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兵锋现

  ……一番周折后,我传出了消息,然后无声地回到了我们的马车附近,这个过程缓慢得让人痛苦,内心虽焦急敌人不知道会何时发起袭击,但却不能发出声音以免惊动了对方。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幸运的缘故,我推开车门进入车厢内后,月色便再次放明了,借着光芒我看到了周围的乌云还是密布着的,也许很快地面上便会再次陷入如墨的夜色中,而那时,在敌人的眼中我们便是沉睡着的待宰的羔羊,他们便会毫无顾忌地发起屠杀!

  但不管怎样,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车队的众人来说有这段时间已经够了,我悄然穿戴起了护具,武器也准备好了,那么接下来……我用手臂搂住了阿黛尔,试图让她醒过来。

  大战将至,而身边的女孩却在沉睡着。这种感觉简直难以言表,仿佛心里有一头猛虎正轻嗅着蔷薇,致命的武力中却蕴藏着祥和。望着她熟睡中安和的脸,我开始轻声呼唤着她,“阿黛尔……阿黛尔……”

  最开始的几声完全没有任何动静,但我知道现在不能着急,声音依旧轻微,“……抱歉……阿黛尔……得起来了,”她紧闭的眼睛开始动了一下,然后即使是在睡梦中脸上也满是不情愿的样子。

  明明是在这种紧张、压抑得快令人窒息的环境下,心里却升起了另一股情绪,伸手将女孩揽起然后抱在了怀中后,我忍不住亲吻起她的脸,用这种温柔的方式试图唤醒她……过了一会儿,也许是感觉到了脸部的触感,阿黛尔慵懒地睁开了眼睛,伸手扶住了我的肩膀,“呜,睡得好香啊~”

  我又低下头吻了她的腮,她只是呜了一声在我怀中表示了抗议,“这样的方式叫你起来你喜欢吗?”我坏笑着在阿黛尔的耳边问道,她懒懒地靠在我的胸前,小声嘟囔道:“坏蛋!被人叫醒的话阿黛尔都不喜欢……不过,如果非要选的话……”

  她抬起头,脸上羞红了,“那……阿黛尔会选这种。”额,关于此时自己的心理活动我就不多说了,这可是个人隐私!

  既然她已经醒了过来,那么……在一番简短的说明后,终于让她明白过来了。很简单,我希望她做得就只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面,不要出去而已。自然她又是百般不答应,但都被我无视了。在这样的野战中,法师实在太引人注目了,而我也没办法一定能护住她的安危!

  望着门缝外的月亮,乌云正一步一步的侵蚀着那明亮洁白的领域,而当这个结果到达最终的时刻时——战斗也就会打响了!

  月亮被遮掩起了一半……

  不同于以往的战斗,这次的等待太长了,长得让我有充足的的时间来紧张、不安与害怕,就像一个人如果被判了死刑,那么电椅启动前的每一秒便是一种折磨!

  漆黑的天幕上只剩下了月牙……

  此刻每一秒对我来说都像度日如年,所有的情绪都在接受着地狱般的煎熬与冶炼,之后是化为勇气还是恐惧,我自己也无法得知。

  最终……乌云篡逆了天空的宝座,大地被黑暗所主宰。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甚至开始以为之前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很快我发现自己错了——密集的马蹄声渐渐在远处响起,几乎在顷刻,声势化为了一股洪流直冲营地而来!

  不好——我心里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再没经验的人也知道骑兵的可怕!今夜我会死在这儿么?内心这样问道,然后便是另外一个声音——只有杀光他们,你才能活命!

  我无言地吻了下阿黛尔,然后便跳下了马车顺手将车门关紧了,抽出了背上的双手长剑,马蹄声如骤雨般急至……

  勇气也罢,恐惧也罢。从这一刻开始,内心开始空荡荡了起来,只剩下了拼死的意志!我向前开始行进起来,越过准备在马车后的人们,逐渐开始加速。

  一名骑士纵马越过了外围的防线,当先冲到了营地里,他心中一定有疑惑,为什么这个营地里没有传来惊慌的呼喊声?

  很快又是几名黑衣骑兵接连越过了防线,但这次不同了,迎接他们到来的是一声嘶吼,紧接着便响起了连片的呼喊声——“杀!”在此刻,屠杀者与被屠杀者终于兵锋相见!

  我径直冲向了那名为首的骑士,在与高速的马速相叠加下,几乎是瞬间,我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马前——此刻的我在他的眼里一定是个恶魔吧?我这样想着手里的长剑却丝毫不犹豫地向下斩出!像折翼的鸟儿一样——那匹马悲嘶着滑倒在了地上,伴随着骨骼碎裂声,巨大的惯性将他们翻滚着带出了很远……下一个!

  人的呼喊声,马儿的嘶鸣声以及刀剑的碰撞声,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漩涡般,吞噬着在场人们的理智。

  不知是什么原因,远处的篝火在剧烈闪动着,之后便火光大减,营地里只剩下了四散的星零红光。终于,荒野上唯一的光亮之处也被黑暗所笼罩了,夜战已经降临!

  我早已分辨不出敌人的脸庞了,双臂渐渐机械地格挡开敌人居高临下的攻击后挥剑砍出,究竟有多少人在我的周围,或者说有多少敌人杀了进来呢?我自己一概不知。

  也许过了半个小时,也许更长。明亮的月色突如其来的洒在了这片荒原上,如同有人按下了那天空的灯光开关。一切都变得纤毫毕现起来……

  被突如其来的明亮所惊讶,厮杀短暂的停止了片刻,“宰了你!”一个吼声响起,然后仿佛暂停键被松开了一般,这场惨烈的战斗继续起来,不,甚至可以说变得更残酷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在战斗,直到一把长枪擦着我的胸铠划过,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混蛋!我松开了左手握住了枪杆,大吼一声后,敌人被我拉下了马狼狈的摔向了地面,砰——在他坠地的声音响起时,一把长剑也赶上了他,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再拔出来的时候剑尖已是血红色的。

  敌人捂住了腹部,但鲜血仍然从他的指缝间喷涌而出,他的眼神中还带着不可置信,失去了主人的约束后马儿长嘶着跑开了,嘶鸣声惊醒了我,我看着他,他看着可怖的伤口……直到鲜血再也从伤口里流不出了,他的手才从腹部掉下。

  我默默地转过身,走向商队中央地区,那里战斗正酣,不时有商队的人或黑衣人掉落马下。

  一名黑甲骑士发现了我,眼里浮现出怒火,一番恶战之后他的面甲早已从头盔上掉落,我认得他——蒙贝尔家族的人,也是当初站在费尔南德旁的侍卫队长。

  蒙贝尔家族的人……果然不肯放过我们么?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立刻抛下了对手,调转了马头冲向了我的方向,一名商队的护卫试图拦下他,“死吧!”黑衣骑士大吼一声,长枪挑开了对方的武器然后一个下压,滚滚蹄声中,那名护卫连人带甲被高速刺出的长枪彻底洞穿,几乎像是被穿在了枪杆上,不——我认识那个孩子……

  “不!!”另一个护卫大喊道,由于分心,被他身后的敌人手里的马刀劈中倒地,我和他在一起喝过酒……

  黑甲骑士一振枪杆甩开了死者,坐下的骏马让他高速地提枪冲到了我的面前,“死!!”长枪带着尖啸而来,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了我的剑身上,几乎让它脱手而去,但这仅是一次刺出,敌人一手控马游走在我的周围,枪身像毒龙一般吞吐,或扫或刺。居高临下的每一击都让我虎口震动。

  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连累了你们失去生命……我回报不了你们什么,嗯,也许唯一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你们杀了他!!!

  长剑逆着对方的武器席卷而上,在枪尖到达我的咽喉前爆发出了力量,长枪擦着我的脖子刺空,我举起了长剑,对方瞬间意识到了不妙,急急纵马前行,但我急速突进的几步让自己仍然处在着敌人的攻击盲区内,长剑挥落,正如普通的一记劈砍。

  随着落下的是骏马的身躯,在喷洒而出的血液中,它狠狠摔倒在地,被惯性带着翻滚,失去了一条后腿的后果就是如此。

  骑士狼狈地站了起来,在自己坐骑摔倒的前一刻他跃下了马背,避免了被自己坐骑压得骨断筋折的下场,但就算是如此,他也免不了在地上滚了几圈。

  没有留下时间让他去反应,长剑在下一刻已重重劈向他的头顶,铛,铛,铛——长枪在奋力抵抗,但此时他手中的武器还不如一条烧火棍格挡得痛快,“啊啊啊——”锋利的剑身顺着枪杆滑下,削去了一些阻碍,他发出了惨叫声。

  抬腿正蹬,敌人的惨叫被打断了,头部朝前地砸在了地上,因为我这一脚的目标正是他的下颚,我走到了他的身前,剑刃悬停在他的咽喉处,“别杀我……求你了……李尔,李尔大人……”在死亡面前,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的他终于感到了彻底的恐惧,“都是费尔南德叫我们做的……与我没有关系啊……求——呃——”

  双手紧握着长剑我跪身刺下了,带着自身的重量,剑刃豪不费力地刺穿了敌人的咽喉……饶了你谁来饶过我们呢?

  “抱歉,这是在战场,而我……也不是我!”我喃喃自语道,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这样,本以为自己会心软……但终究是没有。

  这就是杀戮吗?我抬起头茫然地打量着周围,屠杀者与被屠杀者在不知何时已经调转了身份。

  ◇最"\新j章节◇上qM酷S匠网EH

  埋伏之下又占据了人数和地形优势的商队的众人疯狂地攻击着敌人,连平日里的普通的商人也在瞪着血红的眼睛操控着弩箭,不时将马背上的敌方射落。

  但真正让敌人胆寒的不是他们,而是另外几个身影——那是之前我见过的商队主人的私人侍卫。他们手持短刃身着紧身铠甲,速度极快,往往在躲过黑衣骑士长枪刺击的一瞬间高跃起身,武器顺势钻进了敌人的身体……一切的杀戮都发生在了这银色的月华之下。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诋们存在的话,不知他们又会以怎样看待着这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