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不到一个小时,苏笑笑再次站在了总经理办公室中,替刘宇轩换好桶装水后,看四下无人,便做贼似得到处打量起来。

  这儿曾经是于庆的办公室,刘宇轩来了后,临时改良,添置了些高大上的摆件饰品彰显贵气。苏笑笑望着墙上附庸风雅的水墨画,摇头忍不住直叹“装X啊装X”,那么文雅的装饰,用在这么个骚包的妖男身上,真是暴殄天物。

  苏笑笑把玩着案几上精致的小杯,这工艺做的还真是赞啊,连她这外行都觉得不简单,正翻来覆去饶有兴致的把玩间,门口忽然响起一声紧张的大吼:“给我放下!”

  “啪”地一声,吓了一跳的苏笑笑手一抖,杯子随之落地香消玉损,呆愣地看着进门而来脸色难看的妖男,苏笑笑慌乱地摆摆手:“我……”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刘宇轩不给对方辩解的机会,居高临下地审问。

  看他如此来者不善的面孔,苏笑笑强挺直背脊,佯装淡定地道:“不就是一个杯子嘛!大惊小怪地干什么!大不了赔你一个啊。”

  “赔?”刘宇轩不留情面地嗤笑,“就凭你也赔得起?”

  听到这话,苏笑笑不乐意了:“你这杯子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啊,那么金贵?”

  拿着财务报表,与刘宇轩一同进来的陆美眉仔细研究着案几上别致的紫砂壶,悠悠开口:“顾景舟提璧组壶,拍卖成交价1782.5万元。这壶好握,流水顺畅,无割裂、瑕庇,应该是正品。”

  当陆美眉报出这组壶的成交价时,苏笑笑脸色已经煞白,自己好像真的闯大祸了。

  “而你摔坏的其中一个杯子,往少里算,怎么着也值个100多万的吧?”陆美眉放下壶,得出这么个结论。

  “一、一百多万?”苏笑笑磕巴道,这些钱就算卖了她也拿不出啊!

  刘宇轩给了陆美眉一个赞赏的目光:“看来还是有识货的人。”继而转向已经开始紧张绞手指的人,大发慈悲地道,“看在熟人一场的份上,去掉零头,你就拿个一百万好了。”

  “我……”苏笑笑都不敢与其对视,丝毫没了之前的叛逆,低低地道,“我没那么多钱……”别说一百万,就算一万她也要到处凑啊!

  陆美眉接收到刘宇轩暗示的目光,主动离开现场,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默默地祝苏笑笑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好运,谁叫她偏偏惹到那个腹黑妖孽呢!

  “没钱啊?”刘宇轩笑得奸诈。

  苏笑笑没脾气地点点头,只盼望那个有钱大佬可以不计较这个事情,毕竟这一百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没钱那就用别的方式赔偿吧!”刘宇轩轻松地道。

  “别的方式?”苏笑笑抬头望进他闪着精光的桃花眼中,忽的警铃大作,双手抱胸表态道:“我不卖身!”

  “哈哈哈哈!”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刘宇轩绷不住地大笑出声,上上下下打量了苏笑笑几番,惹得对方又抱紧自己几分。

  刘宇轩嫌弃地道:“就你这姿色,要身材没身材的,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点。”

  苏笑笑腹诽:在你这么个长相比女子都妖娆的人跟前,自己当然不算什么啦!死妖男……

  “在骂我?”刘宇轩看着她蠕动的双唇忽然出声。

  “没有!”苏笑笑立马否认,对上他戏谑的目光,放下身姿讨好道,“那个,刘总啊,我们商量个事呗!”

  刘宇轩挑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那个杯子我也不是故意摔坏的,起因是受了惊吓啊,而这惊吓的来源不就是……”您吗?在对方越来越危险的注视礼下,苏笑笑渐渐噤了音。

  “呵,你的意思我才是罪魁祸首咯?”刘宇轩好笑地问。

  苏笑笑不接话,表情却分明地写着“就是你的错”。

  “那你为何不经过我同意擅自碰我的东西呢?”刘宇轩忽而凛冽地瞪着跟前的人,让苏笑笑不由地一颤,“否则也就不会有之后的惊吓与失手了。”

  “我……我这不是崇拜您的高品位嘛!”苏笑笑弱弱地道,也不知道前一刻还在嫌弃他装X的人是谁。

  酷匠&网…y正版l{首发

  看着她没了丝毫的嚣张跋扈,刘宇轩忽然柔声道:“哎,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苛刻的人,员工有难我总不能逼得太紧不是,否则也太不人道了点。”此番话得到苏笑笑的极力点头赞同。

  刘宇轩大方慈悲地道:“这样吧,这件事我也有部分责任,有错就得抗,我也为此埋单一半,你就赔个五十万好了。”

  “五、五十万啊?”苏笑笑丝毫没有因为折了一半的巨额兴奋。

  “是啊,整整少了一半,便宜你了。”刘宇轩一副我佛慈悲地道。

  苏笑笑吞吞吐吐地道:“可、可我还是……拿不出。”

  “还拿不出呀?”刘宇轩夸张地反问,“难道你想赖账不成?”

  她倒是也想啊!但能赖的掉吗?别看这妖男满口仁义道德的,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他根本就是瞅准了自己拿不出这些赔款,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她呢!真是手欠啊!你说你没事找事碰什么碰啊,看看不就好了……得,现在可不是辞职就能解决的事儿了。

  苏笑笑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当然不会赖账啊,但我目前的情况刘总您也看的到啊,每个月工资就这么点儿,我可以分期付款吗?比如每个月赔你一两千……”

  “一个月2000,50万得250个月,也就是20年零10个月,”刘宇轩神速地报出这组数据,而后扬唇一笑,“你是准备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要和我保持债主与债户的关系咯?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企图。”

  “不不不,我没企图没企图,”苏笑笑紧张地摇头,“可……”

  “刘总,对方来人了。”进门的于庆恰好解救了手足无措中的苏笑笑。

  刘宇轩回头对他说:“知道了,马上到。”

  于庆点点头,暧昧地看了眼又独处的两人,窃笑一声率先离去。

  根本没心思顾及于总那意味满满的微笑,苏笑笑还在为这笔突来的巨额赔偿发愁。刘宇轩对愁眉苦脸的人吩咐:“过来给我们倒水,手脚放利索点。”

  苏笑笑眼睛一亮,是不是不追究啦?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说:“那赔款……”

  “稍后再议。”刘宇轩头也不回地道。

  “哦……”低落的回音。

  余光瞥着身后侧那个瞬间霜打茄子般的人,刘宇轩嘴角露出一抹兴味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