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洛妍重新返回市里,穆晴也想去,不过却被我拦住了,我绝对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t1酷D'匠;v网Ic首Z发4

  最后在我坚决反对之下穆晴也只好点头,她看着我洛妍,随即就说:“哥、洛妍姐你们一定会没事的。”

  我微笑着点点头,洛妍也笑了笑。

  我爸妈并不知道这些事。我则是以洛妍需要上班为理由,说送洛妍回城里,至于穆晴过几天再去。

  我爸妈是淳朴的农民,对于社会的阴暗面,根本就没接触,更不会想到这些,所以也没多想,只是让我时常回家,有钱没钱无所谓,有心就行。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回到市里之后,我和洛妍就去了飞哥那。

  此时我和飞哥坐在一间屋子里,他递给我一根烟,我示意他不抽,最后他缓缓点起烟,然后说:“穆杨,对不起,这事情我没帮上你,也没帮上世友。”

  我摇摇头,说实话,飞哥帮了不少忙。就连我认识林世友那都是因为飞哥的关系。他为人仗义,不过这件事情确实超出了他所能够掌控的范围,哪怕他一股脑门的冲到余三庆面前,也是没用的。毕竟他们主要想找的是我,我若不出现,这事情是没法解决。

  “飞哥,你能帮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感动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吧,我一定会把友哥救出来。”我坚定的说道。

  飞哥点点头。

  之后我又跟飞哥单独的呆了一会,我让飞哥帮我看着洛妍,我不想她跟我去,更不想因为我出事,导致洛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飞哥答应的很坚决,说一定帮我照顾好洛妍,如果这都出了差子,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混了。

  我相信飞哥的为人,所以也就没在多说。当即就根据飞哥所说的地址,去了一处叫“皇家”休闲会所的地方。

  我没带人,也没人可带。洛妍则是被飞哥拦住。

  “你是谁?这不是你能来的。”一个人拦住我说我走进会所,直接就走到了楼顶。我听飞哥说了,这会所的楼顶就是余三庆的老巢,而余三庆当初放话也是让我去那找他。

  当即,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叫穆杨,找三爷。”

  “穆杨?”那男子当即惊讶的看着我,不过这次没在拦我,而是跟我说:“你跟我来,三爷已经等了你一天了。”

  我也没犹豫,既然都来到这了,自然是没打算回头。

  很快,我就被带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很大,里面人却不多。我第一眼就看向坐在主位上,一个穿着西服,留着一小撮胡子的中年男子。

  随后我又看了周围,周围有四个人,有三个人身高都是一米八以上,体格健壮,双手负于后背,精气十足。

  至于还一个,身子不高,而且偏瘦,但却站在主位的旁边,一脸平和的表情。

  “你就是穆杨。”主位上那个男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既然走进来的,也是豁出去了,所以没什么好怕的,当即就说:“是的,我就是穆杨,三爷你要找的人。”

  三爷点点头,然后淡淡的说:“你进来这里,可能就走不出。你就不怕死?”

  我笑了笑,我说不怕死是不可能的,谁不想多活几天,只是三爷逼太紧,我不得不来。

  “这可怪不得我,你既然动了我儿子,我要是都不管,别人还说我余三庆好欺负。”余三爷淡淡的说道。

  我点点头,然后说:“既然我已经来了,三爷就把我兄弟放了吧。这事情是我干的,我一力承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余三庆此时也笑了笑,然后跟着站了起来走向我,边说:“你觉得一个人就承担的了?打我儿子可不止你一个人参与。这林世友就是其中一个,好像还有一个女娃是吧。”

  我听到余三庆还提到洛妍,当即我就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整个人过程,都是我在主导,我打的余锋,他们没动过手。有事冲我来,请三爷行个好,别跟他们计较。”

  “呵呵,倒是蛮义气的。你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都自己一个人扛?你觉得扛下的吗?”余三庆随即说道。

  我笑了笑说:“三爷怎么会不敢了。虽然我不是道上的,可也在监狱混了一年,也知道道上的规矩,更知道道上人的手段。我相信三爷敢,只是想请三爷放过其他人,至于我,三爷随意处置,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叫穆杨。”

  余三庆已经走到我的面前,脸上露出惊讶的表示说:“我倒是忘记你还进过笼子。没想到你这人竟然这么硬气,既然这么硬的人能够从监狱走出来,也算是有点本事。我都不由得有些欣赏你了。不过嘴上说一回事,可是不是真的这么硬可就不知道了。”

  说完,余三庆突然对着我一脚踹了过来,速度很快,我根本没法躲。不过即使能躲,我现在也绝对不能躲。

  余三庆这一脚绝对不是开玩笑,当即我直接向后仰,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同时侧滑了有一米多远。

  很疼,我感觉全身的痉挛都在抽出,我的小腹更是传来翻江倒海的疼痛,胃里的苦水直接涌到口中,不过最后被我强吞了回去。

  尽管痛,可是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就此躺下,我要起来,我不能被对方看扁。

  当即,我慢慢的爬了起来,然后重新向前走了两步,回到余三庆的面前。

  “呵呵,确实有点意思。”余三庆当即笑着说道,紧跟着他有说:“把林世友带进来,还有把余锋也叫过来。”

  很快,我就看到余锋走了进来,他头上绷着砂带,脸上依旧还是肿的跟猪头样子。当他看到我时,眼中一抹难以掩饰的杀意。

  跟着林世友也一并进来了,只是林世友并非走进来的,而是被人拖着进来的,我看着他脸上的伤,以及无力的四肢,不用想也知道被人毒打过。

  我心里虽然愤怒,可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发火,我也没有跟对方叫板的资格。

  当即,我看向余三庆,然后说:“三爷,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兄弟,还有我女人。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只求别迁怒其他人。”

  “杀你就算了,我是合法公民。不过打我儿子的事情不能算,既然你要救你的兄弟和女人。现在我给你机会,救一人,一条胳膊,按照你的意思,要我放过两个人,所以两条胳膊。至于你自己嘛,想要出去,那就再切条腿。”余三庆淡淡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有读者问起更新时间,我再说一下,目前更新时间不一定。但一般中午都能够更新出来。目前新书期间重在宣传,一般是两更。特殊情况下会加更,加更问题我待会会说。

对了,关于加QQ群的事情,目前网站暂时不允许,所以大家有事直接留言即可,我一定看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