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戏资料我记得很清楚,但真的亲眼见到真正的鬼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随着最后一记劈砍,哥布林们被全部打到了,在确定没有残存的敌人后,那名鬼剑士转过身来,望向了我。凌厉、孤独、霸气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谢谢你,朋友。”出乎意料,他的语气并不是那么令人生畏。“很高兴见到你,我叫李尔·格兰特。”我向他伸出了右手,两个人握住了双手,“我是菲托利·强恩,要不是你们赶来就不好办了。”

  望着他的目光,我却想到了身为鬼剑士的他的背景故事:童年时鬼神意外地依附到自己的手臂上,因为无法控制鬼神的力量,双亲被自己杀死,这在当时这是十分有名的事件。就在那个时候,一名路过的鬼剑士救了他,给他加上了可以封印手上鬼神的锁链,并教授他剑术与控制办法。后来的菲托利·强恩已经是一个驰名阿拉德大陆的鬼剑士。

  “你们没事吧?”少女和阿黛尔走了过来,赫德尔跟在后面。

  “还有个敌人!”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鬼剑士的阔剑已经斩向了赫德尔,乒——一声金属交击声,急速落下的阔剑被我的剑刃堪堪托住,悬停在赫德尔的头顶上。

  酷:W匠-网H永(√久☆…免m_费…看小S说

  “你误会了,这是我们的朋友。”阿黛尔一声惊呼,菲托利一愣,片刻收回了阔剑说道:“抱歉了,我还以为是敌人。”好有力的斩击,我也收起了长剑,心里暗道。

  死里逃生的小哥布林,心有余悸地躲到了阿黛尔的身后,“赫德尔不是敌人,李尔说过……赫德尔是伙伴。”

  这让我们不禁笑了起来,“好了没事了,赫德尔,他也是我们的朋友。”我对小哥布林说到。

  “那个……谢谢你们救了我。”银发少女弯腰轻声向我们表示感谢,“没事,赛丽亚姐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阿黛尔连忙挽住了她的手,看来她们已经相互介绍过了,果然是赛丽亚啊……我脑海里浮现出关于这个少女的故事:拥有美丽容貌的女性,传说她是精灵的转世。身为人类却可以看懂精灵语和古代文字,并且拥有精灵们代代相传的记忆。拥有如此丰富的知识而她自己却不知道知识的来源。对自己的身世也一无所知。为了寻找记忆的来源的她,在自己记忆的引导之下来到了艾尔文防线,并居住在那里……

  “其实最应该感谢的是菲托利,要不是他,恐怕你已经被抓走了。”我开起玩笑来。

  “嗯~那个……谢谢你,我是赛丽亚。”赛丽亚的脸变成了绯色,眼睛却没离开菲托利。

  “我是菲托利·强恩,很高兴见面。”菲托利的声音听起来坚定又礼貌,难怪游戏中的赛丽亚喜欢他。

  “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既然大家有缘聚在一起,为了保险起见今天晚上就一起露营吧。”我提议道。

  “我赞成~阿黛尔想和赛利亚姐姐说话。”阿黛尔第一个赞成。

  “我没意见。”鬼剑士菲托利答道。

  “赫德尔会……找到吃的。”小哥布林发表着意见。

  “那你呢?”我问向赛丽亚。

  “嗯,好的。”赛丽亚也答应了。

  见我问赛丽亚,阿黛尔看了我一眼。

  嗯……嗯?她为什么这个时候看我一眼?

  阿黛尔你可别误会啊……这下有点麻烦了。

  ……

  事后我们才知道,赛丽亚说她自己是因为想要了解哥布林最近变得如此狂暴的原因,才会一个人来到这儿,却没想到却遭遇了它们的袭击……好消息是,据她介绍,这里离村庄非常接近了,明天清晨出发中午就能到达。

  营地已经搭建好了,说是营地其实也就是一片清理过的空地再生起火来周围铺上点干草之类的,位于一颗参天古木旁边的空地上,大树看上去非常繁荣茂盛,树干上有一个树洞,看起来到像是某个动物曾经的冬眠场所,阿黛尔一看到这就喜欢上了,的确,连我也很少见到这么生机勃勃的古老生命了。

  ……

  我试图和阿黛尔说话,可她只是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我,我的天——她果然误会了。

  看着开心地和赛丽亚聊着天的阿黛尔,忙活着准备生火的赫德尔,以及一旁闭目养神的鬼剑士,我心里却缓慢地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是因为菲托利出现而带来的压力么?也许此刻的他对我也抱着极大的警惕吧。

  我心里不知道答案,缓缓走到一边凝视这这片森林,在月亮还没升起的时刻,此时的森林四处潜藏着阴影,显得野性而又陌生。我去干不走那股烦躁感,便拔出了长剑紧握着剑柄,手中传来的熟悉的触感让我稍微安下心来。

  这让我不由想起了以前高中的时光,从小就对武侠极其感兴趣的我咬牙从生活费里省出一笔钱买了一把长刀,放学后就急匆匆地冲向宿舍的天台,在那里我不会受到其他人打扰,可以尽情地甩开学习过后的烦闷感,练习着挥刀,虽然没有人教导练得也不系统,但我却自得其乐……而今天也像极了过去,反正也无其他事可做的我舞起剑来。

  最初完全是随兴出剑,就像以前一样只是凭着兴趣一遍一遍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但到了后来,脑海中的剑术记忆开始浮现出来……劈、刺、挑、撩、扫、绞等等等等动作自然而然地就施展出来了,就想我曾经系统地学习过这些技击招式一样——我完全沉浸在了这些基础招式中,在结合着脑海里这些天经历的实战的经历,每一剑式都格外连绵顺畅。

  连我自己都意外了,顺着身体不断出剑的感觉实在是畅快,慢慢地我察觉到自己正施展的剑术已经不是基础的剑术了,而是融合了一些凌厉攻击招式的新的剑术,哗——伴随着最后迅疾的两击,在空中交合的十字剑斩划破了空气。

  “好剑术!”菲托利夸赞到,也不知道他是何时来到这儿的。他的表情倒是由衷的,我不禁回报一笑,“哪里……倒是我还要向你请教下剑术方面的事呢。”

  看来是我多想了,他虽然看上去冷傲不好相处,但由这件事看来内心倒是真诚的,我最后望了远处幽暗的林间一眼,回身和他并肩向营地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