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

  此刻三个人。

  我、易小然,还有一个中年大叔。

  对,就是中年大叔。看上去应该三十多岁吧。

  “小然,你这几天都去哪了?都没看到你上班。”大叔手中拿着一束鲜花,直接递给易小然,笑道。

  易小然根本没接,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啊?”

  “不是,小然。”那个大叔一点不介意,依然手捧着鲜花,递给易小然,“你看你那老公,根本就不爱你,你们离婚之后。跟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

  我顿时就乐了,合着这个家伙,主意打的也太早了。

  连人家感情不合的事情他知道。可谓是做了很多的功课啊。

  我此刻站在旁边,因为这是电梯,所以他根本不认为我跟易小然会有什么关系。

  “我就算离婚,也不会跟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易小然厌恶的说道。很显然,这个男人已经烦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小然,你说我哪里不好啊?我可以改啊。我肯定改到你满意为止。”那个大叔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说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你怎么听不懂呢?”易小然皱着眉头,“你这样死缠烂打没意思的。”

  “小然,你是不是嫌我长得丑。我虽然丑,但是我很温柔的。”大叔看着易小然,情深的说道。

  “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你知道吗?”易小然无奈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跟其他没有关系。”

  那位大叔摇摇头,很是不信的说道:“我不信,你肯定是嫌我丑。”

  易小然眉头一皱,然后忽然眼中闪过一道灵光,直接把我拽了过去。然后紧紧的搂住我的手臂,非常亲昵的样子。然后看着那个大叔说道:“你看吧,我现任男朋友。长得也不帅,但是我就是喜欢。所以这个跟帅不帅没有太大的关系。”

  那个大叔,顿时就愣住了,带着敌意的目光看着我,有些不高兴的问道:“你是谁?”

  我顿时愣了,然后回答道:“我是谁,这个你也要管?”

  那大叔皱了皱眉头,看着易小然说道:“小然,你就算要拒绝我,也不用随便找一个人糊弄我吧。这个人你根本就不认识,你随便说的,就是想让我死心的对不对?”

  易小然扶额,一脸无奈,然后一咬牙,竟然突然就朝我亲了过来。

  那温润的红唇,直接覆盖到我嘴唇上。

  我还没来得及感受那香艳的感觉,然后她就松开了。

  “看到了吧。他叫张良。我准备跟我老公离婚,然后跟他结婚。冯大雨,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易小然一脸认真的说道,看不出半分虚假的意思。

  “这……这不可能!”那个叫冯大雨的,此刻瞪大眼睛,“他明明只是一个保镖,怎么可能跟你……”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就喜欢我的保镖。你有意见啊?”易小然紧紧搂着我,看上去亲密无比。

  而这时候,电梯到达了顶楼,易小然拉着我走了出去。

  “小然,你这是故意的对不对?他长得比我还丑,你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冯大雨在我身后大喊。

  我当即就无语了,什么叫我长得比你还丑?

  我没理会他,跟着易小然,一直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冯大雨紧随其后,没有一丝气馁的意思。

  而这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易小然,都开口问好。

  同时也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

  因为此时此刻,易小然正拉着我的手。

  一路走到了易小然的办公室当中。

  此时此刻,秘书正坐在旁边的桌子后面。

  看到易小然进来,她也是愣了愣,赶紧走了上来,说道:“易总,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休息几天吗?”

  “没事,我就过来看看。闲得慌,过来感受大家工作的气氛。”易小然此刻已经松开了我的手,恢复了一个正常的老总该有的模样,认真的说道。

  “你还跟着在这做什么?我要上班,你别来烦我了。”易小然简直对冯大雨无语了,此刻满脸不满的说道。

  冯大雨丝毫不愿意放弃,说道:“你给我一个理由。你怎么可能看上他这样的人?他哪一点比我优秀?”

  我直翻白眼,此刻黑着脸,对易小然说道:“我能把他丢出去吗?”

  “最好不过了。”易小然淡淡说道。

  冯大雨眉头紧皱,看着我:“你想干什么?你一个破保镖,我告诉你,我家可是……”

  还没等他说完,我一伸手,直接拎着他的衣领,硬生生的把他举了起来。

  他顿时满脸慌乱,惊恐的看着我:“你……你要做什么?”

  我扫了他一眼,然后淡淡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哪一点比你优秀吗?我比你能打。”

  说着,我直接把他拎着,走了出去,然后直接一甩。

  他蹭蹭蹭的后退几步。

  “不要再来了。不然我可不是扔你出去这么简单了。”我淡淡说道。

  冯大雨惊魂未定,此刻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你这个野蛮人!你这是在羞辱我。”

  我扫了他一眼:“我才没有那个功夫羞辱你。老老实实的走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他想靠近,但是看到我,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

  “你……你等着!我不会放弃的。”冯大雨恨恨道,“还有,你今天这样对我,我会让你好看的。”

  “我一直很好看。”我淡淡说道,“慢走不送。”

  看着他愤恨的背影,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此刻,易小然看着我,淡淡说道:“你闯祸了。他可是学府司司长的儿子。”

  @+酷@r匠.网唯%一正FK版$,v◎其他都5是d盗版

  我撇撇嘴,根本不在意:“随便。”

  但是,我忽然又是一愣:“他多大?”

  “他今年二十五。”易小然笑道。

  “我靠,长得太着急了吧!”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早已经没有了冯大雨的踪影。看来是下去了。

  “你真不担心啊?我说真的呢……”易小然看着我,“他爸真是学府司司长。”

  我淡淡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难不成他老子还因为自己儿子泡不到妹子就来针对我?”

  易小然咯咯笑了笑,说道:“那可不好说。”

  而这时,她的秘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对我们的关系十分的好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昨天的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