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睡了很久很久,之前的经历都像梦一样模糊不清,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嗯?真的是床欸!柔软而又舒适,带着晒过阳光的气息……简直幸福死了,我不由在床上打了个滚,没想到不动还好,一动全身都在痛,额……

  我有点记起来了,那是场异常辛苦的战斗,中间发生了什么……我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最后阿黛尔在我怀里哭泣。

  额?是不是又惹到她了,阿黛尔现在在哪儿呢?这里又是哪里?我不由升起一股烦躁,坐了起来想下床寻找她们。

  咯吱——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呀~别起来……”她惊呼道。是阿黛尔!原来她在这儿,一股欣喜在全身流转。

  “快躺下!你这家伙……”我闻言立刻老老实实地靠在了床栏上,只是眼睛却离不开她的身影。阿黛尔走了过来,轻轻将手中的盘子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自己则坐在了床沿上。

  放好东西后,她转过来凝视着我,目光似喜似嗔。我也望着她,斜躺着的身体视线正好与她齐平。看来真的是做错了什么事……否则以阿黛尔的性格才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我心里一直打鼓。

  “……先坐起来,别乱动哦,阿黛尔来换药!”她凑近了过来,语气凶巴巴地,我只好像小孩子一样乖乖地听话。

  ……

  “奥——”背部伤口感觉一痛,嗯,这已是第三次了吧。

  “啊~阿黛尔不小心的……李尔你疼不疼?”她的声音带着手足无措的意味。

  “没事,一点也不痛!”我不禁露出了微笑,果然,小魔女还是不适合做换药这种温柔细腻的活啊。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就连她不小心牵动我的伤口时带来的疼痛也让我感到幸福,因为这表示她在我身边,有她陪着,换一百次药我也愿意。

  ……“呼~换好啦。”她仿佛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使命,带着满意的语气。可,我怎么觉得背部被包得像个粽子似的,我转过身小心地斜躺下,不过表情可不敢露出一丝无奈。

  “嘻嘻……你前面的伤口要等晚上才能换哦~昨天大婶已经帮你已经换好了呢。”

  额,有点失望呢,不是阿黛尔换的。我望了望盘子,里面还有一碗看起来是吃的的东西,一想起应该有很长世间没吃饭了,肚子立刻就感觉饿了。

  “阿黛尔……”我轻声唤道,声音说不出的温柔,几乎是立刻,她羞红了脸,“怎……怎么了?”

  “我饿了。”

  她愣了一下,望着我的脸上带着一丝羞恼,“那儿不是有么,你自己不会吃啊。”

  “可我的手好痛,动不了诶。”我装作无辜状。。

  “哦……这,这样啊……那……我来喂你吧。”她端起了那个碗,脸蛋红红地坐近了过来。耶——得逞了,我内心简直想跳起来击个掌了,但外表还得做出一幅动不了可怜的样子。

  “好了,你……张开嘴……”她递了一勺过来,眼睛不大敢看我,目光里全是抑制不住的羞意,这个时候千万得转移她的注意力,否则就喂不下去了,“嗯,有点烫!”我说到,还呼呼地吹口气。

  果然……阿黛尔暂时忘记了害羞,开始试着每一勺都吹一吹,“看看还烫不,来,啊——”

  我简直幸福死了,有小魔女喂着吃东西。真的是越吃越高兴,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也够难吃的。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快吃掉了大半碗,看到我食欲这么好,阿黛尔看起来也很高兴。

  “啊……”

  “啊——唔,唔。”

  咯吱一声,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是赛丽亚和菲托利——阿黛尔惊呼一声,本来已经快接近自然的脸又变红了,我也感觉自己脸上烫烫地,快说些什么啊。

  “李尔,你看起来好多了。”菲托力露出笑意,也难为这家伙了,一开始看上去简直像扑克脸。见我好起来赛丽亚看起来也由衷地高兴,然后却看着那碗东西出神。

  “额,对啊,早上起来有点饿了……”我简直想打自己一巴掌,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旁的阿黛尔脸都埋下去了,两只手捏着衣角。

  “不过现在已经饱了,味道还不错哦。”我只好接着说。

  “额——那个……”

  赛利亚犹豫地开口了,语气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个……那个其实是用来擦拭伤口的,不是吃的……”

  我闻言傻眼了,额,转头望向阿黛尔,她先是一愣神,然后不可自制地捂脸了脸蛋。“阿黛尔忘记了……”说完就跑了出去,远远还传来一声,“李尔……我不是故意的~”

  连菲托力也忍不住了笑意,我心想完了,以后估计她怎么也不肯再喂我吃东西了,这可怎么办。

  “我去准备食物了,李尔你们先聊吧。”赛丽亚收拾好盘子带了出去,顺便关上了们。

  一时,房间只剩下我和菲托力了,气氛一下安静下来了,他想跟我说些什么么。

  菲托力的脸上的淡淡笑意缓缓退去,最后只剩下一脸凝重。

  我知道他要和我说些什么了,“你坐下吧,菲托力,我会好好听着的。”

  ……

  “你知道卡赞综合症吗?”菲托利缓缓说到,他吐出的每个字都让我心里一震。

  我默然无语,有谁不知道卡赞的诅咒呢?

  见我在沉默,他继续说道:“李尔,也许你已经听说过,但我还是要强调一遍,因为这种病症不是在开玩笑!”

  “卡赞综合症也被称为卡赞瘟疫……患者平时和常人一样,但情绪激动后体能会巨增,做出常人难达成的事。它名字来源于传说中‘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帝国名将卡赞的故事。”

  “被人们称为“卡赞综合症患者”的病人们,平时和正常人没有很大不同,但在战斗中一旦愤怒之火导致情绪失控,双眼将变成红色,因为被卡赞支配了心智,所以此时的他们没有了理智、迷失了自己、失去了感情。理智会随之崩溃堕落成为‘战鬼’——即只剩下战斗本能的可怕生物。”

  ……我几乎是茫然地听着这段早已熟悉不过的故事,原来还以为来到了人类社会就能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呢,怎么会这样。

  “李尔!!看着我——”他低吼一声抓住了我的肩膀,我闻言注视着他,他的目光中带着斩钉截铁的意味,“你救了我们,知道吗?如果不是你,也许阿黛尔和我们已经死在了森林里。就算是为了她,也请你救自己。”

  他提到了阿黛尔,这让我稍微回过神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的确做到了!!相信我,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主动从‘战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一般情况下,他们会战斗直至敌人已全部被撕碎或者自己生命的终结,而你是我见到的唯一的一个!”说完这些话,他松开了手臂,站起身来背对着我,缓步走向了门外。

  “我也有过一段可怕的经历,所以我不希望你也重蹈覆辙!”他在门口处停顿了下,阴影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能控制住它的!”他最后的一句话久久在我脑海里回响着。

  Y最/新√:章k`节上=酷}匠tW网☆

  ……

  “是么,我会尽量的……”在这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我默默对自己说到。“还有……谢谢你,菲托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