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洛妍落泪的样子,我很想去给她擦眼泪,可是当我抬起手还不到一尺高的时候,立即就没力气了,整个手掉落在了床上。

  洛妍见状,立马将我的手抬起,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微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轻轻的抚摸着洛妍的脸蛋,将洛妍眼角上过着的泪水抹去。这一刻,我仿佛有种劫后余生般的感觉。

  随后我就问洛妍具体最后事情怎么解决了,我有没挨第三下凳子,有没被揍十几拳,更有没被人踢到命根。

  洛妍摇摇头,然后说:“没有,你晕过去之后余锋虽然还想动手,不过林世友却出面说要替你挡下剩下的伤害,最后余三庆同意了。”

  我一听,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了,我当即就问林世友现在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吧,他醒的比你早,在普通病房,虽然受伤也很重,不过毕竟脑袋只挨了一板凳,所以不致命,至于身上其他伤倒也算不上大事。只是,只是………”洛妍欲言又止。

  我从洛妍的眼中看到了愧疚。我知道林世友一定是出事了。

  当时我就急了,我问林世友到底怎么样了。

  洛妍看着我,说:“他身上的其他伤,包括脑袋上的伤都可以慢慢好起来,只是他的命根由于承受了余锋的三脚重踢,睾丸坏了一个,将来在夫妻生活方面可能会有影响。”

  听到这话,我的双手已经紧紧握着,全身不由得颤抖起来。我知道林世友现在所受的伤都是替我挡下的,他不该承受这些,更不该造成这种不可逆的伤害。

  我知道自己欠了林世友的,这是终身都无法弥补的。

  “余锋”我咬着牙喊着这两个字,我真恨不得将余锋给杀了。

  洛妍见我激动的样子,立马将我搂住说:“穆杨,你别激动,我知道你现在想的是什么。可是现在已成定局,一切恩怨都得等你好了之后再说。”

  我自嘲的笑了笑说:“恩怨可以以后再说,可是友哥承受的伤害却没法说。”

  洛妍低下头,跟着她就说:“欠林世友的,我们慢慢还。”

  “我永远都还不了,是我太没用的,是我太弱了,我保护不了我身边的人。”我叹了口气说道。

  洛妍紧跟着又安慰我,不过我也听不进去,而是安静的躺着。

  后来我问洛妍我趟了多久。洛妍说已经五天了,我脑部受到严重的损失,积压在脑中的瘀血还好位置得当,否则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我虽然知道余锋对我下手会很重,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往死里打,差点把我弄死。

  后来我又在病床上趟了一周,身体也渐渐好转了很多,至少脑袋可以转动而不疼了,而林世友也已经可以下床,他过来看我。

  我看着林世友脑袋上绷着的砂带,以及身上我看不到的创伤,我不断的自责,我感觉自己没面见林世友。

  林世友知道我在自责,不过他却微笑着说:“杨哥,咱们是不是兄弟?”

  F5最新c章E节@?上7~酷g匠网X^

  我看着林世友,很坚定的说是,是我穆杨一辈子的兄弟。

  “好,既然杨哥认我是兄弟,那就别自责了。我们是兄弟,就该一起面对,而不是谁独自一人去扛。如果当时你一个人扛了,最后结果是什么?那是必死,没有活的可能。而现在,你还活着,我也还活着,这就够了。至于其他,将来我们总有机会讨回来的。如果人都没了,我们还谈什么报仇。杨哥,你觉得呢?”林世友微笑的看着我,他很看得开,更明白如何计较得失。

  我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在计较得失方面林世友比我懂。

  随后我也没在继续自责,哪怕我自责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能够做的,那就是好好养伤,身体才是本钱。

  后来的日子我几乎就呆在床上,或许真是我的命硬吧,我脑中的瘀血也渐渐的开始消散,。而林世友除了不可逆伤害之外其他伤势也已经痊愈。

  一个月之后,我虽然不能做出过激的举动之外,行走那些已经完全没问题。

  而林世友也早就去了学校上课,至于我,则是在家里呆着,继续养伤。

  林世友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我,和我聊聊天什么的。只是今天林世友过来看我的时候,尽管他掩饰的很好,粉底擦够厚。可终究是擦了粉底的,我一眼就看出了。这让我更加的奇怪,一个大男人好好的擦粉底干嘛。

  可当我问起时,林世友却带着一些掩饰,说自己痘痘太多,很丑,想变帅哥。我自然不会信这种鬼话了。所以很认真的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兄弟的就说。

  林世友最后也只能说了。而我这才明白,现在林世友在学校已经不在是曾经高三的一霸,他已经没有了地位,没有自己的人,此时的他几乎没有人跟着他。而作为林世友的对头赵虎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了。所以开始欺负他,今天脸上受的伤正是赵虎造成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人最后会跟了赵虎?”我压着愤怒的问林世友。

  林世友露出无奈的表情说:“还是上次的事情,自从我被余三庆抓了之后,这个消息很快就在蔓延。跟我的那些人也觉得我是废了,加上我养伤花了很久的时间,他们也就彻底的解散了。而赵虎趁机拉拢他们,至于不同意跟他的,他就开始打压,不少人直接被迫也就跟了他。所以,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是,仇家估计都要开始落井下石。而赵虎则是成了高三的最强势力,在整个学校也是响当当的大哥。”

  看着林世友那失落沮丧的样子,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知道自从那次之后,我们已经开始变化了,很多事情都不在是以前那样。

  随即我就问:“那飞哥呢?你要是被打,赵虎怎么也得忌惮飞哥一点。”

  林世友苦笑着说:“飞哥毕竟是道上的人,所以不好插手。而且赵虎打我并不算严重,也只是像当初我们揍他一样,把我揍一顿,都是皮外伤,只是外表不好看。而且我这几天听说赵虎跟的那个道上大哥也渐渐的有扩张的野心,最近总来飞哥的地盘上闹事。现在飞哥也是头疼。”

  我无奈的摇摇头,现在还真是祸事连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