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色古香的摆设、潺潺的古筝曲、统一穿着唐人服的侍者们……梅园餐馆是一家传统的中餐厅,身在其中浓浓的中华风便扑面而来。当然扑面而来的还有那不间歇的饭菜飘香……

  苏笑笑坐在窗边最显眼的位置,就是为了能让学长一眼找到自己,透过大大的黑墨镜时刻关注着大门处,望穿秋水,每进一个人就抱着殷切的期盼,结果无一不让人失望。偏偏五脏庙急需祭奠,加之这阵阵袭来的香味,她的唾液腺又要不受控了……

  不知道吞咽了几口,又在这用餐高峰期占着那茅坑不拉那啥,已有许多不满的目光瞟向她。但是!苏笑笑是谁呀!心理素质好得不得了的人啊!会在尔等毫无杀伤力的目光下就妥协?笑话,怎么可能!好歹她也是点了茶水的,也是付费的顾客呐!众生平等,阿门……无视服务员们轮番的友情提醒,依旧不动如山安坐于此。

  只是当看到那个抛着钥匙进门的修长身影时,一直淡定无波的苏笑笑开始不淡定了,惶恐地扒拉下墨镜瞪大眼又仔细查看一番,在对方扫视过来前立马拿起菜单挡住自己整个脸庞,一边把墨镜推回鼻梁上一边想:喵的,没等来学长,怎么把妖男给等来了?千万别看到我,千万别看到我……

  祈祷刚落地,熟悉的自带魅惑的嗓音便在她头顶响起:“请问这里有人吗?”

  苏笑笑把菜单往头上举了举,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道:“有人了,请先生换个位置吧。”

  没想到对方却不理会,直接坐到了她对面:“别的位置都满了,我先坐会,等你伙伴来了我就起来。”

  苏笑笑无奈地闭闭眼,心下已国骂四起,一边举着菜单一边搜索空着的位置,忽而手中的菜单被对方一把夺去:“你都没点菜吗?给我瞅瞅这有啥招牌菜。”

  从进门开始,刘宇轩脸上的笑容就没退下去过,瞅着速度地举起手挡住大半张脸的人,装傻道:“室内还带副墨镜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背着经纪人偷溜出来的明星呢!”

  “时尚!”要你管那么多,苏笑笑翻个白眼回答,忽而意识到自己暴露了本音,立马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补救,“讨厌啦,人家比较喜欢特立独行啦!”语音一落,已被自己酥的一身的鸡皮疙瘩。

  刘宇轩忍着笑问:“我怎么感觉你长得有点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错觉!”一声汉子音后,再次响起别扭地变音,“人家天生丽质,标准的整容模板,像我的人多了去了。”呸……这不要脸也已经到一个境界了,苏笑笑忍不住自我唾弃。

  “呵呵,那姑娘可否让在下一睹芳容?”刘宇轩望着打死不肯放下手的人问。

  “讨厌啦,人家比较低调啦!”喵的,再聊下去她不被饿死,就先被恶心死了,还是被自己恶心死的。

  被她那明显不耐却不得不忍受与他周旋的样子逗笑,刘宇轩长臂一伸轻松越过她遮挡的手掌,转瞬间,那副黑墨镜已在他手中。

  “你!”被忽然摘去遮挡物,苏笑笑做着最后的挣扎,此地无银地依旧一手遮着脸一手朝对面的人伸出:“还我。”

  刘宇轩把玩着墨镜,调笑道:“苏笑笑,你自己傻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傻好不好。”

  被彻底戳穿,苏笑笑也不再遮掩,放下胳膊瞪着对面的人道:“刘总,您要修改的合同我都已经发到您邮箱了,请问还有什么指教?”

  “Relax,我又没说要你加班,”刘宇轩安抚着如临大敌的人,招来服务员已自顾点起菜来,“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点两份,一扎西瓜汁。”

  “好的,请稍等。”接过菜单的女侍者依依不舍地离开,真没想到那个屁股粘了胶水的女人,等的竟是如此绝美的男子,天道不公啊!这么朵鲜花就插在牛粪上了……

  不知道已经被比作牛粪的苏笑笑,瞅着占山为王的人,语气强硬地道:“刘总,这里有人坐了,请您换个位置。”大有对方不移位她就亲手赶人的架势。

  刘宇轩依旧无动于衷,往背椅上一靠:“不是工作时间就不用这么称呼我了,直接叫我名字宇轩就好。”

  C最》新J}章p节上酷匠8网fO

  宇轩?我去,这未免也太肉麻了点,苏笑笑不接受他的提议,依旧开口:“刘总……”

  “看来你还是更喜欢工作状态啊,”刘宇轩懒洋洋地道,“既然如此,那……”

  “宇、宇、宇、宇……轩……”最终苏笑笑还是抢在他前艰难地叫出了他的名,最后一个字几乎静音,可那酸爽……嘶……依旧萦绕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刘宇轩看着对方那堪比吞了一百只苍蝇的扭曲表情,心情愉悦应道:“嗯,没听清,再叫一声。”

  半晌没了动静。

  刘宇轩一抬头就见到苏笑笑拧巴地皱着一张脸,要张嘴却张不出的痛苦模样,显然这眼前的真人版表情包取悦了他,大发慈悲转移话题道:“你在等谁?”

  苏笑笑松了口气,大方地直言:“学长啊!”

  “约会?”刘宇轩接过侍者送来的西瓜汁,一边为她满上一边挑眉问。

  “当然了,所以……”苏笑笑还不死心地想说服对方挪位。

  “那我坐这就行了,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苏笑笑激动地问,她可是期待了老久的好不好。

  刘宇轩抬头,望进她那带着希冀的清澈大眼,讽刺的实情在嘴边转了个弯,硬是没说出金旭阳与自己表妹正恩爱着的话语,只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加班。”

  苏笑笑放松下来,怪不得打学长电话一直关机状态,临时有事情来不及和她知会倒也正常,起身道:“刘总,那我先回去啦,您慢慢吃。”说着就要往餐馆大门行去,想尽快从他身边溜走。

  “慢着!”刘宇轩一把拽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人的手腕,慵懒地道,“既然叫我一声刘总,那就把你助理的职责尽了,现在回位置坐下,陪我吃饭。”

  苏笑笑抽搐着嘴角,果真墨菲定律又中了,最不想什么就来什么,讪讪地道:“刘总,我不饿……”

  “咕噜噜……”然响声大作的肚子彻底拆了苏笑笑的台。

  刘宇轩笑看着懊悔地用力捂着肚子的人,手上一施劲,将她拉回对面的位置,命令道:“坐下。”

  “我……”

  恰巧侍者端着最后的烤猪蹄款款而来,那香酥的滋味、那诱人的色泽,苏笑笑正待婉拒的话语瞬间演变为兴奋地接受,“陪刘总用餐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一定全力以赴奉陪到底!”

  伴随着铿锵有力的话语,苏笑笑立马粘回座位,闪光的眼就没从那猪蹄身上移开,亲身演绎了何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若为猪蹄故,一切皆可抛”的高尚情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有人咩,留下爪印让偶看到乃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