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匆忙赶到了现场,但看清楚情况后我却一阵无语,果然预感没有错。

  S(酷x匠*n网/'永久免H费看L小@说

  只见场中一片混乱,数十只手持短棍的哥布林围住了一名剑士和一名少女,那名剑士的剑术颇为凌厉,但在同哥布林战斗的过程中却还在留意少女的安全。形式显然不利——当然,我说的是那个少女自己的安危。

  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我我顿时有种无力感——不是害怕那些小哥布林,而是这幅场景本身,作为玩家在进入地下城世界之后的第一场战斗,目的是为了解救那名少女,而之后一切的冒险事件都会从与这名少女的见面而开始。毫不夸张地说甚至可以理解为宿命的安排、历史的车轮、改变阿拉德世界命运的起点等等等等。

  身为一个地下城玩家,我不可能对此熟悉,但我却在犹豫,自己真的想要被卷入所谓的命运的安排之类的么???

  我在沉吟的时候,她(它)们两个为了帮助那个少女,已经冲了上前去。

  “呀,怪物~看招,”阿黛尔的一颗星弹打飞了一个面目凶恶的哥布林,然后转身对赫德尔说,“抱歉,我没在说你哦~。”囧……也不知道赫德尔是什么表情。

  不——一只哥布林趁这个机会狠狠向阿黛尔发起攻击,但幸好被赫德尔挡下。

  我急了,这下家伙又不是战士,冲得这么快干嘛。连忙也狂奔过去。

  还没到达之前我的长剑就已经出鞘了,几个不长眼的哥布林转过身试图对付我,我没好气的对着最前面的一只哥布林一剑鞘抽过去,铛——第一击竟然被挡下了,我再反手一抽,这下正中脑袋。这些家伙要比之前遇到的难对付,我在心里得出结论。

  这些家伙完全不同于赫德尔村里的哥布林,攻击起来更加凶恶。当我还在用剑鞘吃力的对付它们的围攻,前方传来了女孩子的叫声,在战斗之下我的耳朵分不清叫声是谁发出的,心里只担心是阿黛尔受了伤,情急之下,对付这些怪物手下也不留情了。

  噌——长剑斩过,木棒应声而断,一只怪物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我右手长剑四下出击,这几只哥布林便纷纷受伤,不敢再靠上前来,我乘机来到了阿黛尔的周围。

  “呀~”一颗星弹击中了不远处的怪物,将它打飞了出去,阿黛尔另一手中,法杖一格再一抡,一只想要偷袭的哥布林便被击中脑袋,抱头鼠窜,我眼睁睁地看着周围这些哥布林被阿黛尔一人打得落花流水,额,感情我估计错了受虐的一方啊。

  “嘿,李尔,你也来了啊~”阿黛尔在战斗至于,还不忘和我打个招呼,我摆摆手心说你玩得开心就好。

  倒是赫德尔出乎了我的意料,它手持木棍跟两个哥布林对战竟然还处在上风,我上前去替它踹飞了一个,剩下一个也很快被它打到,看来这边的战场显然没有压力,我把剑鞘交给赫德尔,在叮嘱它保护好阿黛尔后就冲向了另一边。

  这边的哥布林较多,我每前进一步压力也很大,还好不久我就到了那个少女的附近“朋友,这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那名剑士这样对我说道,只身扑向了另一边,他一走我只好护在了少女的周围,看起来少女并没有受伤,只是用她眼睛担忧地望着那名剑士的背影,嗯,看来英雄救美果然是俗套但实用的剧情啊。

  我一边击退着零星的袭击者,一边怀着侥幸地打量这个少女——一头扎起来的银色头发,以及即使是在担忧也依然看上去清新美丽的脸庞,完全符合游戏里的设定……看来希望渺茫了。

  一只哥布林从少女的另一个方向冲来,在这一面的我不方便用剑,只好抢身上前用手接住了那一棍,“嗷,痛死了。”见我抓住了它的武器,那个哥布林居然还不松手,我一气之下将它踹到在地,“叫你不学好!叫你欺负女孩子!”拎起来用剑身就对着它的屁股一顿狂抽,啪啪啪啪……声音惨绝人寰,眼见到敌人如此狂暴可怕,剩下的几只哥布林对望几眼,默默转身冲向了那个剑士。

  “额……冒险家大人,请饶了这只哥布林吧,”少女悦耳的声音传来,让我暂时停下了棍棒式教育,“它们原本也是和平友好的生物,只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她望着哥布林的眼神里充满同情,这不禁让我这个主犯有点惭愧。

  “好吧,既然你都说了……”我一把将这只倒霉的家伙放下后,它立刻头也不回地跑了,很远都隐约可见那通红的猴屁股。

  果然是发泄的好方式,我心情舒畅地呼口气。这时候阿黛尔和赫德尔也赶来了,看来那边的哥布林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你不去帮那个剑士的忙,在这里陪女孩子聊天干嘛啊~”阿黛尔对我露出甜甜的微笑。

  我被呛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阿黛尔损起人来也这么厉害,“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嘛--”

  待我赶到时,另一边的战斗也快接近尾声了,众多怪物死伤惨重。对比一下我发现自己还是太仁慈了。注意到他那血红色的带着枷锁的左手后,我全身一震,这就是真正的鬼剑士吗?

  传说中,因感染鬼手的诅咒而产生了左臂的变异的剑士被称作为鬼剑士。他们往往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凌厉诡异的剑术,而当他们的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甚至能拥有操控鬼神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