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菲托利的关于修炼的一番讨论后,让我感到收益良多,不仅他的实战经验远在我之上,关于剑术的理解也让我感到敬佩。

  阿黛尔在一旁和赛利亚说笑着,看着她的身影,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安定了下来,很奇怪。

  只要我变得更强的话,就不必太过担心了吧,我这样想着,一边默念——属性。

  人物:李尔?格兰特种族:人类状态:正常职业:战士(二阶)

  身份:贵族(没落)

  力量:13+1敏捷:13体质:12+1智力:19隐藏属性:礼仪(6)、马术(5)、数学(7)、学识(5)、艺术(8)……

  技能:基础剑术(高级)、上挑(高级)、重斩(初级)、十字斩(?)、十字剑术(低级)、??

  基础剑术(高级)技能说明:极其基础的剑术,身为阿拉德战士或剑士的必修技能。

  上挑(高级)技能说明:基础剑招,用于挑开对手的武器或攻击,是极实用的技能,也是众多剑术的起手招式。

  重斩(初级)技能说明:基础剑招,却是战士或剑士灌注全身力量的一击,威力较大,但是使用后会有短暂的停顿。

  十字剑术(低级)技能说明:流传已久的中级剑术,招式精炼,也是中阶的战士或剑士所修炼的正统剑术,精练后可习得剑式-十字斩。

  十字斩:?快攻剑式,在施展十字剑术的时候,斩出迅疾的两击交合成十字剑式,拥有令对手措不及防的效果。

  生存技能:感知(中级)、侦查(初级)、医疗(初级)、烹饪(中级)、鉴别(中级)……

  综合评分:59……

  总体来说与之前相比有了进步,而关于力量和体质的加成应该是兽牙项链的功效。但十字斩后面的问号又是怎么一回事,连低级都没有,是因为我还只是初步掌握吗?

  无论是什么原因,我只知道,来到这儿后我就一直感受到一股压力,虽说当踏进人类社会后,就不会被生存问题所逼迫,但……一种莫名的紧迫感还是时时缠绕在脑海里……

  “李尔,李尔——”

  “怎么了?”我抬起头,是阿黛尔,她正带着一脸小情绪地看着我,不满意简直就直接写在了她的脸上,我不禁一笑。

  “阿黛尔在问你呢~你是不是已经解决了这森林里的公害啦?”她问道,见我还是不太明白,赛丽亚解释道:“前段时间,由于森林里哥布林和牛头怪的暴乱的原因,已经导致了许多村民或猎人受伤。正是如此,艾尔文防线的长官才下发了通缉令,要求冒险家去查明原因……李尔你也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吗?”

  我脑海里一惊,这么说来我才想起来……这里应该就是艾尔文防线的东部——洛兰地区森林了,那么遇到赛丽亚就解释得通了,我暗暗责怪自己怎么才想到……

  “嗯嗯……我是干掉了一头牛头怪,也就是赫德尔的村里作福作威的那只……不过,是不是罪魁祸首我也不知道……”我含糊地说道。

  “赛丽亚姐姐,肯定就是了,李可是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他除掉的那只肯定是元凶………………”看着叽叽喳喳说话的阿黛尔我不禁露出无奈的笑,是不是元凶我不知道,倒是模模糊糊我有印象之前应该遇到过一个怪物,赫德尔说它也看到过,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日子发生的奇怪的事应该与此有关……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仿佛听到了些细微的声响从林里传来,“你们继续聊,我起来活动活动。”我对她们这样说到后就站了起身来,虽然表面上我装作无聊地样子来回走动,但眼角的余光却在仔细地观察者树林间的动静。

  漆黑的夜色给了林间很好的保护,但我仍然仔细观察者,终于——悉索一声轻微的响动被我的耳朵捕捉到了,这次我听清了,绝不同于风刮动树林的声响……果然,有东西来了,我一惊之下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以正常的步速走了回去。

  “是有怪物来了吗?”菲托利以口型对我说到,脸上的声色到底是瞒不过他这样的冒险家,“是的,数量有很多……”我回答道,他点了点头,继续恢复到闭目养神的姿势,只不过坐得离那把巨剑更近了。

  阿黛尔没有发现我们私下的举止,依旧高兴地和赛丽亚说着这几天冒险的经历,倒是后者看向我的神色里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我内心焦急着,但表面上还不能露出神秘来,只是在思考对策:怪物们想趁今晚浓重的夜色发起袭击……先不说它们的战斗力到底如何,光是现在被包围了而赛丽亚又没有战斗力需要人保护,局势就已经对我们极其不利。在这漆黑的森林里,一旦各自陷入了混战,阿黛尔……

  “赛丽亚,阿黛尔还有……赫德尔,我们处在怪物的包围之下,待会我数一二三,你们就躲到身后的那个大树洞里去。好吗?李尔负责左边我负责右边。”带着严肃的神情,菲托利用极低的声音对众人说到。

  对,现在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而是急需要立刻做出反应,“阿黛尔,记得不要被怪物靠近,赫德尔你注意保护好赛丽亚。”一旦打好了注意,我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又果断,连我自己都惊讶。

  “可是……”阿黛尔讶异到,看起来还迷迷糊糊的,“好了,别太担心,有我和菲托利在。”我安慰她,然后与菲托利相视点了点头,箭已经在弦上了——“一,”菲托利发出了序号,我心里不由一紧。

  “二……”他的手暗暗握住了巨剑的剑柄。而赛利亚则担心地望了他一眼。阿黛尔的手里是她的法杖,小脸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色,我朝她露出一笑,左手则在背后默默抓住了剑鞘。

  “三!”菲托利一声吼,整个人带着巨剑扑向了右侧的方向,众人也连忙起身行动。仿佛战场发出了决斗的号角一样,众怪物一惊之下从隐蔽处如潮水般的涌了上来。

  噌,长剑已出鞘,之前的紧张与担心在这一刻,全部融入了灼热的血液。望着扑上前来的怪物的狰狞脸孔,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诉说着渴望鲜血的兴奋。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大喝一声冲了上前去。

  在阴森得鬼魅的环境里,根本不由得我有所留手,长剑在迅疾地左右击出,斩断了怪物手中的武器,在敌人的身体上留下致命的伤口。所有的烦闷与不安全部化为力量狠狠斩开敌人的防御。

  哗——鲜血溅到了我的脸上,我没空擦拭,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冲了过来,巨斧带着呼啸声直劈我而来,乒——火星四射下我勉强格开这一击,但余光却看到一些哥布林向我身后冲了过去,我大急,手中长剑毫不留情地直刺向牛头人……

  也许是过来几十秒,甚至更长,我竭力在牛头人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道伤口,但它却不顾伤势,一直顽强地攻击着。一些怪物从我的身后发起着攻击,但更多的怪物却无视我直接冲向了我的身后!

  她们都在那里啊……我不顾身侧袭来的一棍,强行施展出剑式——重斩,“死吧!!!”伴随着一声大吼,长剑如死亡之光般斩断了斧柄,划开了它的肌肉组织,“吼,”鲜血如泉般从那道巨大的伤口涌出来,牛头怪发出了最后的一吼,后仰着倒下。

  最q7新!B章P-节上酷匠。网…F

  我闷哼一声咬牙承受了那一棍,紧接着一剑劈倒了那个哥布林,周围的敌人密密麻麻,显然再守在这儿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可别受伤啊,阿黛尔……我回身向营地方向急速冲了回去。

  虽然才认识了一天,但在这短短的一段时光里,心里好像住进了一个可爱的小魔女……可恶,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吗?我现在只祈祷她没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