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笑笑,你究竟是给我儿子下了什么蛊,就让他这么不顾一切地追着你?”来人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光滑的面庞丝毫看不出已是年近半百的人,利落的盘发,干练的白色职业装,踩着高跟鞋盛气凌人地直奔梁宇的总经理办公室。

  环臂居高临下地看着门边桌后的人,不屑地道:“你是把我的警告当耳边风吗?就你这种出生的,不要妄想攀附我们舒家,我们要的是门当户对,能给舒家带来利益、帮舒家更好发展的儿媳。”

  “你能给他带来什么?只能拖他的后腿罢了!你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不配进舒家的门!”

  莫名收到一顿攻击的苏笑笑,脸色难看地站起来,输人不输势,也环着臂直面对上咄咄逼人的来者,皮笑肉不笑地道:“我尊称您一声伯母,是看在舒霖的面子上。请您不要再用你自己狭隘的内心来揣测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好吗?之前不分青红皂白地侮辱我一番就算了,现在居然特地从首都赶来,就为了再次强调我不要妄想高攀?真是滑稽!”

  苏笑笑也不屑地笑一声:“呵呵,不好意思,我还真不屑高攀你们舒家呢!别把你们自己看得那么高,在别人眼里你们也不算什么!要不是看在我哥们儿的份上,我现在可就要忍不住动手赶人了呢!”说着开始活动手腕做热身准备。

  “梁宇的门卫是怎么回事,阿猫阿狗的也都放进来,万一咬人伤人了咋办啊!都没地儿赔去。”苏笑笑状似自语的嘀咕却一丝不落地传入对方耳中。

  “你……”应安显然没想到跟前的人会与她如斯顶嘴,与第一次一声不吭的她简直判若两人,一时竟愣怔了几秒。等反应过来后,恼怒地高举起右臂对着眼前人的脸颊狠狠挥下,“你说谁阿猫阿狗呢!”

  苏笑笑眼疾手快地一把截住向自己挥来的手,用力阻止了对方的进一步动作,嗤笑道:“这有一再有二,你真当我苏笑笑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揉捏吗?”

  第一次挨了对方一记耳光,那是她承受的最大极限,谁让她那时候的确对舒霖有了那么一点超出一般朋友友谊的想法,虽然只是刚萌芽的一丁点,她也认了!但是这一次,她断不会再接受对方如此无理的举止。

  苏笑笑施了力气甩开对方的手腕,让应安不由往后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不等对方开口,苏笑笑率先上前讽刺道:“好歹您也是舒家的主母,又是风行集团的高层,不管是哪个身份,您不觉得现在的做法太有失您应有的风度了吗?”

  “我觉得作为舒霖的好友,有必要提醒您下,不要因为您个人不理智,堪比羊癫疯的行为,给风行集团或者它未来的继承人抹黑,舒霖丢不起这个脸。”

  i酷/匠!h网:永久/.免!/费w看x小TI说●r

  “你这野丫头!”应安暴躁地指着她道,“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儿子?你最好给我离他远点!不要再招惹他!否则……”

  “哟,我说这泼妇骂街般的人是谁啊?原来是应董啊!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轻佻的话语后便见一个不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修长的桃花眼望向明显在强忍情绪的苏笑笑,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肩安抚地轻拍几下,亲昵地低头问,“怎么回事,跟客人吵起来了?”

  随后,转向脸色同样难看的应安,扬唇一笑:“应董别介意,我的笑笑啊就是暴脾气,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多担待点。”说着还宠溺地揉揉身边人的发,对方难得配合地没有偏开脑袋。

  “都站着干什么,我们坐下谈。”刘宇轩热情地道。

  “不必了,”应安整整自己的着装恢复往日的形象,依旧用高人一等的口气说,“我只是过来提醒下某人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乌鸦始终只是乌鸦,就算换了身皮本质依旧是低级的。”

  刘宇轩妖孽地一笑:“我倒觉得应董换了这身皮看着挺高贵的啊!”意料中,他的话语让应安的脸色又黑下一分。

  刘宇轩紧了紧揽着苏笑笑的胳膊,继续与对面的人说:“应董的良言我也同样送还给您,叫您那宝贝儿子也别再缠着我家笑笑了,天宇也不是你们风行高攀地上的。”

  “你!”应安咬牙却无法反驳一句话。

  刘宇轩的话语让舒霖与苏笑笑的立场瞬间调了位,话里话外都摆明了苏笑笑是他的人,也是天宇的人;规模不及天宇的风行集团里的你们,才是妄想攀附笑笑的人。

  应安瞅着明显维护那野丫头的人,最后讽刺一笑:“以刘总显赫的名声,与这野丫头倒也般配,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语毕,转身踏着高跟皮鞋怒气冲冲地离去,显然已没有上门时的气焰。

  刘宇轩对着她的背影,不忘大声提醒:“应董,别忘了我的话啊!虽然我家笑笑很招人爱,你也得管管自己的儿子啊!不要总招惹我的人!”

  “还有应董,顺便帮个忙给梁宇的门卫带句话,叫他们以后不要再放您进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