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从各方面调查后山事件。不过这事情知道的人估计屈指可数,而我却毫无头绪。虽然我明白王主任必然是知道很多,不过他同样是不可能告诉我的。

  如此一来,这事情暂时又没了头绪。

  虽然这件事情暂时告于段落,可是有件事情却出乎我意料之外。

  这还得从那天在后山我破坏田兵的好事说起。估计是田兵怀恨在心吧,就在后山那事之后的第三天,田兵突然找上我,跟我说:“穆杨,今天放学之后别急着走,虎哥要见你。”

  田兵说话的时候,嘴角还翘起一丝阴险。

  对于田兵口中的虎哥,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不过对于田兵的话,我直接当做放屁一下给放了。

  只是这事情也不知道怎么传到了孙梦语的耳中,课间的时候,孙梦语跑到后排来,对我说:“穆杨,我感觉你得跟老师报告一下,否则放学之后你可能会出事。田兵口中的虎哥是咱们高三的一个混子,叫赵虎,挺出名的,专门欺男霸女,我们都躲着他,就怕万一惹祸上身。说起来,这事情还得怪我。赵虎找你麻烦,一定是田兵使的坏。而根源就是你帮了我。”

  我听闻,随即笑了笑,然后说:“这怎么怪你了。要是真怪就怪我吧,是我多管闲事。好了,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和孙梦语说完之后,她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我和孙梦语说话的情景正好被田兵看在眼里,当时他就愤恨的看着我,只是碍于我的实力,所以他也不敢说什么。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我本以为赵虎要找我也会等我离开了学校。谁知,老师才前脚离开教室,教室外就冲进来了一群人,人数还真是不少,不下十个人。

  说实话,看到对方一来就是十多个人,我也忍不住犯难了。

  “谁他妈是穆杨,给我滚过来。”这群人冲进来之后,其中一个身材彪悍的男子站在讲台前喊了一声。

  班上没有离开的同学见状纷纷开始往外跑,连书本都不待收拾的。

  我知道麻烦来了,不过我也没怕过什么。一年的监狱生活,真让我学到了很多。尤其是看到这么多人,突然间我又仿佛回到了监狱之中,那是可以为了一口饭,一张床而拼命的地方。

  很显然,目前我所面对的一切,还远远无法跟监狱相比,我怎么可能怕了。

  “我就是穆杨。”我淡淡的回答。

  酷k匠&网r0永/久免i*费{看E1小r说~

  我静静的看着眼前这群人。

  “吗逼的,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人群中一个长的跟猴子一样瘦不拉几的男子朝着我骂道。显然是因为我表现的太过平静,让得他们很不爽。

  我没动,不过站在最前方的那个彪悍男子却抓起旁边的一张凳子,舔了舔牙,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顿时间警惕了起来,拳头也已经紧紧握住。

  “你们干什么?别在班上打架,不然我现在就找老师去。都是高三的学生,要是落下一个处分,看你们怎么毕业。”

  就在我以为准备开战的时候,一道倩影突然挡在了我的前面,同时对着赵虎喊道。

  班上的学生匆匆离开,我也没注意孙梦语,只以为对方也已经离开了。没想到她竟然是班上除了田兵之外,唯一留下来,且站在我这边的同学。

  一时间,我有些感动了。

  “咦?还有美女救狗熊的场景,真是少见。”赵虎停下脚步,看着孙梦语,一脸玩味的说道。

  赵虎身后的一群人这时候也大笑了起来:“虎哥,我看这小妞不是来帮这煞笔的,而是故意引起你注意,说不准是看上你了。”

  “哈哈”

  “哈哈”

  ………….孙梦语被这么多人嘲笑,顿时被气的直咬牙。

  “孙梦语,你走吧,这不关你的事,别掺和进来,你帮不了我。”我拍了拍孙梦语的肩膀,说道。

  孙梦语还没回答,不过赵虎脸色却微微收敛了一些,表情有些阴冷的说:“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既然想留下来,那就跟这煞笔共患难吧。”

  我盯着赵虎,拳头已经握的开始啪啪直响。

  原本我以为孙梦语这是没法走出去了,突然,田兵站了出来,说:“虎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孙梦语离开。她当时也是冲动,怎么可能真的想得罪虎哥你了,你看这…………”

  田兵说着,赵虎的神色也变了变,最后犹豫了一下说:“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就不为难一个女生了,否则传出去还说我赵虎欺负女生。”

  “是,是是,多谢虎哥给我面子,晚上我请兄弟们吃饭。”田兵连忙说道。

  “走,别墨迹,你在这帮不了我的,反正会帮倒忙。”

  我看孙梦语似乎不想走,当即我又催促道。

  孙梦语随即没在犹豫,背着书包转身就跑了出去。

  此时,班上除了我,剩下所有人的双眼直盯着我,眼神中带着不屑和戏谑之意,而赵虎继续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微微朝课桌方向移了一步。只要赵虎一动手,我立马就抓起旁边的凳子反击。

  “穆杨是吧,我打听过你。你是我们上一届的,只是高二的时候辍学了,听说以前你挺会读书的,只是没想到消失了两年,原来是去监狱蹲着了,真是让我惊讶。原来优等生也有坐牢的那一天。”

  赵虎已经走到我的面前,身子几乎和我贴着。由于他比我高出一些,所以他的嘴巴在我耳边,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可却是清晰可闻。

  “你想表达什么?”我不卑不亢。

  “我草拟吗,给我闭嘴,好好听虎哥讲完。”人群中一个学生骂道。

  赵虎跟着又退后了一步,跟我保持了半米的距离,然后嘴角微微翘起,弄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我知道现在的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变狂了。进过监狱的人确实狂,而且屌。不过嘛,那又怎么样?你虽然有点战斗力,不过架得住人多。我身边这么多人,一人一脚就足够让你躺在地上。所以,我希望你收起那份高傲,是龙你也给我盘着。在这里,你要向我低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