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珠子要掉出来了。”易小然鄙夷的看着我,说道。

  我尴尬的收回目光,然后说道:“抱歉抱歉……”

  “寇香那么漂亮,你都看不够啊。”易小然看着我,玩味道,“晚上我睡你丈母娘的房间,你回去睡吧。霸占了几天你的房间,怪不好意思的。”

  我撇撇嘴,说道:“这有什么的,反正我在哪睡都一样。”

  她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就晚安……”

  说着,她就走进了房间。

  正当我要走进房间睡觉的时候,她突然又打开了门,然后像是发了疯一样,朝着我冲了过来,直接把我扑倒在沙发上。

  “喂,易小然,你干嘛……”我瞪大眼睛,看到她竟然直接坐到了我身上。

  “张良,你能想象一个结婚两年都未曾沾过一滴雨露的女人,有多饥渴吗?”她鼻息急速,整个人伏到了我身上,她的脸和我的脸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五厘米。

  “不行的,易小然……我……”我急道,就要把她推开。

  “你在担心?”易小然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不用担心,她们都默许了。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靠!”我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寇香竟然真的把那些事情都说出来了,这个傻白甜,疯了吧!

  而且,易小然这是要做什么?

  “与其以后还碰到坏男人,不如把我第一次奉献出去,给一个好男人。”她眼睛红红的,看上去非常的娇媚动人。

  而此时此刻,她已经顷刻间不着寸缕。

  那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咂舌。不过,这也是因为她只穿了睡衣,里面啥都没有。

  她俯身朝我吻了过来。

  突然,我愣住了,因为我从她口中,闻到了淡淡的药味。

  那是……催情药!

  我的天。

  “易小然,你怎么吃药了?”我大叫。

  “寇香给我的,她说让我自己决定。”易小然状态越来越疯狂,越来越迷糊,“我受不了了!”

  我哭笑不得,易小然的力气大得不行,我只能赶紧的呼叫小流星,问它能不能把易小然的催情药给弄掉。

  不然的话,我就要被强了。

  小流星传来消息,说是可以,但是可能会耗尽所有的定身术次数。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帮她解了。她肯定是一时冲动,这么多天的刺激,她现在脑子一片混乱。”我没有想太多,赶紧让小流星发出能量,全部输送入易小然体内。

  “既然木已成舟,想再多也没有用,还不如好好享受。”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寇香发过来的短信。

  我顿时哭笑不得,看了一眼短信,然后不再理会。寇香肯定是觉得我已经无计可施了。

  “你们这样,我会很有罪恶感的。”我无奈的嘀咕。而这时候,易小然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只是,她现在衣衫都已经褪去,就这样趴在我身上,令我十分尴尬。

  随着能量的转移,易小然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我轻轻的将她推开,然后帮她穿好衣服。整个过程,我气血不停的上涌。下身更是撑起了难忍的小帐篷。

  她真的是太美了,比起寇香,丝毫不差。浑身的肌肤如同粉雕玉琢一般,白里透红,十分的诱人。

  完美的玲珑躯体,更是令我感到血脉喷张。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

  她肯定是一时冲动,我如果做了,那真是禽兽不如了。

  这时候,易小然也已经清醒了过来。

  “这……怎么回事?我明明……”易小然愣住了,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她自然觉得很奇怪。

  “你第一次决定得这么草率,你不觉得可惜吗?”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她,“催情药的药效,我给你解了。以后别这么冲动。”

  她跟我说过,于强从来没有碰过她,至今她还是清白之身。

  “如果是给了于强那种人,我才觉得可惜。”易小然此刻脸红红的,显然是想起刚刚的事情,“我真的不是一时冲动,我想了很久了的。”

  “你们到底怎么想的,这种事情也想得出来。”我甚是无奈,然后倒了一杯水,递给她,“你真是太傻了。”

  “你知道吗?”她摇摇头,开口说道,“一个女人的饥渴,你没法想象。但是,正常情况下都能够忍得住。可是,你想想,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忍?”

  我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两年,结婚两年。他除了追我的时候,拉过我的手,其他时候,还不如一个洋娃娃来得实在。躺在我身边,碰都不愿意碰我一下。”易小然自嘲道,“我那时候,还特别天真的以为,他是不是对我哪里不满意。”

  “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还去搞断背山,真是搞笑啊……”我无奈道。

  “张良,你知道吗?从你第二次救我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易小然说道,“这几天我想了想,也跟寇香说了很多。我分析出几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你那种勇敢,毫不畏惧的气势,吸引了我。第二个,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太久没有被一个男人保护了,所以很容易就对你产生了好感。第三个,可能是对自己婚姻的失望,对于强的失望,迫切的想要找一个好男人呵护吧。”

  我愕然,然后苦笑道:“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不,一个好男人,之所以成为好男人。就是因为他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易小然突然翻身,直接坐到我大腿上,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如果你现在想要,我也不会拒绝的。”

  我哭笑不得,说道:“易小然,你冷静点。你现在是一时头脑发热,到时候你清醒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你是不是不行?”易小然鄙夷道,“我都这样了,你竟然还忍得住。”

  我哭笑不得:“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是我真的没办法这样做。咱们是朋友,我不能坐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这是我自愿的,哪有什么对不起之说。”易小然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啦。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不会乱来的。寇香也知道,所以她才给了我那个药。”

  我眉头一皱,然后问道:“寇香到底怎么想的,这不对劲啊。还有香君,竟然跟你们的想法一样,这更加不可思议,简直荒唐。”

  易小然从我大腿上下来,坐到沙发上,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寇香是不在意的,这个我知道。你家里那位,叫薛香君的,她好像是在家里给你准备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她们两个的秘密。”

  我愣了愣,更加狐疑了,她们这是在搞什么鬼?

  z更)新(r最…$快L上酷t*匠1网7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昨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