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笑笑回到综合办里自己的位置上,她与妖男还没谈多久,对方便又被叫走,新官上任的第一天,果真是忙碌啊!她高兴地摇头晃脑,最好继续忙,忙到天崩地裂水倒流,这样就没时间搭理她了。

  苏笑笑不死心地特地上网查了查陆美眉口中的那牛X提璧组壶,本抱着的一丝侥幸彻底荡然无存,拍卖成交的价格一分不差,长相也一分不差,果真天要亡她啊!

  挥手伤心地一拍脑袋,惊觉掌中紧紧握着的卡片,阴郁的心情瞬间明朗,苏笑笑赶紧保存下了学长的号码,给他发去一条短信:学长,我是苏笑笑。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对方回了个“OK”的手势,并告诉她微信号就是他的手机号。

  一看对方迅速的回复,苏笑笑立马乐不可支地加了他好友,开启了叙旧的聊天之旅。

  聊天中,苏笑笑知晓了金旭阳毕业后在国外进修了一年,近期回国接了一个工程项目,他作为项目经理当然得到现场监工指挥,而项目部很巧地就在梁宇附近,更巧地是他们还与梁宇有合作,这不就说明今后她还可以总是见到学长了套近乎?

  当得知这一信息后,苏笑笑忍不住心里狂笑三声: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话太对了!虽然有妖男添堵,但她还有学长啊!整个人生霎时光明了……

  与学长聊的很开心,直到对方回复的间隔越来越久,苏笑笑知道对方开始忙碌,自觉地结束了对话。

  “把近五年梁宇签订的合同单子都整出来,”刘宇轩一进门就见到傻笑的苏笑笑,不用看就知道在花痴她的学长,当即冷声道,“下班前给我。”也没有提那破损的天价杯。

  “啊?”苏笑笑抬头仰视着神色不佳的人,“那不是市场部的……”事情吗?

  “他们忙别的,我看你闲得慌,公司不养闲人……”

  “马上!”苏笑笑积极地表态,跑去市场部要资料。

  刘宇轩满意地回到自己办公室,也开始专注手头工作,梁宇是和宇旗下的小企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由点及面,可以映射出和宇如此连年亏损的部分原因……

  苏笑笑还享受着重逢喜悦的余韵,即便知晓此项任务庞大的工作量,她也不多废话,干劲十足地开始动工,办事效率那叫一个高啊!连刘宇轩都忍不住咋舌,真是看不出苏笑笑竟有如此潜力啊!是个可造之才……

  /更a新☆=最F快@上酷匠网‘◇

  接近下班,刘宇轩看着手中整齐明晰的表格,赞赏地点点头,瞟见墙上的闹钟,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勾起嘴角说:“不错,再帮我把近五年的人员调动情况也整理出来。”

  待到再次接受任务的苏笑笑转身离去后,刘宇轩却伸了个懒腰起身,拍了拍有些褶皱的衬衫,拿起银灰色的西装外套挂在小臂上,关门走人,下班咯!

  难得如此用功专注工作的苏笑笑,高效率地把刘宇轩需要的资料再次整理出来后,转转略僵硬的脖子活动着。

  这一看四周,吓!怎么只有她一个人了?然后看看时间,再吓!都快七点了!居然超出下班时间整整一个小时啊!

  “我靠!死妖男居然坑我!”苏笑笑忿忿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忍不住爆句粗口,这个点班车早就没了,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连个公交出租车的影都没有,叫她怎么回去啊!

  苏笑笑在心里把刘宇轩这妖男痛扁的面目全非之后,愤愤地锁门离开。

  要到宽阔的公路上,出了梁宇需要走过一条偏僻的小路,还好仲夏的天色暗的晚,现在还未全黑。苏笑笑独自走在冷清的小路上,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嘈杂声,苏笑笑好奇地上前查看,就见到一死胡同深处,五个小混混似得人物正围着一个女孩对她动手动脚,不时发出几声调笑。

  正义感爆棚的苏笑笑当即冲上去大吼一声:“你们这些禽兽,放开她冲我来!”

  “哟,今儿艳福不浅啊,又有个美人送上门?”

  “还主动献身啊?”一轻浮的附和声响起,惹得在场的人放荡地大笑。

  同样加班的陆美眉经过此地,遇到这些登徒子,正拖延时间周旋于他们之中,忽然听到熟悉的吼声,就见到围着她的几个人都朝苏笑笑那方走去。

  “笨蛋。”陆美眉嫌弃地低斥一句,心里祈祷对方不要惹恼了他们,援军很快就到了。

  “美人,要一起和哥哥……啊!”暴脾气的苏笑笑一个飞踹就将要伸手摸到她下颚的人踢开,提拳进入站头状态。

  “老大,你没事吧?”

  “呵,还是野蛮型的?哥哥我喜欢,”被称之为老大的人拍拍屁股起身,明显恼怒的语气,“都给我上,就不信治不了你!”手下的人听闻一拥而上围住了苏笑笑。

  警惕地范围着他们,苏笑笑用尽毕生所学,先发制人直接出招,一时竟还占了上风,让被踢到的几人都起了火。

  陆美眉望着那方缠斗的人,又催促地打了电话,拾起地上的板砖看到一抹亮光,焦急地大喊:“笑笑小心!”

  “啊!”右臂一痛,苏笑笑捂住流血的伤口,身上也被挨了几拳,被迫挨到墙边站着。

  “呵,再打啊!不是很能打吗?”其中的老大拿着沾了鲜血的刀子逼近气喘吁吁的苏笑笑,“信不信……”

  话未完,巷子里忽而又涌进一批戴墨镜的黑衣人,训练有素地三两下就把在场的小混混制服压倒在地。

  陆美眉松口气,赶紧跑到苏笑笑身边看她的伤势,扯下发绳绑在她伤口上方的近心端,嘴里训斥:“要你多事来救我?马上援兵就到了,现在倒好,无端多了名伤患者。”

  苏笑笑疼地吸气,无奈地道:“没办法啊,我的本能啊这是。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作奸犯科的理由,但我知道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陆美眉心底一震,抬头望进苏笑笑那澄澈的黑眸中,在灰暗的夜色下如此的熠熠生辉,她好像有点知晓了那个人为何会对她另眼相看。

  最后近前的刘宇轩听到她的话语,仔细地审视了眼她布满汗珠的脸庞,此刻普通无奇的她浑身好似渡了层光,让人移不开眼。视线落到她还在流血的右臂,狭长的桃花眼中似蕴含着危险的风暴:“谁动的刀?”嗓音冷的让地上的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是他!”陆美眉指着他们中的老大回答。

  刘宇轩点点头:“你先带她去车上。”

  陆美眉扶着苏笑笑往黑色的宾利走去,按过身边人后转的脑袋:“别看了,上车。”

  没办法啊,我的本能啊这是。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作奸犯科的理由,但我知道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脑海里回荡着苏笑笑的这番话语,刘宇轩伸出的腿又收回,吩咐按着那个“老大”的黑衣人说:“废了他的手,等我们离开以后。”

  “是,刘少。”黑衣人点头应答。

  刘宇轩只是踢了那个人一脚,便转身回到车上,快速往最近的医院赶去。

  “你把他们怎么了?”苏笑笑问驾驶位上浑身散发着冷气的人。

  “管好你自己吧!”刘宇轩怒吼一声,通过后视镜看到后面的人随之骇了一跳,不忍地又放柔了声音解释,“还能怎么样,交给警察处理呗!”

  “那些黑衣人是你带来的啊?真是酷毙了。”脱离险境,苏笑笑又有心思开始扯东扯西了。

  “看你精神那么好,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刘宇轩提着的心微微放下,转而又恼怒地道,“如果当时我不在附近,你这么不管不顾地与他们起冲突,可知道会发生什么?”刘宇轩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如果。

  “那我更该上去啦!”苏笑笑理所当然地回答,“美眉她这么弱不禁风的,打也打不过他们,跑也跑不过他们,我当然得救她啦!”

  上车后就一直沉默的陆美眉听到这话开口:“我脑子比你好使。”而且她的外援比她多的多。虽然出嘴的依旧是损人话语,但陆美眉知道,自己对她已经另眼相看了……

  “美眉,好歹我也是你半个救命恩人了吧?咋还那么恶劣地对我呢?”苏笑笑抱怨道。

  “我喜欢,”陆美眉哼一声撇开头不去看她,过了半晌忽然快速地道,“多谢。”

  苏笑笑看着陆美眉别扭的举止,心里感激面上却不愿承认,分明就是傲娇一枚嘛!好似发现新大陆般,苏笑笑揶揄道:“你平日里表现地那么高冷,其实是不好意思放下身段和我们交朋友是吗?”

  “谁说的!我是觉得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交谈拉低我身段。”被戳中心思的陆美眉极力辩解。

  “奥……”苏笑笑意味深长地应答,不再拆穿她。

  “你什么意思啊!有话说话!”陆美眉跳脚地道。

  刘宇轩听着后座上两个女人的争吵,忍不住扬起会心的笑,忽而看到苏笑笑苍白的脸色,俊眉一皱:“安静点省些力气,马上就到医院了!”

  听闻这话,陆美眉转头仔细看了苏笑笑的脸,关心地问:“怎么回事?很疼?”

  苏笑笑虚弱地摇摇头,带了丝哭腔:“不说话更疼啊。”

  “哭出来!”刘宇轩严声命令道,“疼就哭出来,忍着干什么!”

  “那多丢脸啊,那么大个人还哭哭啼啼……”

  “哭出来!”刘宇轩分贝更高地命令。

  “哇”地一声,也不知道是被对方吓得还是痛的,坚持了那么久的苏笑笑终于不再压抑地放声大哭:“你那么凶干嘛啊!真的好疼啊,那些个人渣,也太不怜香惜玉了点……”

  陆美眉赶紧替她拍着后背安慰:“哭吧哭吧,发泄出来会好点。”

  这话一下,苏笑笑更加无所顾忌地大嚎起来。

  刘宇轩看着苏笑笑的反应,心里忍不住涌起怜惜:就这么把那些人交给警察,好像太便宜他们了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我不知道杀人的理由是什么,但我知道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柯南里新一的这句话,从小到大也无法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