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喝水吗?”问话的间隙刘宇轩已经绕过苏笑笑登堂入室,喧宾夺主地接了杯水递给她。

  苏笑笑接过伸到跟前的水杯,仰脖“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下,折腾那么多久还真好渴了。

  刘宇轩积极地拿过空杯:“还要吗?”

  苏笑笑点点头,瞅着再次去接水的人,过长的末梢神经终于反应过来:“诶不是,你这算是强闯民宅知道不!我自己能行啊,不需要……”

  “我亲自为你服务,你的荣幸,不客气。”刘宇轩施舍般地道。

  苏笑笑只感觉头顶一群乌鸦“呱呱呱”地飞过,没有接他递来的杯子,把他往外赶:“小女子可承受不起这份荣幸,刘总您也忙了一晚上请回吧,我也要早点休息了。”

  《更l新|最C快J上}酷匠网{4

  “哦,这样啊,”刘宇轩放下杯子,转个身避开她推拒的手,真挚地问,“要洗澡吗?我帮你。”说着就要热心地伸手帮她脱去外衣。

  “停!”苏笑笑吓得赶紧伸出左臂阻止他的靠近,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什么人道什么服务通通靠边站,根本就是妖男变相地戏弄她哇!果真一个大写的无品啊无品,连自己这么一个伤残人士都不放过。

  苏笑笑警惕地盯着跟前笑地奸诈的人,又退后远离他几步,纸老虎地道:“你、你不要乱来啊!虽然我一只胳膊动不了,但我腿上功夫还好好的,信不信踹你出去!”说着还活动活动双脚以增加信服力。

  刘宇轩挑眉收回手,不以为意地道:“放心,你的姿色还没有令我产生乱来的欲望。”他可是诚心想帮她的,无奈对方不领情,索性也不献殷勤了。

  “那、那你回去吧。”如此贬低自己的话却让苏笑笑松口气。

  刘宇轩坐到公寓的沙发上,长腿一翘:“作为一个有人道主义的上司,明知员工有伤的情况下,定然不能如此归去……”瞥了眼开始不耐烦的人,退一步道,“等你都收拾好我再走。”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的伤势罢了。

  “真的?”苏笑笑半信半疑地问。

  “我的信誉还是有保障的,”刘宇轩拿过茶几上散落的杂志兀自翻看起来,“有事情随时叫我。”

  看着就那么安份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人,不再有别的举止,苏笑笑慢慢移向衣柜方向,一边不时回头盯着刘宇轩一边取出换洗衣物,而后匆匆跑向浴室。

  “诶……”余光一直注意着她的刘宇轩忽然开口,苏笑笑立马跑进浴室关上门反锁,吼道,“你安静点!”否则不知道又要说出什么让人抓狂的话。

  刘宇轩讪讪地收回手,起立往大床方向走几步,而后俯身手指一挑,拾起被遗落在半路的薄睡衣,望向已经响起淋浴声的浴室方位挑挑眉:是你不让我说的啊!可不是我故意为难你。想着拿上睡衣再次回沙发,勾唇坐等她冲澡结束。

  淅淅沥沥的淋浴声起起落落几番。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热情洋溢的super-star响彻在这方空间。

  刘宇轩闻声望向大床上的手机,犹豫了会,起身撩起帘子走近,大床上唱的欢脱的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旭阳学长”四个字,看了眼没任何反应的浴室大门,刘宇轩直接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笑笑啊?我发了你那么多微信怎么都没回复啊?”对面和煦温暖的嗓音传来。

  刘宇轩就这么听着不说话。

  “在忙什么?有没有打扰到你?”金旭阳绅士地问着,上午去梁宇看她和刘宇轩有点关系,想从她这里打听点事情。

  “笑笑?”对方半天没回复,金旭阳疑惑地唤了句。

  刘宇轩终于扬唇懒懒地应答:“她现在在洗澡,有事吗?”暧昧的滋味任谁都听得出。

  此话一出,对方霎时噤了音,双方就如此隔着手机沉默良久。

  “刘总?”金旭阳不确定地问,他和笑笑在一起?貌似关系比自己想的还要亲近……

  “嗯。”刘宇轩走到窗边回复。

  金旭阳立马开口:“哦,没事没事,打扰你们了,你们先忙。”语毕立马挂了电话,心中又新起一番算计。

  刘宇轩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哼一声不屑地把它丢回床上。

  靠在窗口,借机细细欣赏了下苏笑笑所住的房间:白中带着浅绿的整体色调,给人的感觉很清新很舒服,从他这个角度看,公寓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当然除了关着的浴室大门里的风景。

  “君帝宸苑”里的一二号楼都是单身公寓,专为单身人士所设计。就如苏笑笑所在的这间,即便是单人住所,面积也绝不比普通小区二居室的小。精装修的现代简约风,开放式的厨房,客厅餐厅一起,隔着一层水晶珠帘,便是刘宇轩所在的卧室,其实都在一个空间,没有很严格的划分区别。

  目光瞥到不远处书架上摆置的一个合照,刘宇轩近前拿起细细端详:相片里的好似一家四口,相偎依的年轻父母站在后排,身前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抱着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婴儿,幸福美满的一家……

  只是当刘宇轩注意到那个穿着蓬蓬公主裙的小女孩时,瞳孔骤得一缩,这个小女孩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以“情”为主线?不像上部的复仇文明晰的主线,我都没完整的大纲,以主人公的感情拉开,好像有点流水账……不管,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