谐音乃吞咽声。

  “呜呜呜,我现在真的好饿好饿,饿的我都头晕眼花了……”说着脑袋配合转悠着转悠着就要磕到桌上,最后索性一头栽在桌面,继续扒拉着他的衣袖哀嚎,“刘总,您要压迫剥削我,好歹得让我吃顿饱饭啊!没力气怎么干活啊!您就发发慈悲,看在我深深的黑眼圈的份上、还有我空空的肚肚的份上,就让我吃一丁点东西吧!这样我才能更好地为您鞠躬尽瘁啊……”

  ^k酷\匠fh网首}发

  毫不收敛的干嚎霎时惹来周围用餐人群目光的聚焦,看到如此可怜的苏笑笑,人们不禁开始对罪魁祸首指指点点。

  “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对啊,看着那么俊美的一个人没想到如此狠心。”

  “怪不得如今过劳猝死的员工越来越多,就是像这种败类太多了。”

  “哎,真是白瞎了这副长相。”

  “……”

  在舆论的攻击中,刘宇轩嘴边的笑容逐渐僵硬,盯着眼下的猪蹄,又看了眼如此“悲惨”的苏笑笑,瞬间觉得难以下咽。良心发现?怎么可能!被气的还差不多!

  刘宇轩甩开对方的手,将啃了一半的猪蹄一放,把桌上剩余的烤猪蹄直接推到干打雷不下雨的人面前,嫌弃地道:“吃吧!”

  面对如此嗟来之食,埋首桌子里的人瞬间笑颜逐开地跳起,不忘转头对周围为她申讨中的群众澄清:“看,我们领导其实还是很有人性的!”话未完,已经麻溜地一手一个拿起最爱的蹄蹄,左右开弓。

  殊不知,她这轻易知足的模样以及狼吞虎咽的形象,更惹来众人的怜惜:真是可怜的娃,这是被饿成什么样了啊!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如此不顾形象的进食,平日里是怎么被迫害的呀!相对的,他们对刘宇轩的印象愈加地下降。

  调了个处境,这顿饭,苏笑笑吃的津津有味,而刘宇轩却是备受煎熬,不时眯眼盯着对面的人,无奈沉浸在美食世界中的人毫无所觉……

  宾欢主不欢的一顿午餐,苏笑笑飘飘然地摸摸肚子打个饱嗝,对付钱结账的人意思意思地道谢:“多谢刘总的款待!”

  刘宇轩黑着脸,依旧不失风度地保持着微笑:“不客气,你也说了,吃饱了饭才能更好地为我鞠躬尽瘁嘛!”

  “额……”又见熟悉的奸诈目光,苏笑笑后知后觉地想拍拍屁股走人,“那个,刘总,没事的话我就不打扰您……”

  刘宇轩跟着起身,瞟了眼餐馆角落的一个身影,拉住苏笑笑的胳膊就往外带:“走吧,到你鞠躬尽瘁的时候了。”

  “今天周末啊,刘总!”苏笑笑徒劳地拼死挣扎,又在一众的申讨声中,被刘宇轩一路托着往门外滑行而去。

  刘宇轩对周遭的响动不闻不问,余光瞥着角落里的那人随之起身结账,嘴角轻扯,继续把挣扎中的人拖到车上:“你难道忘了协议里是怎么约定的?作为我的私人助理,随叫随到,现在你就在履行你的职责。”

  “我……”苏笑笑哑言,除非当场还了50W,或者找到他的初恋,否则她的闲暇时间只能受这妖男支配啊!这几天过的太安逸,都忘了有找人这茬了……

  车内,刘宇轩发出一条信息后,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黑色轿车,轻笑一声踩下油门,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节操丢掉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