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虎的出现确实让我感觉到棘手,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消息这么灵通,我前脚进来,他后脚也就跟到班上来了。

  田兵立马站到赵虎身边,完全一副狗腿子样的伺候着赵虎。

  赵虎虽然来的突然,可我也不至于怂的求饶,而是淡淡的说:“倒不是我多威风,只是有条狗乱叫,我怎么也得让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狗就是狗,哪怕身边多加了几条狗,那也不过是狗。你说呢?”

  虽然我看着的是赵虎,不过我这话一出,田兵可就怒了,他脸都跟着绿了,当即就朝着我迈进了一步。不过当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田兵顿时就不敢动了。

  不得不说,田兵这种人确实上不了台面,只是狗仗人势而已。。

  赵虎倒是不生气,他露出一丝微笑着说:“不愧是曾经的‘杨哥’,骂人都这么有技术。就是不知道手上功夫如何?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

  我知道赵虎这是准备给我教训了。

  酷}Q匠"网4唯N一正{版/,F}其他:都_是盗版G

  当即,我就说他可以试试。

  随即,赵虎身边的人立马将我团团围住。而孙梦语则是喊着别动手,说老师要来了之类的话。

  赵虎没管,跟着一脚踹出,直接对着我小腹过来。

  我右脚向后退,整个人立马向后移了一步。赵虎第一脚正好放在我身前,贴着我的衣服,不过并没有挨到我的小腹。

  “看来你还没有被废,反应力不错啊。”赵虎笑着说道。

  我神色也凝重了很多,毕竟要动真格子了,我也不可能表现的太轻松。

  而就在这时,孙梦语突然喊了一句,老师来了。

  我闻声望去,果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走了进来,她见我这边这么多人,立马大喝一句说:“你们都在干嘛?哪个班的回哪哪里去,要是在不走,我就叫你们去教务处喝茶。”

  赵虎听闻,倒也不骄不躁,只是撇了一眼那老师,完全一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他跟着对我说活:“既然回来了,那么以后有得玩了,我也不急着一时,只是过来看看你而已。对了,放学之后去后山聊聊。当然,你也可以不去,不去的话我只能来班上请你。你看着办吧。”

  说完,赵虎转过身吹着口哨,慢悠悠的走出班级。老师看着赵虎,气的直咬牙,不过看样子也是拿赵虎没办法。

  赵虎一离开,田兵也就萎了,立马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着。而我也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第一节下课之后,林世友就跑过来找我,他问我是不是赵虎来找我了。

  我点点头。

  他问我又没事。我说正好老师来了,所以没动手。

  林世友皱了皱眉说:“杨哥,我感觉咱们不能这么被动。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只能是被欺负的命,即使不被打的重伤,可天天被教训一顿,那也是没面子的事。”

  我点点头,我问他有什么主意就说出来。

  林世友说:“我昨晚想了很久,我觉得咱们还是得组建一个社团,对抗赵虎。没有人手终究是不行的。”

  我说目前这个状况要招人可难了,而且赵虎不傻,如果我们有动静,他立马就会出来阻止,到时候可就没那么好收场了,说不准他们会下重手。而且现在这状况,谁肯跟我们。

  林世友也是犯难了,他苦笑着说:“可不是嘛,所以我发愁啊。现在局势对我们太不利了。而且高一还有个余锋,谁知道他会不会还来欺负咱们。现在我们是四面楚歌,没有一处是安身之所。”

  “如果赵虎不插手我们招人的话,那就好办多了。”我寻思着说道。

  林世友白了我一眼说怎么可能,赵虎怎么可能不插手我们招人。

  我笑了笑说:“如果赵虎去医院趟个十天半月,那不是没人阻止了吗?”

  林世友眼睛不断的闪动,似乎在理解我的话。紧跟着他说:“想法是不错,不过要把赵虎弄到医院可不简单啊。这事情弄的好还行,弄不好我们可就废了。”

  我点点头,不过目前也就这个法子了。想靠别人帮忙那是不可能了,所以只有靠自己。

  “干还是不干?”我看向林世友。

  林世友咬咬牙说:“干就干,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我当即就笑了。随后上课铃声想起,林世友回到了自己的班级。

  我随即也开始思考着计划,该如何将赵虎弄进医院也是个大问题。

  然而,我还没想到如何对付赵虎的时候。上午的课已经结束,而赵虎让我去后山的事确需要解决的。

  我也没犹豫,留在班上也是没用的,倒不如就去后山一趟。

  孙梦语是知道这回事的,她立马拖住我不让我去,说我去了一定会被打。

  我笑了笑没回答,而是让她自己回去,千万别跟过去。随即我便一个人走向后山。

  而就在我走到后山门口的时候,林世友已经站在那等着我了。我立即会意,我知道他的意思,好兄弟有事一起扛。

  当我和林世友到后山之后,身后赵虎也带人走过来了。他带了不少人,足足二十有余,其中我还看到田兵。

  赵虎看着我们两个,当即就说:“倒是不需要我请你们,挺有自知自明的。”

  “赵虎,看来你也是够给我们兄弟面子,竟然招呼了二十个人过来。只是不知道你是给我面子了还是胆小呢?是不是怕人少对付不了我们兄弟两个。”我笑着说。

  田兵不愧是狗腿子,护住倒是一流的,他先开口说:“穆杨,就你们这两个垃圾,虎哥会怕你们?只是看的起你们,毕竟你们之前也算是个人物,要是没点排场怎么行?”

  我冷笑一声,然后说了一句:“赵虎,你家的狗现在可是懂得喧宾夺主了。主人没说话,他倒是不断的乱叫。”

  田兵铁青着脸,至于赵虎,则是瞪了田兵一下,吓的田兵立马不敢说话了。

  “穆杨,一个多月不见,嘴上功夫确实厉害了。就是不知道皮够不够厚,待会能不能撑住我们这么多兄弟的热情招待。”赵虎说道。

  “你可以试试”我吐出几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