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一个闷热的傍晚,“君帝宸苑”公寓门口……

  “啊!”一声嘹亮的喊声划破空际,伴随着四散而落的家居用品,一女龇牙咧嘴地跌坐在地。

  苏笑笑揉揉开花的屁股,看着眼前迈过的大长腿,丝毫没有驻足停步道歉的意思,眼疾手快地立马紧紧抱住对方大腿,不满地指责:“喂,你撞了我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吗?”

  ~酷匠●G网f永久√免:I费)!看k小h、说P

  望着由远及近而来的黑色宾利,刘宇轩皱起俊逸的双眉,不多费口舌解释,只是丢下一张名片,冷声道:“这是我名片,届时医疗费精神损失费都由我出。”他只是简单地以为对方想讹诈些许钱财。

  “呸,谁稀罕你的名片,谁稀罕你的钱!”不被尊重的感觉让苏笑笑愈加恼怒,忽略飘飞的名片起身抓住他的衣袖,厉声道,“我要的是你的道歉,道歉!”

  刘宇轩回身与之面对面站定,拂开袖上的手,抚平私人订制西装上的褶皱,开口:“是你撞的我。”

  一听这颠倒黑白的话,苏笑笑瞬间炸毛,抬头正要给他好好来一堂思想洗涤课,却在清楚望见他容颜的时候哑然失声:眼前这张脸究竟是怎样的风华绝代啊!那双狭长魅惑的桃花眼此时正蕴着丝丝不耐,不仅没有破坏任何的美观,反倒将其衬得更加剔亮;挺直的鼻梁下是紧抿的性感薄唇,每一分弧度都是如此完美;还有那线条分明的下颚……

  “妖孽啊……”这是苏笑笑脑海中瞬即闪现的词,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她说出了声,换来对方危险的眯眼。

  “我说的完全是褒义,你长得那么美,我单纯的赞叹而已。”

  “美?”若说之前没有丝毫心思与之纠缠,在听到这个字眼后,刘宇轩开始正视眼前的人,当然不是对这个纠缠不休的女人上心,而是为了记下她的容貌以便日后的追究,毕竟他可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啊!“美”这个字也是他最忌讳的……

  在催促的汽车鸣笛声中,刘宇轩最后仔细打量对方一眼就要离去。

  偏偏从惊艳中苏醒过来的苏笑笑坚守自己的初衷,再次矫健地伸手拦在他身前,不依不饶道:“你还没和我道歉,诚心的道歉!”

  余光瞥了眼身后价值不菲的宾利车,苏笑笑面对满脸厌恶的人,不甘于后地讽刺道:“看你长得如此风姿绰约,穿着打扮也是人模人样的,不至于连这点基本教养素质都没有吧?”

  “不要以为你能住得起豪宅开得起豪车有几个破钱就拽的二五八万似得!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你这撞了人不让你帮着收拾残局,好歹道个歉吧!”

  苏笑笑不依不饶地拦在他身前继续道:“好歹你也是个大男人,连这点绅士风度也没有?说句‘对不起’会shi啊!受害者是我是我诶!你好好地站在这里毫发无损,我可是身心都受了重创啊!”

  刘宇轩眉头锁的更深。

  瞧眼前人依旧无动于衷,苏笑笑牵起一边唇角讽刺:“呵,看来我还真是累的眼花,把你性别都搞混了。不过就你这长相,作为女子定能倾倒一片了。虽然雌雄难辨,但我确定你绝对拥有着一颗正宗的小女人心。”

  苏笑笑说着还伸手比划了个黄豆大小的圈:“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个心胸狭窄的小女子做计较。诶,怨我出门没看黄历,偏偏遇到你这个晦气。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天色微沉,似有雷雨之势。

  刘宇轩脑门青筋直跳地听着面前那个女人越来越口不择言地话语,只感觉有一窝蜂的苍蝇在耳边回转,紧握着双拳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女人是用来宠的,用来宠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动手……不动手……

  哎,看来只能动口了……瞅着她那喋喋不休得理不饶人的小嘴,刘宇轩终于不堪其扰地俯身低头,准确地向声源处袭去……

  然后世界瞬间安静了……

  “轰隆”一阵雷声,苏笑笑分不清是空中的雷还是脑中的天雷滚滚,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即唇上一热,贴上一片柔软的物体,不过转瞬即逝。惊愕地瞪大眼看着已经起身餍足舔舐唇角的人,丧失了一切应激能力……

  瞅着呆若木鸡备受打击的人,刘宇轩很满意此番举止达成的效果,暧昧地点了点她饱满的红唇,妖孽一笑:“算你赚到了,不要再缠着我。”语毕,绕过风中石化的人潇洒离去……

  伴随着呼啸离去的宾利,空中随之又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嚎:“啊!我的初吻啊!你个死妖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地狱阎罗二代说:

已修改

《异世兵行录》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