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然说的玩,自然是游乐场。

  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尝试了所有的项目。把游乐场所有刺激的东西,都玩了个遍。

  然后,我不得不跟她一起。

  她需要这种高刺激的事情,来冲击她的头脑。她需要尖叫,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你为什么都不害怕?”出门的时候,她很是好奇的看着我,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就感觉没什么好怕的。”

  。J酷匠网N%唯一d正z3版W,=D其{他i都M是盗版

  “你太厉害了。”易小然竖起大拇指,“你不知道,刚刚过山车下去的时候,我差点吓哭了。不过看到你在旁边无比淡定的,一声不吭,跟没事一样,我就硬撑着撑过来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摸摸鼻子说道:“怪我咯。”

  “就怪你。”易小然笑道,“张良,我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不用担心你想不开自杀。”我打趣道。

  “我才不会自杀呢。”易小然哼道,“为了那种人自杀,值得吗我?我这么漂亮,以后肯定有很多男孩子追我,我还要忙着挑人呢。”

  “那可不一定。”我笑道,“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越是没人敢去追。因为他们都没这个胆。”

  “那,是你追的寇香,还是寇香追的你?”易小然好奇的问道,凤目轻动,眼睫毛微微颤动,紧紧的看着我。

  “当然是我追的她。”我笑道,“因为我脸皮比较厚。”

  易小然笑了笑,说道:“看出来了。”

  回到酒店之后,我们两个人,一男一女的,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也不知道廖彬到底找她们干嘛。为什么要把寇香和胡采英都叫过去。这实在是不科学!

  而这时候,我电话响了起来。

  我看了看,接过电话。

  “喂,寇香。”

  “张良,今天干坏事了没?”寇香在电话那边,咯咯笑道。

  我满头黑线,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易小然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你想什么呢……”

  “嘿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发生什么事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寇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幸亏我电话的声音不大,不然让易小然听到,我特么的可以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咳咳……寇香啊,你打电话回来,不会就为了跟我说这个吧。”我满脸尴尬,因为易小然此刻满脸古怪的看着我。

  “就查查岗。看你有没有干坏事。”寇香笑道。

  我翻翻白眼,没有理会她,然后换了话题,问道:“廖彬那边有没有为难你们?他到底叫你们过去干什么?”

  “不知道,还没说呢。说是明天带我们去见一个大人物。搞得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搞什么。”寇香嘀咕道,“不过,廖大人对我们很好,这个你可以放心。”

  “那就好。”

  “对了,香君今天给你打电话了吧?”寇香笑道。

  “是你搞的鬼吧。”我哭笑不得,“你怎么跟她说这些呀……”

  “哈哈……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让你知道的。”寇香笑道。我都几乎可以想像得到,她在电话那边坏坏的笑容。

  “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鬼。反正明摆着要坑我,我才不上当。”我哼道。

  “随你便哟。话我们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寇香笑道。

  “我怕回到家,被家法伺候。”我鄙夷道,“太坏了你,竟然想跟我玩这招。”

  “不管你。把电话给小然姐,我要跟她说话。”寇香笑道。

  我当即心里一个咯噔:“寇香小姐,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你管我,快点给!”寇香哼道。

  我无奈的,把手机递给了易小然:“寇香……”

  易小然愣了愣:“找我?”

  我点点头。

  易小然接过电话,然后笑道:“寇香,找我干嘛?怕我把你男朋友吃了?”

  我在一旁无聊,正要看看电视,这时候易小然对我说道:“寇香说,让你走开,不要偷听我们打电话。”

  我噗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然后对着电话大骂道:“寇香,小心回来我打你屁屁!”

  易小然这时候瞪了我一眼,说道:“行了啊,别在这虐单身狗。”

  我悻悻然的笑了笑,然后溜进房间:“我洗澡去总行了吧。”

  等我洗完澡出来,易小然和寇香,也已经聊完了电话。

  只不过,易小然此刻看我的目光,变得十分的古怪。

  我心中一个咯噔,然后问她:“寇香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易小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然后说道,“我去洗澡。你还要跟她聊吗?已经挂掉电话了。”

  “让她睡觉吧。不聊了。”我摇摇头,忽然又认真的看着她,“她真没跟你说什么?”

  “你想让她说什么?”易小然玩味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

  “看你紧张的,真的什么都没说。”易小然笑道,然后走进房间,“我洗澡先,寇香让我防着你,你会偷看!”

  我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我特么什么时候偷看过女人洗澡?

  易小然咯咯的笑着走进浴室。

  我此刻满头黑线,心中一直很好奇。寇香肯定跟易小然说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易小然的眼神,怎么会那么奇怪。

  寇香不会把我、她、薛香君三个人的关系说出来了吧。

  噗噗,那我这个好男人的形象,岂不是轰然的就倒塌了?

  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还有,寇香和薛香君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这是要试探我?

  我浑身一个哆嗦,感觉她们好邪恶。

  忽然,短信声响起。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薛香君来的短信。

  上面写着:张良,是不是受不了了?

  然后,下面附带着一张……她的性感照片!

  我的天,这世界是怎么了?

  我当即回了条短信:香君,你发什么神经?

  然后,她回道:要是受不了,孤男寡女的,也不需要忍的。我睡觉了,晚安。

  我看得完全傻眼了。

  这两人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吗?

  怂恿自己的男朋友出轨?开玩笑吧!

  反正我是基本上要疯了。愣在沙发上,思考了好久,都没搞懂她们想干嘛。

  而这时候,易小然洗完澡出来,穿着薄薄的睡衣,把她玲珑的身段勾勒了出来。

  我顿时就看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一更。