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的民兵随着我的话语转头望向费尔南德,加上落败的重装大汉被脱了回去,蒙贝尔家族的侍卫们也开始望向族长等待下一步的指示了。估计他此时应该在骂这些该死的贱民之类的,但偏偏众目睽睽之下还不能露出过分的表情……大概是被砍得不耐烦了,他咳嗽了一声……

  “我来和你决斗!”华袍男子挺身开口道,他的话让我眉头一皱,他们打算要干嘛?明明应该知道决斗不是这边的对手才是啊……“怎么了,外甥,我也是堂堂的男爵!和你决斗我还是有资格的。”他也试图露出傲然的神情出来,可惜由于他苍白的脸色,此时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拔了毛的公鸡。

  “既然如此……”我开口准备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我来应战!”尤娜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是格兰特家族的护卫队长,既然你要挑战我们的族长,我有责任替主人应战!”

  w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Sj

  华袍男子露出不耐的表情,正准备说些什么,尤娜又出声了:“作为民兵巡逻队的一名队长,我的实力有目共睹,莫非,男爵阁下觉得……一名女子的挑战很难对付吗??”

  我一边着急尤娜为什么要代替我上去,另一边也在为她所说的巧妙地话而感到佩服,丝毫找不到不敬之处,但听起来偏偏让人不由被激怒。仿佛那个凌空踢飞混混的格斗少女一下又回来了。

  果然,华袍男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受不了这样隐隐带着讽刺的话语——“好!既然如此,你这个……平民就别怪本爵不礼让女子了!”他的话肯定让在场的平民都觉得很刺耳,因为在场的大多数人开始为尤娜喊道加油了。

  今日的局势实在是一变再变,但想起了尤娜的身手之后我又开始放下心来,很快,有了上次的观看决斗的经验,众人很快让出了一大片的空地,决斗开始了——华袍男子的武器是一把贵族常用的细剑,而尤娜的武器很少见,是类似于前世的东方棍——也是后来美国部分地区的制式警棍之类的武器。

  看华袍男子一出手我的心就落回到了原处,不是说他的剑技太烂,平心而论也倒还不错。只是,以这样的剑术在尤娜面前,结果只能是挨打!

  华袍男子应该也注意到了尤娜的身手,一把细剑快被他舞出花来了,可惜,丝毫不能突破尤娜的东方棍的格挡防御,反倒是尤娜,抓住对方的一个疏漏,就开始贴身近战了,华袍男子的细剑硬是被逼得当成了烧火棍来格挡。

  观战的民兵们大笑不止。大家都看得出来,要不是尤娜在顾及对方的身份,只怕早已将他打得鼻血直流了。

  我看着这场一边倒的局势也不由感到了好笑,瞄了费尔南德·蒙贝尔一眼,他的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好像有点不对劲……

  目光回到临时的决斗场来,尤娜在一棍击飞了华袍男子手中的细剑之后,另一棍呼啸着停在了对方的面前,“你输了,爵士大人!”

  带着轻松的微笑,尤娜收棍向我走来,但此时我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身后,华袍男子恼怒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武器——模样我再熟悉不过。

  “不——”

  我竭力向尤娜冲去,她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笑容。男子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她的后背,而我的手才刚刚触及到她的身体——砰!

  随着那一声响,尤娜身体一怔,“不!!!”还没等大脑反应过来,长剑已出鞘被握紧在我手中。身体再往前踏出一大步,在华袍男子惊骇欲绝的神色中,剑刃已刷地斩落——他握着火铳的右手已齐腕而断!

  “啊啊——啊!”男子握着自己的断臂处发出了惨叫,就像之前的另一个人一样,但周围在发生的事此刻我已经不想管了……

  我回身抱住了那个缓缓软倒的女孩的身体,望着怀中的女孩,她的嘴角蜿蜒出了一道血迹,但目光却牢牢地凝视着我的脸。

  “尤娜——别!”她的身体让我感觉从来没这么轻过,仿佛只要我一松开手,她就会飞走似的,“别离开我……尤娜!”

  “少……爷……能替你……出战,尤娜觉得……再幸福不过了!”她的话语还是那么的温柔,但却让我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鲜红,一股深深的暴戾之情从内心升腾而出!全都该死!你们这群人!!

  “李尔!李尔!”——是谁在喊我!转过视线,是……是菲托利,“李尔,先放下尤娜,要赶快治疗她才行!!”

  治疗……啊,对,不能让尤娜死!菲托利的话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我放开尤娜让他们扶了回去,勉强压制住那股杀意!看向费尔南德——他的表情满是癫狂,“哈哈哈,李尔外甥,你还真的是厉害,把我弟弟的手也砍断了……”

  “这种坏人,只会在背后暗算人家伙,死了也活该!”这是阿黛尔愤怒的声音,这句话倒是说出了众人的想法,民兵们纷纷出身附和到。

  “我不管,李尔,你又欠下了蒙贝尔家族一笔血债,”他大笑到,“今天,就让你们全部来陪葬。”蒙贝尔家族的侍卫们随着这句话纷纷抽出了长刀,只等一句话便杀向跟格兰特家族有关的任何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内心反而全部平静下来了。说很奇怪但也不奇怪,因为我也现在觉得杀光对方是必要的了!

  这样想着,我还有空打量起众人的表情来;镇长是一副脸色大变的表情,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而桑吉治安官地下了头,片刻再抬起头来时满眼已是坚定,“费尔南德!你已经疯了!作为治安官,我是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兄弟们,我们民兵,就是为了保护镇里的和平而存在的,今天,就让我们为尤娜姐报仇吧!”一民年轻的民兵愤怒的喊道,几乎一半的民兵也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响应了这句话。

  “谢谢你们!”我轻声说道,声音淹没在了此时众多声音的喧嚣之中,“和我一起杀光他们吧!”

  “蒙贝尔家族的战士们,和我一起杀光他们吧!”费尔南德大吼一声,手下的侍卫们举高了长刀,而民兵们一部分选择了后退,另一部分随着桑吉的指令,排成了队形……而我,长剑斜指费尔南德!

  死亡——一触即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