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副驾的刘宇轩慢慢摩挲着唇畔,回味着唇齿的留香,忆起那个女人搞笑的反应,心情不由好转。说实在的,连他自己也有点讶异那突然的举止,只是瞅见她的瞬间,油然而生一种熟悉的感觉,而她青涩的反应,更激起了自己的恶趣味。

  “死性不改。”驾驶位上一脸刚毅冷酷的刘宇喆点评,可怜了那个无辜的姑娘,无端被调戏一番。

  刘宇轩不以为意地挑眉:“是她先惹得我。”

  “你先撞的人。”刘宇喆公正不阿道。

  “嗨,”刘宇轩摆摆手,瞅着身旁一母同胞长相性格却大相径庭的哥哥,“不提她了,老哥你那么急地叫我来有什么事?”

  “帮忙。”

  “哟,这次又是哪个项目搞不定了?”

  刘宇喆将车子开往刘家大宅,与庭院中陆陆续续前来的名媛绅士之流有礼有度地打着招呼,对身边的说:“书房谈。”

  厚重的红木门后,刘宇轩与刘宇喆隔着书桌面对面坐着。

  刘宇喆将资料推到他跟前:“大致情况就这样。”

  随意地翻阅着和宇的资料,刘宇轩挑眉:“还是老规矩,不过这次花费的时间估计会挺长,我是不是得申请加筹码了。”

  两人是孪生兄弟,刘宇喆从小在刘家长大,担任由A市三大家掌控的天宇的总裁,同时管理着刘家产业;刘宇轩却是在七岁那年才和母亲回归的刘家,一直以不学无术花花公子的形象存在于世人间。父母一直觉得亏欠于他,对之百般顺从,也就这铁面无私的冷厉大哥,能稍稍镇得住他点儿。

  一旦刘宇喆有困难或需要帮助的时候,他都会出面解决,之后不再过问任何刘家及天宇的事务。而筹码,就像今天两人的生日宴,说是相亲宴更合适,统一由刘宇喆出面抵挡,他自逍遥于外。

  不过从最初的合同再是项目再到如今的集团公司,一步步深入,是要让他逐步介入刘家产业吗?

  刘宇喆嘴角难得扬起0.1的弧度:“来点天宇的股份如何?”轻松地就好像说“来杯啤酒如何”。

  “这还是算了吧,没有一丁点兴趣,”刘宇轩毫不犹豫地拒绝,自己主动提出一个要求,“大哥把你新进的宾利借我耍几天。”那款定制版的宾利慕尚,他已觊觎许久。

  刘宇喆将车钥匙抛给他,大方地道:“送你。”

  刘宇轩一把接过车钥匙,转身挥挥手:“我可是很专一的人,有小博就够了,你这个给我过把瘾就成。”

  最(9新=w章节上+酷匠x(网

  刘宇喆看着离去人不羁的身影,起身唤道:“宇轩……”

  “大哥不必劝我,”一听他开口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刘宇轩接话道,“花花公子当然该属于花花世界,我怎么甘愿被这些俗尘杂事所牵绊。”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独自站在书房中的刘宇喆抿紧唇:宇轩,你根本不必如此……

  另一方,“君帝宸苑”2幢2单元的902室中。

  一路“呸”着进门的苏笑笑把手中东西往客厅一丢,立马冲到洗漱间刷牙漱口:“呸呸呸,死妖男,不要让我再见着你!否则见一次揍一次!”一边努力清洁沾了别人气息的唇齿,一边凶神恶煞地咒怨。

  “呸!”苏笑笑不甘地狠狠抹着唇,想她堂堂一个“习武之人”,竟然被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妖男轻薄了去,却没有丝毫的回击,真特喵的越想越窝囊,说出去怎么对得起自己那跆拳道黑带的师父!怎么对得起向来以“汉子”著称的自己!

  看着顺带捡回的名片,上面几乎除了一个人名和电话,别的都没有。苏笑笑咬牙切齿地念出上面的名字:“刘宇轩,老娘记住你了!”

  她特地问过门卫,这个人是否也住在“君帝宸苑”,知晓对方是同个公寓中的人后,也不急于一时,怎么着也能再找着他不是。

  脑海里回旋着那人妖孽精致的容颜,苏笑笑奸笑一声:到时候嘛,嘿嘿嘿嘿,就不要怪她“辣手摧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已修改

《情牵几许,如引忘川》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