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虎见状,当即就求饶的说:“穆杨,能不能换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真不能说,要是说出去,我可能会死的。”

  ☆酷2匠网唯一正=版}2,/E其.他s}都是|7盗n,版~

  我说他要是现在不说,说不准现在就死了,我让他快说,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

  赵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一个名字:“董少卿。”

  “董少卿?”我看向林世友,估计林世友可能知道这人是谁。

  至于我,对于这个名字可就完全没印象了。虽然我曾经是在这学校呆着,可是我知道的名字,除了自己班上的同学,那就是一些学习成绩好,名列前茅的学生,至于其他人,我确实不知道。

  林世友当即回答说:“董少卿这人我知道,要说起这个人,他当时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可以说没人敢惹。哪怕是那个余锋,要是碰到董少卿,那也得乖乖的,否则哪怕被打了,他的老子余三庆都不敢替他报仇。”

  听到林世友这话,我心也跟着沉了下来。虽然我知道那个干出禽兽事情来的人一定身份不简单,可是没想到这么难惹,连余三庆都不敢动的人,那么身份可想而知。

  我现在连一个余锋都不敢动,更别说是一个比余锋还要可怕的人了。

  当即我就问林世友,董少卿在哪,现在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我最近在学校没听说过他。

  “董少卿其实比我们要大上两届,他现在早就毕业了,至于到底去了哪里,我知道。不过说起董少卿,这赵虎还是当初跟董少卿混的。否则现在哪有这种地位。”林世友回答。

  林世友说董少卿高出他两届,也就是说比我曾经上学的时候应该是高出一届。

  我问林世友,现在董少卿难道不是在混社会吗,难道是去上大学呢?

  其实对于喜欢混的人,我是不太认为能够考上大学的。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董少卿混社会去了。

  林世友当即就摇摇头说:“董少卿怎么可能会去混社会,以他的身上也根本不需要。而且当初在学校他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混,只是由于他身份特殊,所以在学校没人敢惹他,他的一句话,有时候比老师都好使,老师都得给他面子。为此,很多人喜欢去拍他马屁,就比如赵虎,当初就跟狗一样的跟着董少卿,只是等董少卿走了之后,他也算是接管了董少卿在学校的人脉,这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但说起董少卿现在具体干什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种人的去处必然不会太低。

  听着林世友这么说,我愈加好奇董少卿的身份。

  随即我就问林世友董少卿的背景。

  林世友当即就问我现在咱们吉安市的市长是谁?公安局的局长又是谁?司法局的副局长又是谁?

  我当即想了想,市长我知道,叫李德,公安局的局长叫董烨,至于司法局局长我是不知道了,我也不关注这些,所以我能知道这两个名字已经相当不错了。

  可跟着林世友跟我说的话却让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公安局局长董烨是李德的女婿,至于司法局的局长叫李淑蓉,是李德的女儿。而董少卿正是董烨的亲生儿子。现在你说董烨是什么身份?”林世友说道。

  我此时才明白为何董少卿能够在学校混的风生水起,就连干出禽兽不如的事情之后依旧能够将事情完全摆平。有着他这样的父母和外公,可以说在吉安市没人敢动他,还有什么事情会搞不定了。前些年李刚的儿子不也同样嚣张吗,坏事做绝,要不是惹了比他爸还难惹的人物,也不至于被打压下去。

  这就是权势,法律只是限制老百姓的,真正有权有势的人,那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与其说法律是规则,倒不如说他是上层人士制裁别人的一种说法而已。

  “杨哥,你为什么问这么多?”林世友有些不解的问我。

  我摇摇头,表示暂时不想回答。

  林世友也没继续问下去。

  尔后我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我才知道,一年前后山的事情,虽然赵虎不是主犯,可却是帮凶,他也参与了计划。

  知道这些之后,我心里已经将赵虎判了死刑。哪怕我不至于真的杀了他,可是我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虽然他在那件事上只是一个放哨的,可依旧是在帮董少卿。

  “杨哥,你现在可以放了吧。我已经如实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了,你说会放了我的。”麻袋内,赵虎对我说。

  当即我一声冷笑着说:“以前我还没发现,现在我才知道你赵虎原来是个傻逼,我穆杨说的话你都敢信?老子是在玩你,你懂吗?”

  赵虎听闻,当即大怒,说我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呵呵,出尔反尔?你不觉得这句话很熟悉吗?我可是清楚的记得上次你在KTV就是这么戏耍我的。现在我只不过是原封不动的还你的而已。”我淡淡的说道。

  赵虎立马就不在骂了,而是求饶着说:“杨哥,我知道错了,当初是我糊涂,我就不该跟你为敌。你说要怎么做才肯放过我,我以后真的听你的,以你马首是瞻,惟命是从。”

  果然是曾经做过董少卿的狗,现在一旦被人威胁,立马就成了狗样。

  当即我不由得冷笑,我说:“如果是在一个小时前,或许我还会有一点放过你的想法。不过现在,很抱歉,你没有求饶的资管。”

  说完,我扫了一眼周围,只见不远处放着一块有三个拳头大小的鹅卵石。我捡过来高举而起,对着赵虎的小腿狠狠的砸了下去。

  刺耳帮的尖叫声自赵虎口中传出,一旁的林世友见我这般,也不由得皱着眉头,不过却没说话。

  我砸完一下之后并没就此停下该,而是对着赵虎的另一条腿同样狠狠的砸了下去。

  赵虎再次传来尖叫,紧跟着就没了动静,估计是痛晕过去了吧。

  我当即也没在停留,毕竟这边搞出来的动静有些大了,要是再不走,说不准警察都得来了。

  走到大街上,我这才稍微平缓了一下心情。至于林世友似乎有些沉默了,他看着我说:“杨哥,你下手是不是有些重了。之前我们只是让他在家躺半个月就行,可你那么狠的砸下去,骨折是必然的。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没好几个月是别想完全康复。”

  “或许我是狠了些吧,不过在这个社会上,想要生存下去,如果没背景,又不够狠,那么你只能是被欺负。”我缓缓的说道。

  林世友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认同了我的说话。

  “杨哥,我发现你似乎变了。”

  “我变了吗?”

  “变了,以前的你在我看来只是够硬,而现在看来,你也够狠。我感觉你是个做大事的了。”

  “不管我变没变,在我心里,你是我兄弟,我永远的兄弟,我愿意拿命去拼的兄弟。”

  我郑重的说道。

  林世友随即露出笑容,也重复了我一句话:“是的,永远的兄弟,愿意拿命去拼的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