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室中的刘宇轩看着驻足在门外半天不进的人,忍不住好笑,现在知道怕了,早之前的嚣张哪儿去了?忆起她简历中婚姻状态一栏的“未婚”二字,刘宇轩满意地上扬嘴角,虽然不知晓她和舒霖的关系处于哪一步,但只要是未婚,那就不算是有主的人儿,招惹招惹也是可以的……

  况且,她招惹他的次数可比自己多得多啊……

  刘宇轩靠在椅子里,懒懒地开口:“门没锁,进来吧。”

  苏笑笑闭眼一番深呼吸,给自己鼓鼓劲,而后昂首挺胸踏入办公室。

  见到戏谑盯着自己的妖男,苏笑笑当即扬起灿烂的微笑,一边鞠躬一边说:“初次见面,刘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表现的那是一个热情洋溢诚以待人啊,把新人的勤奋上进一面充分展示出。

  刘宇轩挑挑眉望着跟前光明正大与自己对视的人,清澈的大眼里满满地写着“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看我表现多良好啊是不是”。

  “初次见面?”刘宇轩笑着反问。

  苏笑笑肯定地点点头,死不认账道:“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下,我叫……”

  “苏笑笑,首都K大毕业,工商管理学学士,成绩优,老家D市,现住址……”刘宇轩轻松准确地说出对面笑容开始僵硬人的个人信息,有意顿了顿继续道,“现住址‘君帝宸苑’2号楼2单元902,对吗?”

  听到对方流利地爆出自己在A市的公寓地址时,苏笑笑的面皮忍不住抖三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虚地道:“嘿嘿嘿嘿,刘总,您知道的可真多……”知道太多是要被灭口的好不好!内心已是咆哮状。

  “现下我们还是初次见面吗?”刘宇轩不依不饶地问。

  苏笑笑死鸭子嘴硬,打定主意不承认认得他:“初次见面。”

  “是吗?”刘宇轩一边悠悠起身走近苏笑笑一边缓缓开口,“前天,有个不长眼的人撞了我,还骂我‘妖男’……”

  “呵呵呵,是谁那么没眼光啊,”苏笑笑违心地笑着,迫于他的靠近,一边慢慢后退一边极力吹捧,“刘总您如此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器宇轩昂宇宙无敌……”换口气继续说,“能见您一面都是我们的荣幸啊!那个不小心撞了您的人,也一定是修了几世的福分,能有幸沾染您的仙姿!”苏笑笑将“不小心”三字加了重音。

  一个人可以狗腿善变到什么程度,刘宇轩算是见识到了,心下好笑,面上不动声色地继续逼近她,翻旧账道:“我还记得,昨天同样有个不长眼的人,把我踹的那是一个狠啊!现在后背还淤青着,不时地疼呐!”

  “呵呵呵呵……”苏笑笑面色一僵,整个人已经贴到办公室的墙面上退无可退,而身前的人还在不断近前,直至几乎与她零距离接触时,才长臂一伸把她禁锢在他的胸膛与白墙之间,传说中的壁咚现世……

  苏笑笑不安地瞅着身侧两只有力的胳膊,心虚地不敢抬头望刘宇轩,只敢平视着他散开的领口处露出的性感锁骨。夏季的衣物凉爽单薄,如此近的距离,两人都可以清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与气息。

  与局促不安的苏笑笑相反的是,满怀都是女子馨香的刘宇轩,甚是享受地以如此姿势俯视着她:“我瞅着那个不长眼的人,貌似和你长得挺像啊!”

  “错觉!绝对的错觉!”苏笑笑猛地一仰头,差点磕到刘宇轩的下颚,激动地否认,“我长得比较大众化,所以刘总您应该认错人了。”

  “哦,是这样吗?”刘宇轩更加贴近她,俯身暧昧地问。

  “是是是,”苏笑笑努力后仰避开他靠近的妖孽脸庞,可再怎么后仰也无济于事,只能艰难地开口,“刘总,麻烦您可以退后点吗,我、你这样我不好说话。”

  “奥,可以。”刘宇轩好心地起身放下双臂。

  苏笑笑松下的气还没呼全,下颚便被对方伸手捏住抬起,放大的妖孽脸庞倏地出现在她视野中,让她再次屏住呼吸忘了反应。

  刘宇轩妖冶的桃花眼望进她纯净的黑眸中,嘴角轻扯:“员工的记性不太好,这个有点伤脑筋呢!”说着状似苦恼地皱皱眉,而后灵光一现道,“啊,不过我有办法让你想起来。”

  “啊?”苏笑笑只来得及发一个单音节词,唇上忽地再次沾染上熟悉的气息,惊愕地瞪大眼看着再次轻薄了自己的人,脑海里回荡的是:老娘这是二吻也丢了?

  刘宇轩贴着她的唇畔,魅惑地问:“有记起什么吗?”

  等苏笑笑硕长的反射神经回归正常后,终于暴跳了,管他毛线的什么上司不上司,当即屈膝顶开身前的人:“我的初吻!我的二吻!你个死妖男!”

  更~☆新最快V;上)‘酷*匠网C9

  “哦?看来恢复记忆了!”刘宇轩早有先见之明地跳开,看着捂嘴瞪向自己的人,之前的低姿态与狗腿统统不见,眼里满满的写着“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人”。

  “妖男,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怕你,告诉你,我苏笑笑这辈子就没怕过什么,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啊!”苏笑笑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吼道,大不了辞职不干呗!他还能咋滴她吧!

  “性骚扰?”刘宇轩重复着这三字,上前握住她的手腕将其胳膊展开贴在墙上,长腿一迈压制住她的双腿,俯身将她整个人紧压在墙上,再次凑近她的唇畔,一字一句缓慢地道,“既然你要告我,那不把这个罪名坐实岂不太亏?”

  “你、你、你要干嘛!”苏笑笑努力挣扎,却依旧脱离不了他的控制,开始慌了。

  “性骚扰你啊!”刘宇轩理直气壮地回答,“顺便教教你,什么才是吻。”

  语毕,再次准确地瞄准她饱满诱人的红唇细细描绘,不再是前两次的浅尝辄止,充满技巧地时重时轻地咬着她的柔唇,在对方耐不住张口呼吸时,迅速将长舌探入她的口中,扫荡着她的牙床,汲取着她的芬芳,勾起她的小舌让它与之共舞……

  “唔……”多年以汉子自居的苏笑笑,何时与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此番更是在对方愈加狂热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瞥见怀里人涨红的脸颊,刘宇轩依依不舍地起身放过她,两人的唇边牵扯出一抹暧昧的银线,真是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的滋味如此美好,让人食髓知味啊!

  终于得到解脱的苏笑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要不是胳膊被对方按着,相信她此刻腿软的根本站不住。

  等平复了气息,大脑开始恢复运转,苏笑笑沉下面庞,挣开对方的手,抬头扬起一边嘴角冷冷地讽刺:“刘总的花名在外,与女人上床对您来说也和吃饭喝酒一样,是再小不过的事了吧?”

  不再碍于他的身份畏畏缩缩,苏笑笑直视进他狭长的桃花眼继续说:“是,以您的魅力,愿意倒贴上门的女人比比皆是,更不用说这随随便便的一个吻,您更不看在眼里。”

  “但我是传统保守的人,接吻这种亲密的举止在我看来都是情动时刻发自内心的渴望,我也有自知之明,当然不会以为您这三番两次地……是因为看上我,无非就是为报复我戏弄我罢了。”

  刘宇轩看着面前一本正经说话的人,没有打断她,静静地听着她的话语。

  “您是我上司,我们回避不了有公事上的交集,但今后您若还是不肯放过我,要如此戏弄报复我,我觉得我也没必要再在梁宇……”待下去。

  “真生气了?”刘宇轩现在才出声打断她后面的话语,挑眉望着脸色冷然的人,轻笑一声,在对方错愕的注视下,抬手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咩~~人家很纯洁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