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贝尔家族的战士们,和我一起杀光他们吧!”费尔南德疯狂地笑到,“凡是阻止蒙贝尔家族的人都得死!!”

  “哦?怎么,费尔南德你连我也要杀吗?”——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在这个几乎已彻底混乱的局势下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但偏偏所有人都停下来了,怔怔地望着他,连费尔南德也不例外!

  来者是一个英俊的青年,身穿德洛斯帝国红袍军服,战衣随风猎猎作响!在他的背后——是密密麻麻的列出阵势的帝国士兵,皆是身着重甲、武器出鞘。所有士兵都静默地等待着命令,但在这种有秩序的沉默中却透露着一种只有精锐军队才拥有的煞气。

  费尔南德已脸色一变,从之前的不可一世到现在的神色仓皇,就像老鼠出来正耍威风时却发现了猫的踪迹一样——这反差有点大啊!局势产生了异变,我试着深呼吸,努力压下那股暴虐。

  不过这也难怪,蒙贝尔家族最大的依仗就是德洛斯帝国的军队,而眼前的此人,正是驻守公国南部沃克城地区的帝国军队的指挥官,打个比喻就好像前世的伪军得罪了日军一样……

  “不敢!尊敬的爱德华阁下……在下不知为何会惊扰了您……这件事只是蒙贝尔家族的私事……”

  “好大的胆子啊!!私事?费尔南德爵士,这沃克镇可是贵国的领土,连本人也不敢违背法律,您却好大的威风……”青年指挥官边笑边说,信步踏进了庭院,所到之处人群纷纷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那两场决斗我都看了……啧啧啧,好犀利的偷袭手法!不愧是一员深得决斗精神的贵族啊!哟……还有火铳,这个可是稀奇玩意儿。”他的每一句话都让费尔南德的脸色更加仓皇。

  青年带着微笑说着,脚步向我走来,“想必……你就是李尔·格兰特子爵吧,不愧是格兰特家族的人,和本人料得不差!”

  “正是!很抱歉您是……”我开口道,声音带着点沙哑。

  他的脸上露出了真切怀念的神色,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重要的事,“四年前的沃克一役,本人也参与了!守城军人的英勇精神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其中……就包括您的父亲,他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可惜……”

  听到了这些话,在场的众人都默默无言,我开口道:“谢谢您的夸赞,我也一直以父亲为荣……只是现在战争都已经过去了。”

  “是啊……但这件事无论怎么说,于公于私我都不可能坐视不理!”青年士官一声感叹,片刻神情恢复了肃穆,高声喝道:“军队听令!!”

  “是——!”众帝国士兵齐声答道,声音从四面传来,看来这座府邸已不知何时被他们包围了!

  更|r新:最快Y上u酷匠网z5

  “把蒙贝尔家族的人员解除武装!如有反抗——杀!!”

  “是——!”

  费尔南德闻言已经面如死灰了,面对身边的侍卫队长的眼神请示,他只是无力摆了摆手,然后众侍卫就再也没了抵抗的意志……

  对着一切,桑吉治安官和镇长也是目瞪口呆,眼看着之前还嚣张之极的蒙贝尔家族成员,现在任如狼似虎的帝国士兵们捆绑住。

  “镇长阁下,贵镇发生的事我很遗憾,不过这件事的发生你我也有责任啊,请……我们边走边聊,费尔南德爵士,你也跟上来吧。”青年军官笑着请镇长往外走去了,众民兵们面面相觑后也只好跟上了治安官等人,费尔南德临走前还向我投了怨毒的一眼。

  “对了,刚才有幸目睹了格兰特家族的两位贵宾的实力,本人也很钦佩!”青年士官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说到。“医疗官,你去替本座查看他们的情况,别让出现什么意外,明白吗?”

  “那么,李尔阁下,我们下次再会面了!”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众帝国士兵们皆鱼贯而出,原本拥挤的庭院里一时空旷了下来,只剩下我和阿黛尔等人……

  我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他到底是谁,又为何要这么帮我,真的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吗……

  “子爵大人,请让本人来帮助伤者!”说话的是刚才帝国军官爱德华提到的医疗官——一名女性,还有几名牧师打扮的人站立在她身后。

  我闻言想起来了尤娜的伤势,心急如焚之下就立刻往回走,“请前来——”

  ……

  回到屋内,先看到的是菲托利,没等我开口他就说到,“我没有事,李尔,你还是来先看看尤娜吧!”他的话让我先是一松,之后便揪心了起来。我随他走过去——尤娜俯躺在床上,鲜血染红了她背部的衣物……这第一眼就险些让我失控,为什么她总是要为我牺牲……众医者从我身边走过去查看她的伤势。

  “怎么样了她——赛丽亚?”我艰难地开口。

  “她流了很多血……伤口很深……简直无法包扎……李尔!你怎么了?”她的话让我一时失去了方向……怎么会这样,她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这样!

  “病人是被火器击伤的,诸位,现在按照训练来救治!”“是!”众助手答道,打开了随身携带着的医疗器械,开始清理起尤娜背部的伤口,看动作她们的确是合格的医官,一举一动都显得训练有素。

  看着医疗官,我心里又稍微回来了一点希望……

  不久——“抱歉,李尔阁下,我们要施展治愈术了,这个过程不能受到打扰。请各位先出去门外等候,这两位女士留下来就好了!”医官对着众人说到,指的是赛丽亚和斯嘉丽。

  “啊——好的,这是应该的……”我回答道,目光眷恋地在她苍白的脸上凝视了一眼。

  ……

  我站在门外徘徊,而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内心的急躁也在一点一点的积累!

  混蛋,我内心早已咬牙切齿,费尔南德!我李尔发誓,要是尤娜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仇我会在你面前……杀光蒙贝尔家族的人的!

  “哥哥!”斯嘉丽不知何时出来到了,站在面前拉住了我的手。

  “怎么了,斯嘉丽。”我勉强露出一笑。

  “哥哥……斯嘉丽很担心姐姐,”她望着我,眼里全是心疼。

  “但是……哥哥你现在这样……斯嘉丽更担心……”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里浮现着,像一层水雾。

  我心里一震,原来她为我担心成了这样,不,应该说大家其实都很担忧!我这样痛苦,只会更增加他们的担忧……还有阿黛尔……她肯定也一直在为我担心的……我抬起头,阿黛尔果然在望着我,神情里带着一丝复杂,我望着她尽量露出笑容,用口型说道:“阿黛尔,别担心。”

  “好了,是我不好!哥哥答应你……不会这样了!”我说道,目光也从众人身上扫过。

  我揽着她的头,让她在我的怀里尽情地哭着……“是我不好,没有一个当哥哥的样子,斯嘉丽,乖……”

  虽然心里还是焦急,但我已经开始冷静下来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