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我的衣服呢?”

  刘宇轩听到苏笑笑的惊呼,回神放下手中的相框,拿起沙发上的睡衣,妖孽一笑走到浴室门口:“你的衣服在我手里。”说话的语气活像绑票者要求对方交赎金般。

  果不其然,浴室里瞬间没了响动。

  听到刘宇轩的话,只穿了睡裤的苏笑笑瞄了眼自己上身的“泳装”,开始犯难:刚搬进公寓,浴室里神马浴袍浴巾的都没备着,要他把睡衣递进来?保不准又要被这没节操的人占便宜。就这么出去?更不可能。

  思虑了会,苏笑笑对着门外喊:“我已经收拾好了,你可以回去了。”等他走了,自己在这儿还愁出不去?别说三点式,就算裸奔都没事啊。

  刘宇轩甩着手中的睡衣不买账地说:“我忽然想起来,我们之间好像还有份赔款没谈啊,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苏笑笑无语了,本以为今天那么多事儿后,对方可以忘掉这一茬呢!果真还是自己想太多!

  “就这么说吧!”苏笑笑宁死不开门。

  刘宇轩低笑:“我说了对你那干瘪的身材没有任何兴趣,你开门,我把衣服递给你。”嗓音轻柔地好似诱哄小兔子开门的大灰狼。

  苏笑笑也很配合地应了句:“不开不开我不开!”

  听着她态度坚决的话语,刘宇轩沉吟半晌开口:“你确定就这么谈?”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OK,”刘宇轩也不再强人所难,两人就这么一门之隔地开始商讨赔偿事宜,“我问你,书架上的合照是你们一家人吗?”

  苏笑笑回忆了会:“是!”

  “那个小女孩是你?”

  “不是,那个婴儿是我,那个小女孩是我邻居家的姐姐。”苏笑笑从善如流地回答。

  刘宇轩面色变了变,但在浴室里的苏笑笑是无法看到的。

  “也就是说你和那个小女孩认识?”

  苏笑笑斟酌半晌,这算认识吗?她如今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分毫关于那个邻居姐姐的影子了,还是偶然听母亲说起,曾经有那么一户人家住在他们隔壁,在自己一岁的时候就已经搬走,那么小,她哪还记得呀!

  “我对她没有印象。”苏笑笑老实地说,又在疑惑妖男为何突然对那个小女孩产生了兴趣。

  “帮我找到她,我们之间的债务一笔勾销。”刘宇轩严肃地提出要求。

  “啊?”苏笑笑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不可置信地求证,“你再说一遍?”

  …酷》匠网{正a版{l首发

  刘宇轩又一次认真地重申:“帮我找到那个小女孩,我们之间的债务一笔勾销。”

  苏笑笑好奇地问:“我能问问你为何对她这么感兴趣吗?”

  刘宇轩注视前方,思绪好似回到了遥远的儿时,深情怀念地开口:“她……是我初恋。”

  “噗……”浴室里瞬间响起一阵不和谐的喷水声,本来想时间利用下刷个牙的苏笑笑,刚入口的水立马贡献给了无辜的镜子,“咳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继续你继续。”

  追忆的情绪瞬间被破坏,一清二楚听到浴室中憋笑的声音,刘宇轩闭了闭眼警告地敲敲门:“不准笑!”

  不说还好,一说浴室里霎时爆发猖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都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刘总您那么小就知道撩妹了,现在果真出落成一个正宗的撩妹高手啊!哈哈哈哈哈……”

  苏笑笑已经在里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艾玛,多大点的小屁孩啊,毛都没长全吧?还初恋,哈哈哈,真是笑死宝宝了……

  刘宇轩听着那肆无忌惮的嘲笑,额头忍不住青筋直爆,狠狠拍了几下浴室大门:“你再笑,现在就把五十万拿出来!”

  “咳咳咳,”苏笑笑赶紧收敛,不时泄露出几声轻笑,“嗯咳,失态了失态了,刘总您继续、继续。”果真待在浴室是安全的,要是出去,自己怎么可能如此放肆地嘲笑于他。

  而神经大条只图一时爽快的苏笑笑,显然已经忘记她还是梁宇的员工,对方是梁宇的总经理。明天,两人妥妥的还要再次碰面……

  刘宇轩深呼吸几次,压下暴躁的火气,保持平静地说:“就是这样,帮我找到她,债务一笔勾销,期间你做我的私人助理。”不再解释与那女孩的瓜葛。

  过了会,又补充一句:“当然,你也大可按照你之前的设想,分期赔款,到二十年以后再还清。”

  有这么好的事儿?帮他找个人就可以把这么多钱一笔勾销?那这女孩在他心里的分量还挺大啊!苏笑笑心里的算盘划拨着,早已接受了他的第一个方案,出于矜持又问了句:“私人助理又是干啥的?”

  刘宇轩一勾唇,鱼儿上钩了,耐心地解释:“顾名思义,我的个人助理呗!工作时间职责参考总助的,下班后我有需要,你也得随叫随到,也不会很多事,比如出席个酒会帮我挡挡酒挡挡女人之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明儿个到三万好签约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