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笑笑抱着厚厚一摞的合同站在家门口艰难地掏钥匙时,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一带笑的男音从身后响起:“笑笑。”

  苏笑笑当即愣在原地,那熟悉的声音怎么会出现在这?不可置信地转头,当亲眼见到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帅气面庞时,激动的欢呼响彻整个楼道:“哇靠!舒霖你怎么会在这!”瞬间被点燃亢奋引擎,要不是碍于手中的一堆资料,相信她会立马扑上去给对方一个熊抱。

  毕业之际,是他亲自到火车站台送别的她,虽说约着再会,可一南一北相距甚远的距离,分别之后真正再见的机会绝对是少之又少,这些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罢了。本以为多年难见一面的人突然再次出现在你跟前,还是相熟三年多的好哥们,只能用百感交集来描绘她现在复杂的心情。激动之余,也猜到了应安为何会突然找上自己,想必和舒霖的到来拖不了干系。

  没有提及应安,也就是舒霖母亲的行径,苏笑笑只是兴奋地把人迎进屋,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围着他开始连珠代炮地发问:“你不在北京自己窝里待着怎么突然跑这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来干什么?你住在我隔壁吗?你家人知道你来这么?你……”

  “打住打住打住!”舒霖无奈地拉住不断围绕自己转圈圈、出离兴奋的苏笑笑,开口,“你给我坐下安静会,我一个个回答。”

  “奥!”苏笑笑耐下激动的情绪,坐在他对面眼睛发亮地盯着他。

  原本舒霖的父母也是要求他在首都风行集团总部接任的,可他认为自己经验不够,申请先去下面的公司锻炼一段时间再回总部。刚好笑笑在A市,想着有熟人平日也好聊聊天出去耍耍不至于无趣,所以就顺便来这的分部实践了。当然这只是他向苏笑笑解释的版本而已,至于真的版本如何也就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听完这番话,苏笑笑赞同的点点头:“这倒也是,像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是得多锻炼锻炼,否则上位了不能服众啊!”

  苏笑笑怎会不知他的实力如何,比她大三岁而已便已取得金融学博士的学位,在校期间已经低调地与伙伴在外创业,成功攒下人生第……N桶金,真正是全面发展的人才一枚。

  “就你自己一个人来啊?”苏笑笑旁敲侧击地问。

  “对啊,否则还有谁?”舒霖理所当然地回答,“难道出来实践还拖家带口的?”

  苏笑笑不屑地道:“说不准,像你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少爷,带个人来照顾你也是正常!”

  “这不还有你嘛!”舒霖也不介意她的诋毁,互黑是他们友好打招呼的方式之一罢了。瞄到她之前放在桌上的那叠资料,走进随意拿起一份看了看:“这些合同是……”

  “要更新修改的。”

  “嗨哟喂,你这算是加班?”舒霖夸张地拍拍自己的胸脯,“真是吓煞我也,什么时候我认识的笑笑变地这么勤奋上进了?你确定没嗑药?”说着还忍不住近前摸了摸她的额头,一本正经地道,“也没发烧啊?这是怎么了?”

  “边儿去,边儿去。”苏笑笑嫌弃地挥开他的爪子,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合同。

  提到这个就来气,与妖男好说歹说可否换到后天加班,明天自己有要事,结果那货怎么也不同意,要求明天下午一点前必须看到这些合同更新后的文本。无奈,她只好把这些带回家,准备加班加点赶赶出来,可别耽误了学长难得的邀约。

  抿着唇不爽的苏笑笑先是不甚恼怒地盯着幸灾乐祸的舒霖,而后脑中灵光一现,渐渐将那不满的眼神转为幽幽绿光,咧开森森白牙奸笑道:“嘿嘿嘿,舒霖,你不就是来A市学习的么?”

  “你要干嘛!”那毛骨悚然的笑不禁让舒霖立马环胸抱住自己,像良家妇女面对恶霸般,惶恐地道,“劫财劫色?”

  苏笑笑配合地上前,和纨绔子弟般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坏笑着:“小妞儿,你就从了大爷吧!”

  现在的画面,就是一个一米六出头的娇小女子正吃力地踮着脚,调戏着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这个画风要多奇葩有多奇葩。

  几分钟后……

  艾玛,坚持不住了!苏笑笑站回地面,仰头望着堪比救世主的舒霖,瞬间化身小女人:“师父,帮我个忙呗!”闪着星星眼崇拜地看着对方。她咋就那么迟钝呢?眼前的这位是谁啊?未来风行集团的掌门人啊!这种活儿在他手里还不是小事一桩!

  显然舒霖已经对她这招有了免疫力,伸手推开一脸狗腿的人:“没空!”

  苏笑笑满脸堆笑地把他按到椅子上,殷勤地端茶倒水,又捶背揉肩的,继续狗腿地道:“师父呀!反正你来这不就是要锻炼的,我刚好给你提供免费素材啊!”一旦有所求,她就会用上这许久不现的称呼——师父,师父怎么着也得罩着点徒弟不是。

  瞟了眼谄媚到不行的苏笑笑,舒霖嘴角上弯,却依旧酷酷地道:“不需要。”

  “师父……”

  对方不理会。

  “师父?”

  对方还是不理会。

  更新最6快上!u酷)匠网N

  “师父!”苏笑笑大吼一声,对方依旧无动于衷。

  不再继续装软妹纸了,苏笑笑双手一叉腰,母夜叉地站到舒霖跟前,威胁地瞪着他:“是不是兄弟?啊?是兄弟就帮我这个忙!这可是关系到我未来幸福的大事!”

  “未来幸福?”舒霖一挑眉,好奇地问,“说说。”

  反正对方也知道大学期间自己就一直暗恋学长,苏笑笑一丝不落地把与金旭阳的约会告之于他,这也不是啥秘密。

  “照你这么说,我不帮那真是罪大恶极了,毕竟关系到你下半辈子的美好生活啊!”舒霖拿起一半的合同,算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嗯嗯嗯,”苏笑笑拼命赞同地点头,豪迈地拍拍他的肩,“真不愧是我哥们儿,讲义气!”说着把剩下的半摞合同继续塞到他怀中,扬起灿烂至极的大笑脸,“这些就靠你啦!”语毕,再次拍拍对方的肩,带着无上的信任和鼓舞,仿佛在说,朕将如此重任交托于你,莫负了朕的期望啊!

  舒霖抬头看了看苏笑笑那临危托孤的架势,又低头瞅瞅手里的一叠资料,继续抬头看看她……

  如是反复几次,终于苏笑笑忍不住掩嘴咳了咳,从他手中拿出几份合同:“嗯咳,我帮你改这些。”

  “……”舒霖彻底无语了,这究竟是谁的工作,到底是谁帮谁啊!望着厚脸皮的苏笑笑,吐出一口浊气,“你还真当我是哥们啊!坑不死我!”

  “废话,好哥们就是用来坑的!”苏笑笑铿锵有力的话语落地。

  在苏笑笑一副‘我多善良,我多圣母’的表情下,舒霖识相地拿上东西任命地起身走人。

  直到走出门口,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庆幸的“耶”,舒霖无奈地摇头,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家伙有多窃喜了,虽是无奈的表情,可嘴角扬起的却是一抹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宠溺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心虚有点烦躁,写到快0点发的,只好等到第二天9点审核了。不管如何,我绝对不弃坑!这是底线!哪怕不被看好,或者外事的诸多干扰,有始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