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又早已过了下班的点儿。

  独守空房的苏笑笑脑子一团乱麻地从资料堆中爬出,依旧不见妖男的身影,趁机再次违背了他“不看完资料不准下班”的指令。做贼心虚地猫着腰踮着脚,一溜烟地跑出公司大门,正想去大道上打车,忽而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前方。

  车窗摇下,显现的赫然是金旭阳那帅气阳光的面庞,只听他温柔地开口:“笑笑,这么晚才下班啊?有车吗?要我送你一程吗?”

  这就是注定美好的奇遇啊!上天都要如此给她创造机会,自己能不把握嘛!和内心汹涌澎湃完全相反,苏笑笑立马并腿站好,淑女地将耳边的一绺秀发拨到耳后,恬静地开口:“是的,忙工作忙地都忘了时间。”

  “那我送你回去吧!”金旭阳笑着说。

  “好的,那麻烦学长了。”表面上强装淡定的苏笑笑,内心已经狂笑开:哇哈哈哈哈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错过班车,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哇哈哈哈哈!

  “不要这么客气,”金旭阳等到苏笑笑上车,绅士替她系好安全带,微微一笑,“出发咯。”

  随意的举动霎时又惹得苏笑笑少女心爆棚,心心眼直冒,略羞涩地点点头:“嗯。”

  白车稳当当地向前驶去,不久,一辆黑色的宾利也紧跟其后。

  在这密闭的狭小环境中,就这么近距离坐在金旭阳身边的苏笑笑,把百年难得一见的矜持统统显现了出来:平时霸气豪迈的汉子坐法彻底收敛,改成了并拢双腿,双手放在膝盖上的淑女坐姿,而后一路细声细气的侧头和金旭阳闲聊着,不时捂嘴轻笑……

  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过的就是快啊!直到车子停在了路旁,金旭阳一直温和地侧头看着她,还在滔滔不绝中的苏笑笑这才发觉了异样,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色,一拍脑袋惊觉道:“啊!这么快到了啊!呵呵呵……”丫的,老娘还没聊够呢!

  苏笑笑恋恋不舍地下了车,温柔地道声谢,然后一直对着远去的车子挥手告别告别再告别……

  “车都没影了!”一不满的声音从传来。

  挥动的左手刹那僵住,背对来人的苏笑笑内心哀嚎:为毛他总是那么神出鬼没呢?为毛自己每次开溜都可以被抓包呢?为毛自己总是被压制呢?为毛呢为毛呢为毛呢!

  听着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苏笑笑闭上眼,一副“死定了”的表情,就是不愿转身面对声音的主人。

  刘宇轩迈步走向前面被点穴般一动不动的人,只听她碎碎念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而后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忽视了他这么个大活人,直接绕开他同手同脚地朝公寓大门淡定地走去。

  *$看#R正{a版U章节…B上}酷6匠i%网9l

  刘宇轩摇摇头失声轻笑,又气又无奈,真是为她的智商捉急啊!长腿一跨,两三下就揪住了还在做最后挣扎的苏某人。

  “啊,放开我放开我!信不信我喊……”最后的“非礼”二字被苏笑笑硬生生咽了回去,自昨日“性骚扰”事件后,她还真是担忧无品妖男会把“非礼”也给坐实咯。

  “喊什么?”刘宇轩一边揪着她后领一边把人往自己车上带。

  苏笑笑挥舞着唯一灵便的左手,求助地望向公寓大门前的保安:“信不信我喊保安抓你!”

  “喊吧。”刘宇轩根本不在意她这算不上威胁的威胁。

  一路被往后拖地苏笑笑大喊:“保安大哥,救命!有人劫持我!我和后面这个人不认识!快救我!”

  然,兢兢业业的保安大哥依旧笔直地站立在公寓门外,连个多余的眼光也不给她,独留徒劳挣扎的苏笑笑在哀嚎中被“劫持者”丢上车。

  不甘地扒着车窗,看到小车驶向公寓大门时,保安尽职地朝驾驶位的人敬个礼,苏笑笑那堪比激光的视线瞬间齐齐朝那厚此薄彼的保安身上发射而去。

  后脑门一滴冷汗滑落,保安大哥无奈地想:对不住了姑娘,刘少他可惹不起……

  “下车。”将车停在车库,刘宇轩解开安全带说。

  “喂,这哪?”苏笑笑环顾着陌生的宅院,半天不肯动作。

  “我家。”

  “你要干嘛!”苏笑笑过激地问,警惕地看着凑近自己的人,“把我带你家干嘛!”

  刘宇轩止住动作,看来自己的好心总是要被她对方误解啊!好吧,既然在她眼里自己就是这么个十恶不赦的无品男,那干脆随了她的意……

  顺势将就要替她打开车门的手拐了个弯,撑在她座椅的另一侧,刚好把副驾驶位上的人圈个满怀,刘宇轩望着拼命后缩又无处可躲的人,凑近她坏笑道:“你说,一个花花公子把一个女人带到自己的地盘还会干嘛呢?”边说还边色眯眯地打量着怀中的人,似乎想窥探到她单薄衣物下玲珑的身躯。

  苏笑笑倒抽一口凉气,惊恐地看着近在咫尺妖孽的脸庞,带来的不再是惊艳魅惑而是满满的危险感,牙齿打颤地道:“你、你、你可是我上司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员工!”

  一听这话刘宇轩的笑容更大,愈加凑近惊恐的人,吐气如兰道:“上司潜规则下属,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你、你……”苏笑笑慌得差点失去语言能力,他那么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些话,再联想到他在外界的传言,反而真信了他所说。

  达到自己要的效果,刘宇轩放了她,不禁自嘲了句:“看来我的形象还真有够糟的啊!”

  瞅着开门下车的人,苏笑笑大松了口气,赶紧回身打开车门准备逃去安全的地方,不想对方已先她一步等在外,一把拉开副驾的门,不由分说地直接俯身打横将她抱起。

  “啊啊啊啊!”忽而失重的苏笑笑踢腿挣扎,口不择言地大喊,“刘总,你看我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你潜规则好歹也找个姿色过得去的啊!你找我,不就和搞基一样吗?你口味也忒重了点!”

  刘宇轩脚下不由得一个趔趄,紧紧抱着她避免对方摔到地上,轻笑着说:“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挺想试试搞基是啥滋味的。”一边加快速度往别墅里院行去。

  备受刺激的苏笑笑更加惊惧地释放着海豚音:“啊!你想搞基找花美男啊!我看门口那个保安不错!”

  站在门外恪尽职守的某保安浑身一颤,莫名地一阵凉意……

  刘宇轩不为所动地继续前进:“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那么挑剔了,就你吧!”

  “不要啊!”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厚重的大门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污不污?不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