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狂歌要是能被他砸到,就不是李狂歌了。

  只见他身体骤然一动,然后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

  而伍天鹏根本就不是为了打他,而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冷冷说道:“我连你的面子都不想给。我需要看得起你的朋友?你简直是笑话。别以为我生日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虚张声势。以为我不敢动手?你简直是笑话。我伍天鹏什么时候不敢动手?”

  李狂歌顿时哈哈大笑,然后看着伍天鹏:“我还以为你伍天鹏有多能忍,原来也就这样啊。”

  “我看到谁都能忍,看到你……抱歉,我忍不了!”伍天鹏冷冷道,“你这种人,真是不打不长记性。非要我干你?”

  “你也就能嘴皮子上装装逼,我李狂歌什么时候怕过你?”李狂歌冷哼一声,然后声音变沉,“我朋友这事,你今天必须给我道歉。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笑话!”伍天鹏讥讽道,“别说是你朋友,就算你,我也不会给面子。你朋友的脸有这么大?”

  李狂歌顿时玩味的笑了,看着伍天鹏:“你这句话,啧啧,说出来倒是挺霸气,不过很没有头脑。你难道不查查我这朋友什么来头?”

  伍天鹏顿时皱了皱眉头,然后看了我一眼,冷哼道:“在帝都,我觉得我不用管对方什么来头。”

  李狂歌顿时笑了,非常高兴的笑了,说道:“伍天鹏,你知道吗,我都不敢说这句话。真的……”

  伍天鹏皱了皱眉头,看了我一眼,此刻在气头上,冷冷道:“你谁啊?”

  我眉头一挑,然后淡淡说道:“我没有必要回答你。”

  伍天鹏本来还只是有些生气,但是听到我的话,顿时面色变得阴沉起来。

  李狂歌不鸟他也就算了,我也懒得鸟他。这让他顿时就将所有的怒火转移到了我身上。

  此刻,他面色阴沉,冷冷看着我:“你很拽?你以为李狂歌能罩得住你?”

  他上下打量着我,眉头轻轻蹙起,估计在猜测我到底是谁家的人。

  但是,他注定什么都猜不到。因为我压根就不是什么家族的人。而且,在这帝都,恐怕还真没有比李狂歌还狂的人了。

  李狂歌这个人,虽然才刚认识,但是李水月曾经给我介绍过他。

  李水月这个亲妹妹,说起他的时候,都觉得他实在是太狂了。在帝都,他真的是谁都不怕。谁都敢去动一动。

  别人说到他,就会觉得他是个神经病。

  真的是神经病,不是开玩笑的。

  而如今,李狂歌的死对头,伍天鹏,完全就把怒气发到了我身上来。

  他不觉得,帝都还有他不认识的,比李狂歌还要牛逼的人存在。

  他虽然狂,但是今天还是不想跟李狂歌起冲突。因为毕竟是生日。谁不希望自己的生日热热闹闹的?

  “我不需要他罩!”我淡淡说道。

  同时,我看了李狂歌一眼,然后有些冷意,说道:“下不为例。”

  #^酷匠☆1网L首发

  李狂歌咧嘴一笑:“当然当然。”

  李狂歌恐怕今天根本就没有跟伍天鹏起冲突的意思。他今天,恐怕就是为了试探我。

  他做的这一切,摆明了就是让我出头。

  我出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知道,我到底有多大能耐。

  我今天去找了李江秋,他给我面子。

  所以我现在不落他面子。

  而且,我也打算弄点事出来。否则的话,在这里麻烦。

  我不知道暗中窥视我的人有多少,但是我知道绝对不少。因为我在寇家做的事情,还有在KTV发生的事情。朱家的态度,李家的态度,都很说明问题。

  这些事情,想要别人不知道。或者说想要不让这些大家族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我需要做一些事情出来。让他们知道,我就算没有廖彬,也不是好惹的。

  这样,麻烦会少很多。

  事情还没有完结。

  所以有些人说不定会发疯。

  虽然廖彬在后面,还有帝王这边震慑。但是万一呢?

  谁也不敢保证有万一这种事情出现。

  尤其是今天。

  李江秋压根就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他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相信,绝对不止一个李江秋。有很多个李江秋的存在!

  所以我不得不防!

  我只有把名声震出去,才能够安全。

  以后就算某些人图谋不轨,也会被吓到。

  我绝不是在开玩笑。

  我发现我真是,每次都必须要在生死关头走一遭,才能够发现问题。

  有时候真的是脑子转不过弯来。

  没有办法,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而这时候,伍天鹏冷冷看着我,戏谑道:“他不罩你的话,你会死的有多惨你知道吗?我今天心情非常的不好。所以,我想找个人出气。”

  我淡淡一笑,当做听不懂他的话,说道:“那你找啊。”

  “我找到了。”伍天鹏看着我,说道。

  “哦?哪个人这么倒霉?运气这么不好?”我淡淡说道,就像是个白痴一样。

  真的,在他眼里。不应该说在周围所有人眼里,我现在的表现都像是一个白痴。

  真的是白痴,没有其他说法。

  伍天鹏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竟然还这样说话。我要么是很有底气,要么是白痴。

  他们都觉得是后者。

  不过,有两个人不觉得我是白痴。一个是李狂歌,另一个是刘舟帆。

  知道我的人不多。

  李狂歌是一个。

  而李狂歌死党,自然是会知道我的事情。

  就算不知道,他也会在李狂歌的话语中,略有耳闻,然后去查我。否则他也不会叫我猛人。

  不过,他也只是知道我名字之后,才反应过来。

  很显然,他也没认出我的脸来。

  所以此刻,就算伍天鹏对我有所了解。但是恐怕也不知道我长啥样。

  这也是为什么从头到尾,李狂歌都没有介绍我的名字的原因。

  伍天鹏听到我的话,顿时笑了。

  “我见过很多白痴,但是像你这样的白痴,我还是头一次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